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央广网财经 > 天下公司

央广网

傲江山:创业者的焦虑

2016-10-19 13:34:00 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0月19日消息(记者张奥 实习记者刘清宇)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创业者的焦虑,他们在为什么担心?

  参与直播——

  周涛,开云健康创始人(寻找资源让他非常的焦虑)

  李俊,韩梅梅电商创始人(梦想与焦虑并存)

  【团队与员工】

  组建团队是创业第一步,也是焦虑起点,稻城科技创始人朴光宇的故事:

  朴光宇:我一开始在人事方面没有招人的经验,工资的水平如何设定,如何去吸引人才,都是一片空白的状态,当时是比较焦虑的,后来初建规模的时候,就又开始焦虑,要控制成本,因为初创公司一开始人太多的话也不好,在那个时候,我比较焦虑的问题在前进的方向上如何去决定。

  第二个焦虑是在创业过了半年之后,开始要融资了,每个人投资人的要求都不一样,现在我见的这个投资人,曾经有过感兴趣,马上就增资了,包括连增资的时间、地点都说好了,然后最后一秒放鸽子,我想这是大多数创业者都曾经遭遇过的事情,我其实根本没有心情去愤怒或者说是去纠结,我当时知道他不来了以后,下一秒立刻给剩下我手机通讯录里面所有的投资人,都去发信息,下一次见面没有那个时间去纠结上一秒的成败。

  我一个朋友曾经在增资协议签订的当天的上午,香槟都已经准备好了,人家说不来了,这种事情对于创业者是打击非常大的,也算是最焦虑的部分。所以现在只有继续向前奔,融下一轮,不断的去考虑下一步的前进方向,焦虑这并不是短时间的,这可以说是一个长期焦虑,我觉得要调整,为什么?抵消这个焦虑最好的办法就是成功的喜悦,当真正融资了,真的是心里松了一口气,是我一年中睡的最安稳的一天,不然的话,醒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去养活这十来个人,这种事情就是每天都要去考虑,终于有一天突然一次性解决了,那心情肯定不一样。

  关于组建团队、招揽员工,你焦虑过吗?

  周涛:我一开始在郑州搭建的研发团队,大概是三年前,我们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方面人才是非常缺乏的,找人就非常难。另外我们可能培养了几个同事,但会有一些人员流失的情况。基本上所有的公司都缺人才,我们一直都在面临着这些问题。

  李俊:我之前因为是没有做过HR,可能招人的时候真的会把自己去变成一个HR就去了解一些招聘渠道,感觉真的是无从下手,自己来做HR的角色还是有点慌乱的。其实最大的难处我觉得是招不来人的时候,我们之前是在一个小民居里边,40平米的小民居里边办公的,为了省钱。那很多人就过来面试的时候,他一看这个环境就走了,待遇可能这方面表面说还不错,第二天就告诉你说不来了,包括有一个人都答应了说周一要办入职,结果周一的早上告诉我说不好意思,我不去了,那我心里就超级超级难受。

  后来团队稍微有了一点小规模,那在人方面的焦虑更多就是效率,所以就开始琢磨效率能不能更高一些,给大家可能会施加一些压力。有的时候真的是发不起工资,这时候确实会很焦虑,我们最难的一次应该是在今年的6月份,其实我们那个时候账上不到一千块,我们产品的负责人拿过来账单让我签,我们要给供应商去付款,我说,你稍等一下,明天吧。其实我自己很清楚我们那个时候账上是没有钱的。后来我跟男朋友借了五万块钱,把钱顶上了。

  【商业模式】

  商业模式需要不断打磨,根据市场的反馈、团队优势、用户的需求,不断调整升级,每一次大的更新换代都是扒层皮,前方的诸多不确定性,谁能不焦虑?

  关于商业模式的思考,你有哪些故事?

  周涛:我们的开云健康一直是做健康管理方面的一个平台的工具,我们在跟客户,在跟市场接触的过程中,也发现了我们有一些设想跟真实的情况有一些距离。我觉得也不能叫转型吧,可能这种转换是经常发生的,或者是有一个小的微调,我们刚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把之前积累了半年的需求,一些大的改动我们做了一个大版本的升级,4.0版本的升级,这个版本发布之前我们的心理很忐忑,这些情况我觉得是创业者经常会发生的,包括像春雨,我觉得他们也经历了特别多的调整,我也是非常理解像张锐他承担的一些压力。我觉得创业者的焦虑,除了资源方面不足以外,还有就是商业模式的不确定,如果是商业模式很确定,即使是身体或者是压力稍微大一点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李俊:我一开始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想做一个品质和颜值都不错的零食,当我真正的来做这个事情我是有很多短板,包括供应链这边,包括工厂这一边,包括在品牌的建设方面,包括因为在电商,我们的模式其实也是调整过多次的,从刚开始只是单纯的说我们要通过文化去带零食,最后变成了零食伴随着文化来走,其实当我们自己去做电商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现在的电商他的获客成本非常高,包括运营成本,我们现在的模式已经调整成了我们要把线上跟线下整个的环路去打通,也许未来不仅仅在线上可以买到我们的产品,在线下也可以买到我们的产品。有的时候商业模式的不确定更多的我认为是,一个是不可能一个人在干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尤其是创业,他的路是未知的,这个过程你看不见接下来你的每一步,包括每一个模式的确认,你会发现你去调的时候也许以前做的一些工作,包括以前花出去的一些钱就会浪费,之后你又觉得会很心疼很心疼,然后调整的时候又需要去增加,又需要去多一部分预算,那时候内心会更焦虑。

  【竞争对手的压力】

  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的病故最早是竞争对手丁香园爆出来,起初外人质疑竞争对手恶意诋毁,但最终被证实。不过这也反映了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

  谈不上恶性竞争,但相互追赶绝对会让创业者夜不能寐。行业内竞争对手之间的故事。

  周涛:我觉得创业者其实主要的一个范畴就是互联网创业者,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没有门槛,所以你不知道你的竞争对手他第二天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也可能是国外,也可能是其他地方,这个本身是一种非常焦虑或者是略微有一点点恐惧。第二个,竞争这个事情,因为创业系上长跑,大家一起在跑马拉松,总有一些人他刚开始出发会很快,大家都在同一个跑道上,他就跑到你的前面去了,这个时候往前面去看,好像已经甩自己很远了,往后看好像人也不少,互联网的这种竞争效果相对来说在速度和资金很多东西它要求的要素比较多,我自己感觉这个行业的焦虑度可能会略微高一点。

  李俊:我们经常面对的是竞争对手的价格战,第二个是竞争对手有大量的推广费用。我们是一个小团队,我们更多的是用心做产品,用心做服务。我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你的产品一点点改善,你的老用户一定是看得见的,他会主动回应你的。这也是我们在面临非常强大的竞争对手的价格战,推广的轰炸的时候,我们可以赖以生存的地方。

  【融资】

  办公室要租金水电,员工要工资,钱的压力最大。先来听超级表格创始人陈坤极的焦虑:

  陈坤极:最大的焦虑是创业的时候两年前刚开始资金也没拿到,融资遇到困难,第一次也没有经验。那个时候,第一次创业钱已经发完了,我又招了员工,工资还没有落实,自己的生活费都还没落实,是最焦虑的,这个月大概有一千块钱的预算,下个月的钱不知道在哪里去拿。然后有的借的钱可能下周会到,可能下周到不了,那个时候是最焦虑的,生活非常拮据。但是创业已经开始,公司都已经注册了,员工也招了。其实另外一个焦虑是现在,同样是融资遇到困难不像以前那么顺利了。

  周涛:融资的话,互联网之前可能真的是有一点点泡沫,或者是整个经济形式比较好,现在的话这个资本寒冬有恶化的倾向,而且我觉得可能是整个经济寒冬的一个反应,就是可能大家形式不是太好。我现在觉得绝大多数的创业者现在的焦虑都比以往更多了,包括一些后期的创业者。要把那个压力真的是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就是说能达到收支平衡的尽量能去找一个收支平衡。

  李俊:我的融资算是比较波折的,刚开始里北京,我对创投圈一点都没有接触过,也不知道去哪找投资人。我去了一次创业大街我就觉得好失落,但我特别幸运的是,我在我的朋友圈说我想创业。结果一下午我的朋友们,我的读者们就帮我凑了差不多100万,但是在100万之后,再往下的一年里边我的融资是非常波折的。我差不多今年从今年3月份跟4月份,我天天在外边,天天在外边。3月份跟4月份差不多见了有上百个投资人。

  原来准备给你投300万的,最后只给你投了50万?

  李俊:我当时有点崩溃的感觉,就是当天我们团队里边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我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就在家里边哭,哭完了,我就在想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调整,怎么样去生存。

  他不管是给你5万还是50万,其实在这个程度的话代表他还是依然很信任你的。因为现在目前的这个情况,包括这一两年的很多创业者,包括创业项目的一些表现,如果我作为投资人,我也有可能会去缩小我的投资额度,这个我认为是很正常的。就是我始终有一点是,更多的是感恩,这是一个,第二个,我更多想的是怎么样再继续的生存下去。

  【场外连线投资人】

  深圳分享成长投资的副总裁丁林生,这家机构曾经投资了华大基因、完美世界、顺电、伏牛堂等公司。

  在众多的焦虑中,对资金的担忧,对融资的焦虑最多,您怎么看待?.

  丁林生:我可以理解。对融资的焦虑应该说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下创业者在资本融资更困难的现实,其实相比资本狂热的时候,投资方投资的速度影响是缓下来了,特别是对一些资金依赖型的创业项目来说,在竞争对手如果他融到了钱,那么自己没融到,确实可能会感到比较焦虑。第二方面就是说,签TS我要解释一下,TS是叫做投资意向书。任何正规的企业在签了投资意向书之后都还有调的安排,去调查企业,企业是不是发展那么好,法律上、财务上有没有问题。如果是说经过调查发现是说跟原来的预期不一致,那么这种情况下不投资,不能成为私毁,这个还是要全面来理解这个事。但是也有个别投资公司盲目承诺,然后其实没有动作,这现象也有。

  创业者活在焦虑中,这正常吗?有办法破吗?身边是否有比较好心态创业者,他们如何克服?

  丁林生:我认为适度焦虑是正常,因为每个人都有焦虑的时候,因为焦虑是对未来不确定,创业本身是探索未知的活动,所以说适度焦虑是很正常的,这也是创业本身比较过瘾的地方。其实就我们投的不少项目的创始人,他们本身都已经是财富自由了,有钱,有名。但是其中很多人还是二次创业,投入到所谓的焦虑里面来,或许他们要的其实也是种种的焦虑中发挥自己潜力的成就感,所以说适度焦虑的人生可以说是正常的人生。但是如果是说过度焦虑,比如说到了晚上都睡不着觉,吃不下饭,那就不太正常,应该采取一些措施了。

  丁林生:其实投资人也是创业者,我们有的时候面对一个创业项目的时候,一方面很心动,希望投入进去。第二方面可能面临着其他投资方的竞争,这是一种焦虑。另外一方面,一个项目我们接触了以后,经过调查发现它实际上是比我们当时预期的要差,这种是焦虑和失望夹杂的感觉,所以每个人都焦虑,所以投资人也不例外。

  如何克服焦虑

  李俊:我是一个女孩,其实我焦虑的时候一般都会去找一些特别好吃的东西。包括买一些平时特别想买但是又舍不得买的东西然后买给自己。比如说小耳环什么的,这种东西我是可以买的起的,就是几十块钱,二三十块钱的这种东西,然后我就觉得好满足,立马这种焦虑感可能会缓解一些。另外一定要有好的心态,成长其实比成功更重要,也许有一天我们失败了,不要担心更不要害怕,我们这种继续勇往直前的勇气是一定要有的。哪怕也许有一天我们可能输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们的家人一定会在等我们,我们的好朋友会在等我们,包括我们的男朋友或者说我们的老公一定在等我们,这就够了。

  周涛:我自己本身是做健康管理的,我也面临过很多的客户和我自身的问题.回到春雨张锐本身的这个事情上,这个事情对我的振动特别的大,本身做移动医疗、健康管理和健康险都有很多了解的同仁,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我后来看了看他夫人悼念他的文章,我也非常的感动。

  要管好自己,特别是给自己的一些很明显的一些问题,为什么不去做呢?第二个就是他的夫人也提到,他本身也没有买任何的保险,一些寿险、健康险,它本身花不了太多钱,需要覆盖一下的。我觉得全社会都焦虑,不光是我们创业者。像我自己来说我这两年跟我们团队一起,我们学了八段锦、五禽戏基本上每天上午下午,还有我的睡前我都会打一打。新太极这些东西都非常好,要从一些小事做起,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然后这样的话做事情才不会乱章法,我觉得从张锐这个事情上,大家要反思一下,要去立即改变。比如说从明天开始起去看一看,跟家人不要那么疏离,另外能照顾到一点自己内心的或者身体健康的事情要去多做一点。

编辑:昌朋淼

关键词:创业者;焦虑

说两句

相关阅读

春雨医生创始人离世引关注 创业血路如何健康拼杀?

国庆假期期间,一则信息刷遍朋友圈——北京春雨天下软件有限公司(春雨医生)创始人兼CEO张锐,因突发心肌梗塞,于10月5日晚去世,享年44岁。心理学研究发现,困扰职业经理人最常见的胃溃疡,其实不规律吃饭只是浅因,很多胃溃疡来自于职业经理人不断沉浸其中的不确定性焦虑,来自于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

2016-10-18 08:08:00

宅代洗剪电线折射创业者尴尬

这两天,“剪电源线事件”搅得朋友圈沸沸扬扬,一家名为“宅代洗”的公司一夜爆红。无论是投资人的主观感受还是统计数据,都显示创业者正在经历严寒,一个团队一段故事就可以让投资人一掷千金的好时光已经不再。

2016-09-01 09:35:00

让创业者安心“孵蛋”

“我入驻不到一个月,基地就帮助我获得了一单8万多元的集成吊顶订单。今年4月,平远县(鑫盛建材城)创业孵化基地正式成立,该基地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总共有260间店面,可孵化实体120个,主要经营家居建材、广告设计、装饰、装修工程、房产商铺代理销售等。

2016-08-25 13:40:00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编辑推荐

精彩图片

推荐视频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证15050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0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