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高铁跨省调价乘客反应“有点贵” 专家:应公布调价细节

2017-04-21 18:25: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4月21日消息(记者张子雨)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从今天起,东南沿海的高铁车票价格根据各班次的客流情况进行差异化调整,从此告别“一刀切”。这也是高铁首次跨省调价。

  东南沿海高铁由上海至杭州、杭州至宁波、宁波至深圳三段组成,全长1600多公里。此次调价受到影响的线路是时速200到250公里的动车组高铁部分票价,而沪杭、杭甬段时速300公里的高铁动车组票价不在调整范围。

  根据媒体梳理,多路段调价后票价上涨。沪杭段一等座上调51%,二等座上调14.3%。杭甬段上调幅度最小,一等座上调13.7%,二等座上调12.5%。而宁波至深圳段一等座普遍涨幅超50%,二等座涨幅则在16%-20%左右。

  但此次票价调整也不全是涨价,而是根据各车次的客流状况,差异化定价,有涨有降。

  以深圳北至潮汕的高铁票价为例,调整前二等座票价为89.5元,调整后同样区间,D3108次为107元,涨幅19.6%;D2342次为102元,涨幅14%;D2350次为85元,下调5%;D7406次为73元,下调18.4%。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有一些乘客表达了对调价的看法,那就是,票价有点贵。

  乘客A:“现在物价也有所上涨,交通工具票价再涨,对我们这些收入不高的人肯定是有影响的。”

  乘客B:“影响肯定有。我的路程近,还能接受,就怕以后再往上调。”

  乘客C:“东南沿海的高铁价格比我们这里要高,而且乘坐时间也比较短。”

  实际上,这次高铁票价的调整和车次的上座率有一定关系,一些上座率底的车次票价是降低的,但为什么旅客们一说价格调整就会把关注点集中到涨价这一点上呢?

  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告诉我们,要消除大家的疑问,就需要相关部门能够把涨价的相关细节向大家解释清楚。

  石磊表示:“消费者对高铁的价格很敏感,所以说到调价,第一个反应就是涨价。从这次调价来看,确实涨的绝对值大于降的绝对值。有关部门最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涨,为什么会按照这个幅度上涨?其他车次又为什么会下跌,涨和降的安排是处于什么样的考虑?出台这样一个影响很多人的事情,相关部门最好有很完善的解释,否则大家也不会理解。”

  此次跨省调价是中国铁路总公司自2016年获得高铁车票定价权后,第二次调整车票价格。铁路总公司曾回应,将严格依据国家法律法规,指导相关铁路运输企业逐步建立和完善票价体系。同时,将进一步加强对铁路运输企业的监督管理,确保票价调整依法合规。

  那么,车次调价是否合理呢?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认为,这次调价的直接原因就是运行成本问题。

  “成本因素是调价的一个重要原因,高铁的运营成本一直没有得到很好地控制,这其中主要是人工成本。从构成要素来看,涨价和成本因素有关。”石磊说,“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当地利用价格调整来调节客流。东南沿海因为道路通行比较好,车况也比较好,管理也不错,所以用高铁出行的人比较多。这就导致经常一票难求。根据各个线路的情况,利用价格来适当调节,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对于高铁的调价,却一直有很多讨论。有观点认为,铁路票价应该由市场来决定。但是也有观点认为,铁路毕竟有公共服务的属性,不应该完全按照市场规则来定价。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华认为,高铁的建设当中有大量的国家投资,应该体现公益性。

  郭华说,作为国有企业,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盈利,而是体现了为公民服务的职能。如果不采取垄断的方式,就应该引入民间资本。但是民间资本的引入和国家投资之间的关系一定要完善处理,国家投入的资本不应以营利为目的,这是针对这种情况进行调整的一个重要方式。

  而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则指出,围绕着高铁的定价问题,其实目前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进一步的讨论。

  石磊表示:“高铁是公众出行的一种重要工具,如果单纯追求利润最大化就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因为高铁是国家投资,不应完全随行就市。但是,如果持续亏损,最终就会导致供给不连续,最终受损失的还是使用铁路的人。这中间就涉及到如何活用PPP,让社会资本参与带有准公共品性质的投资。

  另外,要注意的是社会资本进来之后,和原有的国有资产为主的铁路投资体系之间应该是什么关系。

  此外,既然社会资本参与大规模社会基础公共设施的建设,改善供给的质量,那么如何用活资本市场就是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现象层面大家关注的问题事实上都有它更深层次的根源,根源性的问题不解决,现象上的问题将会持续争论下去。”

编辑: 赵亚芸
关键词: 高铁;调价;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