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央广《王冠红人馆》财经报告:金钱豹退出京城,自助界“扛把子”为何黯然离场?

2017-07-13 11:21: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7月13日消息 7月4日,金钱豹餐厅翠微广场店正式关店,200余名消费者前来退还储值卡余额,部分遭拖欠货款的供应商陆续前往现场。至此曾以自助界"扛把子"闻名全国的金钱豹完全退出北京市场,仅剩上海一家店苦撑。金钱豹退出京城究竟是何缘故?自助餐这种模式过时了吗?餐饮迭代,自助餐的竞争力在哪里?如何加强对于预付卡的监管?央广《王冠红人馆》为您深度解析自助界"扛把子"金钱豹黯然退市背后的那些事儿。

  一、聚焦--金钱豹黯然退市,预付卡问题成热议

  7月4日,金钱豹餐厅翠微广场店正式关店。此前,亚运村店、中关村店都已关张。至此,曾被认为是北京奢侈自助餐代表的金钱豹,最终黯然退市,而且目前仅剩上海一家店苦撑。

  金钱豹翠微店的倒闭使得消费者纷纷前来退还储值卡余额,一部分为持有翠微店卡的,另一部分为持有金钱豹其它门店卡的。令人不满的是,金钱豹现场工作人员称,这只是做退卡登记,退钱还要由消费者持有本人身份证和本人银行卡去办理,具体时间要等上海总部消息。

  与此同时,部分遭拖欠货款的供应商陆续前往现场。据一位供应商透露,金钱豹陆续关店并且迟迟不给供应商任何明确还款时间,让供应商们维权难度很大,目前北京地区的十余名供应商已经联名起诉与之有过合作的金钱豹门店。

  金钱豹翠微店门前排队等待退卡登记的消费者

  二、解析--巨头谢幕,自助餐模式日渐过时

  金钱豹的发展历程

  公开信息显示,1991年,袁昶平在台湾地区成立了第一家金钱豹KTV酒店。2003年,金钱豹登陆上海,进入大陆市场。其复合式的自助特色迎合了大陆的消费需求,一时间成为高端消费者的宠儿。公开资料显示,到2010年,金钱豹在国内的门店数量已经达到18家,营业额近9亿元,而金钱豹在全国的店面最多时可达到29家。

  2011年7月,金钱豹以15亿元的价格由欧洲私募基金安佰深接盘。时任金钱豹中国CEO的缪钦曾对外表示,预计到2015年,金钱豹将实现销售20亿元和50家门店的目标。然而,这个小目标并没有实现。2015年,嘉年华国际以两折不到的价格,收购Nice Race management Limited99.99%股权,Nice Race主要从事金钱豹品牌运营。

  嘉年华国际公告称,截至2013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约9.57亿港元,除税前亏损约2.23亿港元,净负债约3.27亿港元;截至2014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为7.14亿港元左右,除税前亏损约2.08亿港元,净负债约4.44亿港元。根据其2016年年报显示,到16年年末,金钱豹在全国拥有13家店,其中北京、上海各有四家,其它分布在各个城市。而现如今,金钱豹仅剩上海一家店在苦撑,这样的局面着实令人惋惜。

  金钱豹全国各店开闭店时间表

  大众点评评分并不高

  在满分是五星的大众点评中,金钱豹普遍在三星,并不是一个特别高的分数。而且大部分的用户评价有两种趋势,第一是觉得性价比不是特别高,去了也就是吃一点海鲜,而且还不是最顶级的;第二是之前"王者荣耀"般高档的消费感已经在慢慢的消失、减退,再说请别人吃自助餐,在不少人看来可能有点说不出口。

  自助餐模式与时代脱节

  金钱豹的关门事实上意味着自助餐这种商业模式跟时代已经脱节。刚进入小康时,大家改善生活以"吃多"为标准,自助餐的出现无疑契合了时代诉求。牛肉、啤酒、哈根达斯等不限量,使得自助餐模式在当年红遍大江南北。而现如今, 时代的发展使得自助餐模式日渐呈现过时趋势。   

  品质、体验更重要。过去,我国经济处于数量时代,"吃多"成为人们的目标;现如今随着大家生活日益富足以及品位的提高,我国经济要步入质量时代,"吃好"才是王道。尽管金钱豹人均消费中午约198元,晚上约230元,但很少有人会冒着拉肚子的风险去狂吃哈根达斯、海鲜。我们不再采取"堆成小山"似的吃法,我们要吃情调、要吃新鲜、要吃体验。某种程度上,金钱豹相当于"世界美食荟萃",这就意味着每样食物可能都不精,所谓越南米粉、东南亚冬荫功汤等可能都做不到很正宗。这种类似于组团游的方式显然已不太符合消费者现在追求品质消费、高端消费的模式。现在,一部分商家开始主打高端食材的自助。比如铁板烧自助推出烧鹅肝、烧蜗牛等;日料自助里有刺身、烤鳗鱼等,而且菜品富有特色、味道较为清淡,符合现代人注重饮食健康的诉求。 

  日式刺身

  五星级酒店冲击着单一的自助餐模式。中央八项规定推出至今已有将近五年的时间了,正积极有效地将"三公消费"关进制度的笼子,包括五星级酒店等都开始推出平民化的服务,针对更多的普通民众消费,高端自助餐的供给不断增加;此外,与单一经营自助餐的企业相比,五星级酒店无论是在品质还是食材,包括它的采购成本、产业链方面,都略胜一筹。

  社交属性的要求。现在我们吃饭的社交属性要远远大于吃喝属性。而自助餐需要不时离座的模式显然不适合认真地交流。相比之下,日料自助店采取服务员上菜的模式,省去了排队环节,而且环境会稍微安静点,顾客可以边喝青酒边聊天,极大地满足了顾客的社交需求。

  南京宫崎骏主题日料店

  三、思考--避免冲动消费,加强预付卡的监管力度

  金钱豹的倒闭着实令之前在其店里办理过储值卡的消费者头疼不已。这些消费者中,一部分是作为子女,为了表达孝顺老人的心意,为其办卡,老人随时可以去吃;还有一部分朋友间将预付卡作为礼物互送,以显示格调,有的人甚至一充就充上万元。然而现在预付卡退还难问题的出现,令这些消费者有苦说不出。同时,也体现出加强预付卡监管的必要性。

  事实上,2012年商务部就颁布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其中第二条规定,商务部对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三大类企业发行的预付卡进行监管;第二十六条规定,规模发卡企业、集团发卡企业和品牌发卡企业实行资金存管制度。其存管资金比例分别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的20%、30%、40%。企业应有专门的存管资金银行账户,当企业超额调用存管资金时,银行应拒绝并按照备案机关的要求提供发卡企业资金存缴情况,这样如果严格执行的话,企业无疑就会失去发卡的动力。

  一方面,加强监管十分有必要,但监管起来也确实存在难度。比如规定中提到,具备发卡资质的必须是规模企业、必须提前30天去备案。而现实中个体的理发店、健身房很少按照相关规定去实行。

  另一方面,从我们自身来看,我们忍不住去办卡是因为每个人都存在占便宜的心理。当我们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如果可以便宜地获取它,我们就会更加想要,此时此刻,便宜就是一个巨大的诱饵,除非我们不认可这个价值。但这时候,我们更是应该冷静下来,不要冲动消费。

  四、总结

  金钱豹的黯然谢幕令不少人惋惜不已。一方面,金钱豹自身的管理存在问题。在餐饮质量方面越来越敷衍,缺乏进取之心;另一方面,也为整个自助餐行业敲响了警钟。自助餐模式面临全新的消费观念和时代挑战。要想挽回消费者,就应该多在餐饮质量升级和创新体验上下多功夫。与此同时,对预付卡的监管力度如何加强?这样的呼吁何时兑现?希望我们不用继续等待。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央广《王冠红人馆》节目和微信公号。

  央广《王冠红人馆》舆情课题组 宋佳伶

 

编辑: 马文静
关键词: 金钱豹;自助餐;闭店

央广《王冠红人馆》财经报告:金钱豹退出京城,自助界“扛把子”为何黯然离场?

曾以自助界"扛把子"闻名全国的金钱豹完全退出北京市场,仅剩上海一家店苦撑。金钱豹退出京城究竟是何缘故?自助餐这种模式过时了吗?餐饮迭代,自助餐的竞争力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