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博鳌热议:共享经济是否为伪命题?会否引发信任危机?

2017-03-27 09:45: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博鳌3月27日消息(记者 王明月 王晓蕾)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共享经济”再次成为论坛关注的热点之一。几场分论坛中,专家学者、创业家企业家们就共享经济是否为“伪命题”、共享经济能否化解产能过剩以及共享经济是否会引发信任危机等问题,展开了讨论。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估算,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参与者总人数达到6亿人,比上年增加1亿人左右。其预测,未来几年我国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

  在互联网思维的撬动下,随着概念的热炒,共享经济已渗透到交通出行、房屋短租、生活服务、知识技能等诸多领域。以出行领域为例,在网约车大热后,去年下半年以来,以摩拜、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的火爆成为共享经济受追捧的又一波代表。

  共享经济是真共享还是伪命题?

  “共享经济”本指将闲置的资源共享给别人,从而提高资源利用率、并使资源提供方从中获得回报的经济模式。但在实践过程中,本应以轻资产模式运作的互联网平台,模式都在越做越“重”,本应以C2C运营的模式却出现了B2C的业务,本应配置利用闲散资源的模式,却带来一轮又一轮新产能的增加,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部分共享经济也被外界认为只是基于互联网的分时租赁而已。

  对概念的清晰界定是正确理解问题的逻辑出发点,人们通常所说的“共享”这一词汇虽然通俗易懂,但是否准确地表达了本质?共享经济到底该如何定义呢?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分论坛“分享经济:谁来定义?”上,时下火热的“共享经济”平台的代表们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小猪短租CEO陈驰表示,目前对共享经济比较经典的定义是把个人闲置的资源和时间分享给有需要的人,“但这个定义比较狭义,现在的业态都超出了这个范畴,也有有B2C的模式,比如Airbnb。”对此,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也表示,目前对于共享经济的看法比较片面,“只看供给方,没有看需求方,我觉得要从需求方理解共享经济。”李建华说。

  二手闲置交易平台转转CEO黄炜则认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如果一个模式能提升供需端资源使用效率,就能比原来的经济模式更有活力。所以衡量共享经济与否,其实很重要的是这一点。”持相同看法的还有回家吃饭CEO唐万里,他认为,共享有个很大的特征,就是使用权被多次分享,强调提高社会资源的使用频次,从而节约社会资源,“我觉得未来很多的事物,已有的知识体系,都有可能会拿出来分享,从而提高社会资源、知识的使用效率。”蚂蜂窝创始人陈罡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所谓共享,可能就是说我们大家共同拥有一个东西。共享经济的形态,是能够更高效率提升社会资源的使用效率。”

  ofo共享单车CEO戴威则表示对于共享经济的理解比较简单,“不管是分享还是共享,都有享这个字,如果只是付使用费用,而不是拥有的话,那就属于分享或者是共享。”戴威说。摩拜单车CEO在接受央广网记者专访时,则表示共享经济的概念更需要专家和学者定义,降低出行的成本则是企业更加关心的事。

  共享经济能否化解产能过剩?

  共享经济的迅猛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2016年3月,共享经济首次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共享单车”也成为2017年两会的关注热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支持和引导分享经济发展,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众生活。本着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制定新兴产业监管规则。”

  在“共享”理念引导下,我国共享经济形态近年取得了快速发展。国家如此重视共享经济,除了充分发挥新经济、新业态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借助市场经济手段配置过剩资源。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由资源配置失衡导致的供需关系不平衡已经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以出租车行业为例,一方面私家车95%的时间都是闲置的,另一方面打车难仍然普遍存在。“一个城市可能今后都不再需要那么多车,很多人可以共享一辆车,享受着同样的出行标准服务”,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分享经济下,互联网平台通过大数据,实现规模化经营,精细化运作,使供给方和需求方达到最优匹配,节约成本,让供给侧原本高的门槛变低,实现了规模化消费。

  携程集团首席运营官孙茂华在此次博鳌论坛上也表示,资本青睐化解产能的行业,“比如共享经济,或者是以租赁代替购买,可以把线下闲时的一些产能,分散在线下的一些产能,用技术以及互联网的手段分享出来,让整个供给能够增加,供给增加以后,价格就会下降,需求也会被刺激出来。我相信这样的企业如果能够找到、完成这样的一个产能增加的机会的话,这些企业资本市场也会非常青睐的。”

  在“中国经济对话换个角度看经济:供给侧的风景”分论坛上,李稻葵也表示共享经济的模式能够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也要注意“需求侧的培养”。“举个例子,ofo、摩拜单车共享经济的模式,素质不高的,拿了单车,锁起来了,需求侧出了问题,不是说没人投资,需求侧行为要规范。”李稻葵指出。

  共享经济是否会引发信任危机?

  不管是共享单车被加私锁、乱停乱放,还是短租平台被人为恶意破坏,都让人们在心中给共享经济的发展打了一个问号。共享经济作为新兴发展业态,其成长伴随着快速发展的成果,同时也伴随着信任危机的阵痛。

  “其实我们可能夸大了这件事情”,转转CEO黄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年,阿里巴巴帮助建立了B端的信任体系。而新的共享企业,则会促使社会建立一套C端到C端的信用体系。共享平台把数据从某种程度上打通后,会让人与人之间的信用变好。

  社会信用体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起来,企业本身需要为用户搭建一个更加信任体系,依托互联网平台中信息高速流动、传播和反馈的特点,把信用数据引用到应用里对用户双方进行评级。

  从共享单车来看,使用押金来“换取信任”在OfO单车的CEO戴威看来并不是这种模式中必要的一件事情。目前,OfO共享单车平台与蚂蚁金服、芝麻信用合作,在上海地区试点,650分以上不用缴押金。“双方信任系统搭建后,我们想让用户更低门槛的使用共享单车”,戴威表示。

  构建信任与规则并举的共享经济业态,是对共享平台的要求,更是对政府公共监管更高层次的要求。 “在共享经济下,以往以组织或者公司形式为社会生产和提供服务的主体,变成了几千万用户”,回家吃饭CEO唐万里强调,公司信用开始向个人信用倾斜,但是以往的政策和规定,并没有明确的提出个人信用怎么履行合约。平台在积极构建信用体系的同时,也需要政府对个人信用规范进行合理引导。个人、企业和政府三方一起建立新的信用体系,才能真正让分享经济走得更快走得更稳。

编辑: 马文静
关键词: 共享经济;信任危机;共享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