央广网

央广网财经 > 天下公司

央广网

傲江山:教育信息垂直网站“芥末堆”的新野心

2016-10-17 09:55:00 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0月17日消息(记者张奥 实习记者赵梦琪)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教育垂直信息挖掘,在门户网站的收入都被分流的情况,做垂直领域的资讯有机会吗?

  梅初九,芥末堆  创始人

  侯瑞琦,和君资本  投资人

  【创业初心】

  梅初九,87年的妹子,居然在教育圈混的“九爷”的称号,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经历?

  梅初九:一般行业里面传一个人的时候都会传的特神,我其实是一个特别温婉可人的1987年的小朋友。

  很多人创业其实都是机缘巧合,有时候正好赶上了。我最早的时候在出版工作,最后也是从媒体出来做教育。2013年的时候在线教育特别火,当时有几个好朋友说:我们这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但是没有一个地方去交流。那个时候还有很多TMT的媒体,比如说像虎嗅、萨洛克,TMT行业可以去那儿交流,知道说我在做什么,我想做什么,别人又在做什么。

  为什么要在教育垂直领域创业?

  梅初九: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父母是老师,从小对教育是有感情的,而且我一直做大众文化传媒。

  其次还是基于市场的需求。我有一个大哥,他是做天使投资的,我跟他看过一个项目。那个项目是一名人大的硕士生,他坚持做教育创业做了两年,自己每天住500块钱的小房子,然后吃馒头,特别艰苦。他做的那个项目其实在投资人眼里一看就知道没戏的,但是他和很多创业者一样有梦想、有自己的想法,觉得自己是可以的。这个时候我发现里面具有巨大的信息差,有时候信息差是需要有一个交流和平台去拉平的。再反过来看,他一直都很孤独,没有什么好的朋友,也没有什么引导者去跟他去交流。假如说有的话,我觉得他会更好一点。

  投资人提问:针对团队和个人

  侯瑞琦:你的精兵强降,我听说有一个哈佛美女还有一个清华博士。

  梅初九:电影中国合伙人不就是三个合伙人在教育行业吗?我恐惧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加上我我们有4个合伙人。我的CTO兼CEO是清华大学的计算机博士,也是两度在线教育的创业者。我觉得创始人之间和合伙人之间最重要的是能力互补,他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执行力非常强,但是我不是,我是一个脑洞比较大的人,属于那种会想象的人,这一点我们很弥补。还有一个合伙人是哈佛大学教育学的硕士,他自己在教育领域非常熟悉,而且他有非常强的海外交流的能力,正好弥补我们在海外的不足。第四个合伙人也是媒体出身的,他现在负责整个内容。

  最重要的是大家为什么会愿意做一件事情,第一大家的初心一致,第二愿景一致。我们喜欢且能坚持,把这个目标做到底。芥末堆的所有人都有一个特别好也有一个特别坏的问题。好的是我们都很爱教育,我们都愿意为它献身,坏问题在于这样会导致我们商业化不太一样。因为在中国,特别有情怀的人一般都去做摇滚和写诗,而我们跑过来创业了。

  【项目本身】

  主营业务是原创资讯,类似于教育类的资讯网站,这样的商业模式对于投资人来说还有优势吗?

  梅初九:我们团队人很少。我们的内容主要来自于两块,第一是自己采写,第二是约稿投稿。垂直的领域不会有太多事情发生,但是每一篇稿子的内容和质量非常重要。

  投资人提问

  侯瑞琦:因为我也是做杂志出身,我们也有专职的记者队伍去写文章。所以我知道做原创资讯这件事情是非常难的事情。要有非常好的记者的团队,再就是需要有网编,而且还要有很强的快速反应能力,这个成本是蛮高的。所以我觉得这种公司想赚钱我认为还是挺难的一件事情。

  梅初九:我们网站目前的用户超过30万,其中包括教育领域的从业者,包括公立体系、包括培训体系。我偶尔去公立体系时候会有校长或者教委的领导说:是你们的读者。芥末堆就是张名片。

  【商业模式】

  1、资讯被今日头条等采用,覆盖用户30万 

  2、教育研究院,出行业蓝皮书

  3、年度大会

  哪个能赚钱呢?

  门户网站且靠广告盈利,垂直类的网站又有哪些卖点?

  梅初九:用户30万,但是中国从来没有为内容付费的习惯;教育研究院的蓝皮书为了保证公立性也不会收钱;年度大会收取门票赞助和展,我们这个大会和行业其他大会不太一样,我们就是扎扎实实的1000多块钱,2000块门票卖出去的。

  关于创业公司要赚多少钱,我觉得其实允许有人成为谷歌,就应该允许有人可以成为马斯克。在一个商业、产业里面,也应该允许有一些精致,小而美的东西存在,因为它是产业里很重要的一环。

  目前收入上有两个产品,都是活动类的,当然我们也在尝试其他的模式。

  投资人提问

  侯瑞琦:盈利方面,说说我个人的观点。一个公司它有没有价值,一方面是看它现在赚不赚钱,另外一方面就是看它未来有没有可能赚钱。这里实际上就有一个护城河的问题,如果你的护城河挖的足够深,到最后其他人跨不过来了,到那个时候说白了就跟圈养一样,羊已经被圈进来了。

  梅初九:我们公司的壁垒:两个,专业和信任。

  【融资故事】

  投资人提问

  侯瑞琦:因为过去我也是做杂志出身的,所以知道已经融资很多钱的,像知乎,其实它也算是一个不赚钱的媒体,估值非常高了。比如说像虎嗅、36氪媒体也没法赚钱,开创投孵化器,那个东西估计也赚不了什么钱。所以做媒体的盈利实际上是非常难的,所以作为一般的投资者来说,类似于像这样的项目还是比较难投的。再就是这个赛道比较窄,天花板很容易看得到的,但它不可能有一千人吧,芥末堆,他就几十个人就够了。几十个人就算是一年能赚十万块钱,它也就只能赚几百万块钱。盈利的预期还是非常有限的。

  梅初九:我觉得如何看待媒体能不能赚钱,以及一个媒体的天花板多少,还得先去定义好媒体和媒体的业务。

  刚才侯老师很直接的把媒体赚钱老三样和我的业务套上来,但世界是变化的。把媒体的老三样广告、会、展,这三样去掉,你会发现媒体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至今为止,我们看到绝大部分媒体都走这条路。为什么会出现新媒体或者说科技媒体,因为科技媒体是踊跃的、积极的。它出现时间很短,不到五年,并且在尝试很多新的原来不可能的商业模式,比如说可以参与投资、参与到孵化器并且参与到数据建设,它有很多可以做的。另外关于为什么别人不投我们,我认为里面最重要一个是:投资和创业,投资人和创业者在一起最本质的原因是因为价值观是趋同的,就好像这个世界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事实上在融资这件事上比较顺利,但是我觉得融资没有什么可值得说的,互联网的泡沫太多了,我不想再多喝一杯这个咖啡。

  侯瑞琦:作为投资来说领域很重要,它是你投资的一个入口,这个入口是非常关键的。比如我过去在这个行业里待了很多年,所以我的人脉关系非常广。这些作为我个人来说,在公司我就是一个入口,我能够把项目引导进来。类似于芥末堆、多知这样的网站,在某种意义上它其实就是一个入口。比如说像经美为什么投36氪呢?我个人认为是经美不管36氪赚不赚,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36氪第一时间能够地毯式的帮经美把TMT这个行业的公司,包括海外的一些新模式全部扫一边,相当于扮演他的先锋官一样去探路。前方有个地雷炸死了,不行,这条路不能走,咱再换一条路。

  梅初九:一般来说媒体就像侯老师刚才说的,你帮我去扫项目,你是我的流量池子,这叫战略式的投资,它其实并不希望你能够在钱上面回报。但投资是一个正经事情,就像做公司是一个正经事情,所有不赚钱的东西都是耍流氓的。我有两个压力,第一就是拿到财务投资之后,必须有自己的商业模式,而且必须要做得到,要为自己的投资人负责,你要让他完美的退出,当然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另外一个挑战就是必须要在情怀和商业里面去找到平衡点,内心比较痛苦的一件事情。

  干货分享——教育领域的创业

  1、教育是一块大蛋糕,创业项目非常多,但想成规模、成为入口级项目更是难上加难。哪种模式比较受认可的?

  侯瑞琦:互联网教育在过去两年非常的热,于是就跑出来很多个赛道。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变现这个问题。就像俞老师之前开始在各种各样的媒体上说,互联网教育公司都要颠覆我新东方。结果新东方去年的财报,收入和利润都创历史新高,股价也创历史新高,然后那些号称颠覆他的人,都已经挂了。像好未来和新东方的股价和业绩都创新高,所以从现在来看来这些互联网教育公司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它的变现问题,这个坎现在还是跨不过去。

  梅初九:我倒有不同的观点。我认为虽然整体市场是稍微趋暖,投资人都有点被伤了心,但是还有一个更客观的是,任何时候都要把它放在正确的时间节点上。一个刚刚新兴三年的五年的行业,你怎么能期待它像现在的BAT一样。就比如你不能期望小朋友生下来就是个成年人,他有生长的过程,这个行业在我们看来它更像是一个小朋友,它可能从生下来才三岁,需要耐心和时间节点的判断。

  2、今年有哪些新形式?你们接触过最脑洞大开的教育项目是什么?

  梅初九:我是一个科技的信徒,我相信技术和科技最终会改变人类,就像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寻找外太空一样。我今年最喜欢的项目是人工智能在教育行业的垂直应用。确实大部分项目现在都比较傻,可能也才三岁,但长久来说是比较看好的。

  侯瑞琦:今年的项目明显感觉要比去年和前年少很多。像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比如VR现在火了,赚钱是变现能力最好的,所以说这个领域实际上我也是比较看好的,但是相对来说,它毕竟属于一个早期,所以这个项目的成熟度都还是比较低,项目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3、尤其是在线教育领域竞争更加激烈,很难产生巨头,对于还在这一领域创业的朋友有什么忠告?

  侯瑞琦:我个人的忠告是真的要把产品做好。然后创业早期就怎么赚钱这个问题要想清楚,不要光想着像其他的互联网公司一样,我有多少用户和流量,我就能融多少多少钱,然后我就怎么样,这个我觉得现在往往用户的忠诚度是不高的。   

  梅初九:我自己也是个创业者,所以感受会比较深一点,我认为不管是创业还是做企业,几百年前是没有创业和风投这件事情的。本质上你在做一个企业,一个企业最重要的就是你自己是健康的良性的,你要有你自己的办法,有没有人给你钱你都活得下去。然后对于投资来说,它可能更像天下掉下来的,不要去等待风或者期待风,先要把自己的内功练好。

  4、您在挑选项目时所看重的要素?

  侯瑞琦:我们现在主要对接的是A股的上市公司。A股上市公司其中教育类的上市公司真金白银砸进来的到这个领域的有50多家,然后分析师算过这50多家上市公司市值加起来大约有五六千亿的规模,所以这个市场比较大。这些公司实际上都是攥着钱要买项目的,但是就是买不到,为什么?因为A股的上市公司它有自身证监会的要求,必须达到多少利润,并且未来几年要有20%到30%的增长,这样它才会以15倍或20倍的倍数买进来。

  但是教育类的公司,创业很容易,做大非常难,因为它是靠堆人堆出来的。比如像新东方,一百个亿的销售收入但是它就有将近四万个老师,一个人平均就20多万的销售收入。所以一般情况下要想能够像A股的上市公司买一个标,至少要有三千万以上的利润。一个人比如创造五万块钱利润,三千万利润至少要有六百个员工,所以说教育培训行业,它做大规模非常难。因为仅仅一个区域想有这么大的规模,这个真的比较难。

  5、教育领域投资的退出机制

  侯瑞琦:退出机制主要是两方面:第一是自己IPO,教育类的公司,在A股主板现在还没有办法IPO,因为民办教育法还没有改,只有教育法已经改了,所以说白了过去教育类的上市公司想上市,叫无法可依,所以过去包括新东方、学而思他们只能去美国。从前年开始,大陆很多做这种K12的学校,全日制学校,比如说大连枫叶,它们都去香港,最近也有三个公司去香港排队,所以这种类型民办的全日制的学校,在A股也是没办法上的。它们可以去香港,这是港股,那么A股的话,主板现在还上不了IPO,就新三板是可以的,新三板相对来说宽松一些,但新三板它流动性要差一些。

  第二条路就是被A股的主板的上市公司并购,主板上市公司并购就是我上个问题说的。

编辑:李岸

关键词:教育信息;网站;芥末堆

说两句

相关阅读

映客、花椒、秒拍等新一批网站涉“黄”被查

针对网络直播平台较多出现涉“黄”涉“低俗”情况,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组织协调国家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部门,部署开展了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按照职能分工,分别对不同直播内容加强监管,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及时清理淫秽色情及低俗、不良信息,查办了一批网络直播平台违法违规案件,进一步净化了网络空间。

2016-04-29 13:40:00

给网站采编“名分”让假记者无路可走

一张小小的网络记者证,写满了党和国家的重托,凝聚着全体网民的期待,它将开启我国网络宣传工作的新时代,激励着全体网络采编人员为美丽中国建设谱写出更加壮丽的诗篇。

2015-11-08 13:19:00

多家网站发布虚假信息被查 危害公众饮食用药安全

9家互联网站违法发布虚假信息,内容含有不科学地宣称治疗疾病功效的断言,以及利用学术机构、专家、医生、患者等名义形象作证明等问题,欺骗误导消费者,危害公众饮食用药安全。

2015-11-07 11:59:00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编辑推荐

精彩图片

推荐视频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证15050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0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