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江泉实业控制权易主失败 忽悠式转让遭上交所严查

2017-07-27 10:35:00来源:新华网

  江泉实业再次易主一事生变数。7月26日晚间江泉实业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宁波顺辰与上海超聚金融终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宁波顺辰则另洽新接盘方。当晚上交所便向其发送了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郑永刚高度重视控制权转让事项和相关信息披露工作。

  受此消息影响,27日开盘江泉实业一度跌停,截至发稿,江泉实业报9.77元下跌5%。

  披露高溢价转让方案股价应声涨停

  查阅公告发现,江泉实业于2017年5月25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控股股东宁波顺辰拟筹划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的重大事项,公司股票自5月24日下午起连续停牌。

  6月8日,宁波顺辰与上海超聚金融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顺辰拟将其持有公司13.37%股份作价10.6亿转让给上海超聚金融,本次转让后,公司控股权将发生转移。如上述股权转让最终实施完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杉杉系掌门郑永刚变更为刘岩。

  据悉,此次协议约定转让价格为15.5元/股,较停牌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溢价幅度超过100%。股份转让价格等是对股价产生影响的敏感信息,但双方签署的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却不具强制约束力。股票复牌后,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6月8日当晚,上交所第一时间向公司发出监管问询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高溢价转让的合理性,并要求公司说明受让方的履约能力等信息。

  受让方支付能力存疑 上交所严查忽悠式转让

  记者通过查阅公司披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公告时发现,此次协议未披露框架协议的有效期、交易对方履约能力和资信状况、后续安排、正式协议签署须满足的条件等事项。

  经上交所问询,公司称受让方的实际控制人刘岩通过上海超聚金融持有10余家企业股权,且名下具有多套房产,近期有出售部分企业股权筹集支付本次购买公司股份价款的考虑。上市公司收购中,出让方应对收购方的收购能力进行充分尽职调查,而收购方的收购能力是投资者投资判断的重要基础。而上海超聚金融需要通过出售公司股权来筹集资金,其支付能力让人怀疑。

  可见,公司控制权转让事项信息披露不完整,风险提示不充分,对投资者有一定的误导。

  26日晚间公司披露终止公告后,上交所当日再次下发监管问询函,对公司的控制权转让终止事项刨根问底,严查忽悠式转让,防止公司不当信息披露影响二级市场股价。控制权转让事项,历来是上交所重点关注的问题。前期,上交所发布的监管问答中,对于控制权转让信息披露,特别是高溢价转让作出了详细的规定。

  上交所有关人士称,后续忽悠式转让将成为上交所强化一线监管的重要方面。

  壳公司炒作偃旗息鼓 郑永刚如意算盘落空

  终止控制权转让框架协议的公告中,公司披露仍然在筹划控制权转让。对此,上交所在监管工作函中明确要求,公司及相关方应当严格履行信息保密义务,按规定分阶段及时披露相关信息,并充分揭示风险。

  江泉实业同时透露,公司已收到宁波顺辰通知,其正在筹划涉及公司控股权变更的重大事项,公司将密切关注该事项相关进展情况,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这样看来,在上海超聚退出之后,未来还将有新的接盘方浮出水面。

  今年以来,壳公司价格逐渐回归其内在价值,投资者愈发理性,跟风炒作现象得到了遏制。作为玩壳高手,郑永刚先后入主江泉实业、新华龙、希努尔等公司。其中江泉实业是较为典型的壳公司,郑永刚入主后其重组前前后后多次失败。随着重组收购政策的收紧和市场监管的加强,玩壳生意急转直下,郑永刚的如意算盘恐怕已经落空。

编辑: 王明月
关键词: 上交所;江泉实业;新华龙

江泉实业控制权易主失败 忽悠式转让遭上交所严查

26日晚间公司披露终止公告后,上交所当日再次下发监管问询函,对公司的控制权转让终止事项刨根问底,严查忽悠式转让,防止公司不当信息披露影响二级市场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