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德国组阁一头雾水 法国趁机争夺脱欧“战利品”

2017-11-24 18:00: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1月24日消息(记者张奥 实习记者韩如愿)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英国脱欧谈判虽然不顺利,但这没有影响欧盟内部对“战利品”的争夺,27个欧盟国家投票决定两家总部位于伦敦的欧盟监管机构的新去处:欧盟药品管理局将落户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而欧洲银行管理局则选址巴黎。

  欧洲银行管理局有180名员工,此前很多人预计,应该会搬到法兰克福,毕竟那里是欧洲央行总部所在地,但是在投票中,法兰克福的支持率还不如爱尔兰的都柏林。

  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玛利亚·勒庞昨天在媒体上怒斥法国银行业,法兴银行、汇丰银行在不给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冻结了勒庞和“国民阵线”的银行账户。她说,监管条例赋予银行太大权力,不重视保护储户。这种情况真的存在吗?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杨光博士说,关于法国极右翼阵线和法国银行的矛盾已经不是第一次传出来了,早在2016年底为法国大选筹款时,勒庞就抱怨法国的银行不愿意给勒庞贷款。因为法国的竞选制度是由竞选人先筹款,根据其得票数,然后由法国机构出公款报销,因此相传勒庞还从俄罗斯贷款了将近700万美元。这也就可见勒庞在法国筹资是多么困难。

  “这次她又抱怨法兴银行和汇丰银行,其实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国民阵线’已经不像今年年初大选时候那么风光,因为大选最后临门一脚失败之后,‘国民阵线’内部分裂,勒庞和其父亲还有侄女发生了很大的矛盾,结果就是小勒庞退出了‘国民阵线’,另外一个‘国民阵线’的副主席也辞职,应该说陷入了很大的危机。第二,因为这届总统马克龙之前在罗斯柴尔德银行工作过,因此勒庞每次攻击银行也有一点继续走民粹主义的路线,说金融资本主义如何控制法国政治,如何威胁法国自由选举等论调,这个论调也不是第一次传出来了,反而因为马克龙选上总统之后,右翼更喜欢在银行或者金融机构方面做文章,也是因为团结他们的支持者,给现在的总统造成一些不太好的影响。”杨光说到。

  欧洲银行监管局落户巴黎而不是法兰克福,这其中是否有什么故事?杨光解释称,这次欧洲银行管理局经济点的选择实际是投票产生的。当时一共有8家参加了投票,主要参加的就是法兰克福、都柏林和巴黎,还有好几家,包括维也纳和华沙等。第一轮投票就淘汰了其余五家,第二轮投票淘汰法兰克福,第三轮巴黎和都柏林对决,巴黎胜出。这次巴黎获得胜利,首先应该说是马克龙的胜利,因为他上任后做出一系列亲近商业界特别是金融界的举措,并且动员法兰西岛大区政府进行高效率的招商引资工作。这一点欧洲各国都看在了眼里,尤其是法国在巨富税上面取消了金融巨富税,保留了房地产方面的巨富税,也就是说对金融业的活动又打开绿灯。

  其次,我们也要看到,巴黎在文化吸引力上比法兰克福高很多,而且它在跨国企业总数上仅次于纽约和伦敦,排居世界第三,同时巴黎本身也有欧陆最发达的金融业,这是巴黎本身拥有的有利条件。“同时我们看到这也是微妙的博弈和平衡,德国现在经济体量欧洲第一,财政盈余也非常多。加之欧洲央行总部设在法兰克福,德国在欧洲金融监管的发言权就非常大,而且当时的欧债危机中,德国也是向南欧国家施加了压力,应该说这些国家对德国都有一些不满,至少对德国的金融权利在欧盟内过大不满,所以这次参与投票的第二轮就把法兰克福淘汰,宁可选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也不选法兰克福,也有其他欧洲国家平衡德国影响力这样心照不宣的共识在里面。”

  有人说马克龙趁默克尔的虚而入,默克尔现在处于怎样的窘境?为什么前一天她说不如再来一场大选,第二天又改口说继续组阁谈判?对此,杨光分析:“其实马克龙这次获得胜利可能有一些得利于德国内阁不是特别稳定的优势,但是马克龙自己也说,如果法国和德国没有办法达成协议,那么欧洲的联合也无法得到推进。因为在他眼中,法德是欧洲联合的典范。但现在默克尔确实陷入了一大麻烦,她想组合两个小党,组成牙买加联盟,就是自由民主党,现在的联盟党以及左翼的绿党参加组成联盟,但是这个尝试已经在11月19日遭到了失败。”

  杨光认为,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这次联盟党在大选中获得的票数,虽然还是第一位,但是比上次的票数下降了很多,也就是说,联盟党对议会没有绝对的控制力。导致她必须联合小党,而排名第二的社会民主党,也就是上一次跟联盟党共同组成大联合政府的党派,排名第三位的另类选择党,这是民粹主义党派。他们都不愿意或者说联盟党自己不愿意和他们组成联合政府,这样以来,联盟党必须联合第四大党和第五大党组合。

  可是最大的问题在于自由民主党和绿党,绿党一个党派比社会民主党还要多。而自由民主党比联盟党还要右。这样以来,这两个小党在很多政策上根本无法达成一致。比如德国未来使用新能源还是传统能源,二是接受难民,还是更严格的来筛选难民;三是德国未来的经济道路到底是增加税收增加福利还是降低税收增加企业自由度,以及国家在多大程度上参加欧洲经济一体化的问题。在这些方面,有的问题联盟党能和绿党达成共识,有的方面能和自由民主党达成共识。

  问题是,两个小党无法达成共识。而联盟党联合其中某一个又无法形成一个稳固有效的多数联盟。所以现在德国新政府出于一个无法成立的状态。默克尔也曾经提出重新大选,但是我们知道,从法律上来讲,默克尔还不是德国的正式总理,而是德国因为精英内阁无法产生,由上届政府继续延政的看守总理,而且德国解散议会重新大选的权利并不是掌握在总理手中,而是掌握在总统手中。

  杨光说,现在德国总统的意见是,还是希望联盟党和其它两个小党重新探讨,提出出于为德国国家服务的考虑,让各党达成共识,同时又让已经明确退出联合政府的社会民主党代表来参加这一次探讨。希望还是能达成联合政府。当然也有德国政治评论家认为,牙买加联盟第一次组阁失败,对默克尔个人来说可能是坏事,但对德国政治也许是一件好事,因为即使组合起来,这届政府也难免被内部政见分歧所制肘,成为一个没有雄心和行动能力的政府。这次组阁危机把矛盾提前暴露了出来,如果处理得当,下届德国政府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

编辑: 赵亚芸
关键词: 德国;法国;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