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焦作万方大股东轮转 伊电控股12亿参与角逐

2017-09-15 10:12:00来源:新华网

  焦作万方(000612)是一家有故事的公司,自陷入无主状态后,公司第一大股东已经多次轮换。

  从刚开始的万方集团、中国铝业,再到后来的西藏吉奥高、嘉益投资、金投锦众,每家机构均大有来头,但都未令焦作万方摆脱股权乱局。

  最近,和泰安成也卷入焦作万方股东轮换游戏。和泰安成来势汹汹,先是耗资10.87亿元接手了洲际油气所持焦作万方全部8.77%股份,紧接着又在二级市场增持至10%,以举牌的方式夺得焦作万方第三大股东之位。

  和泰安成最大的出资方是霍斌。何许人也?经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核实,霍斌是伊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伊电控股”)董事长,而伊电控股与焦作万方同处一个行业,且都位于河南省,霍斌此时入局,顿生想象空间。

  对于当前的局面,焦作万方一位工作人员坦言,公司现在确实处于股权乱局之中,但管理层一直很稳定,经营层面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和泰安成大举杀入

  前面提到刚刚入局的和泰安成,全称“樟树市和泰安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背后实际控制人霍斌拥有和焦作万方同样的行业背景,且同处河南省。

  焦作万方8月8日晚间曾公告,股东洲际油气拟将其所持焦作万方1.05亿股(占总股本8.77%)全部转让给和泰安成,作价10.87亿元。自此,洲际油气退出焦作万方,和泰安成成为新的第三大股东。

  不久后,和泰安成于9月4日至8日期间,耗资约1.47亿元买入焦作万方1460.7万股,持股比例增至10%,且不排除继续增持的可能性。

  和泰安成动作迅猛,却是一家刚刚成立的公司,目前的对外投资也只有焦作万方的股份。资料显示,和泰安成注册资本20.01亿元,当前受让及买入焦作万方股份耗资约12.34亿元,后续若增持,仍有充足的弹药。

  和泰安成成立于今年7月26日,霍斌作为有限合伙人(LP)出资20亿元,樟树市伊华和泰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伊华和泰”)作为普通合伙人(GP)、执行事务合伙人出资100万元。同时,伊华和泰最大的股东为霍斌,持股40%,其他两名股东张量、包晓林各持30%股权。

  因此可认为,和泰安成的背后实际控制者是霍斌。经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向伊电控股核实,霍斌确为其董事长。

  新入局者霍斌

  伊电控股官网显示,这是一家集发电、铝冶炼、铝加工 、碳素生产、粉煤灰综合利用等产业为一体的大型工业循环经济企业,全国500强企业,主导产品电解铝产能位居河南省第一位。

  而焦作万方也是一家以电解铝产品为主的企业,和伊电控股同属一个行业。此外,伊电控股位于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焦作万方在河南省焦作市,同处一省,办公地点相距仅约150公里。

  熟悉伊电控股的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伊电控股最早是伊川县的电厂,后来成立了电力公司,也是国内成立比较早的县一级电力公司。有了充足的电力,该公司在2000年前后进军电解铝行业,又在2005年前后投资几十亿元开展铝加工业务。

  目前,伊电控股拥有2220兆瓦火电装机容量、年产84万吨电解铝、25万吨哈兹列特(连铸连轧)铝板带、60万吨铝板带箔、32万吨铝用碳素和10亿块粉煤灰标砖等生产能力。前述人士介绍,伊电控股是河南省自备发电机组最多的电解铝企业。

  伊电控股历史较长,但霍斌进来的时间并不算太长,5年左右。前述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伊电控股之前的董事长是戴松灵,大概在2012年,霍斌才进入伊电控股,2014年左右,戴松灵退了,霍斌接任。

  据他介绍,霍斌是70年代生人,90年代曾在洛阳轴承厂工作过,但是说话有东北口音。“180(公分)的大个子,魁梧,为人豪爽,性格开朗”,他如是评价,“下面的人反映霍斌挺不错,因为收入都提高了”。

  前述人士同时表示,霍斌是在行业最困难的时期进来的,这些年来伊电控股在规模上变化不大,但效益每年都增加不少。

  伊川当地人士同样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伊电控股是伊川的纳税大户,“逢年过节,县委书记必去慰问之地”。

  对于霍斌耗费巨资杀入焦作万方的原因,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向伊电控股方面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股权纷争白热化

  霍斌接手了洲际油气所持焦作万方股份,而洲际油气大部分持股源自于中国铝业,中国铝业的持股又来源于万方集团。万方集团、中国铝业先后是焦作万方的控股股东,中国铝业退出后,焦作万方便陷入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焦作万方第一大股东一度是西藏吉奥高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吉奥高”),后者退出后,杭州金投锦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金投锦众”)接盘上位,当前持股比例16.41%。然而,嘉益(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嘉益投资”)连续3次举牌及增持焦作万方后,持股比例已经达到15.64%。如今,霍斌的和泰安成持股比例也达到10%,加剧了焦作万方的股权纷争。

  对此,焦作万方一位工作人员坦言,公司现在处于股权乱局之中,但管理层一直很稳定,经营层面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焦作万方当前董事会共有9名成员。在6名非独立董事中,周传良(董事长)、赵院生、李勇为焦作万方管理层人员,均是在公司工作10年以上的“老人”。宋支边、杨保全均为万方集团推荐进入焦作万方董事会,而万方集团持股比例已经较低。焦作万方的另一位董事樊辉,同时也是洲际油气的董秘,而洲际油气已经清仓退出焦作万方。

  这也就意味着,焦作万方前三大股东,均未拥有董事席位。而根据焦作万方公司章程规定,持股3%以上股东有权提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持股10%以上股东有权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当前,焦作万方的股权纷争已经进入白热化,后续各方极有可能继续缠斗,短期内控制权归属或难见结果。

  各方资本轮流“坐庄”

  2006年,在焦作万方筹划股改之际,中国铝业通过受让万方集团所持29%的股权,成为焦作万方新的控股股东。由于股改和股权转让,万方集团持股降至11.01%,变为第二大股东。

  但是中国铝业与焦作万方均存在电解铝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业务,造成同业竞争,且一直未能消除。4年后,中国铝业有计划地完成了清仓退出。

  2011年底,焦作万方拟定增募资30亿元。2013年5月,定增实施完毕,中国铝业持股被大幅稀释。2013年7月,焦作万方宣布公司进入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此时焦作万方的股权已经十分分散。2014年8月15日,西藏吉奥高斥资16.52亿元,溢价31%,收购泰达宏利基金、金元惠理基金、大成基金、华夏基金合计持有的焦作万方17.2%股份。后来略加增持,就超过中国铝业成为焦作万方第一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向西藏吉奥高转让股份的这四家基金公司正是焦作万方前述定增的主要认购对象,持股满一年后即进行了转让。和股份转让同步进行的还有,焦作万方斥资17亿元,收购西藏吉奥高持有的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万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万吉能源”)100%股权。

  也就是说,西藏吉奥高将万吉能源卖给焦作万方,所得款项用于收购四家基金公司持股。当时西藏吉奥高还承诺,剩余款项4797万元将继续购买焦作万方的股份,这在当时引发巨大争议。

  2015年4月份,洲际油气入局,斥资10.03亿元,受让中国铝业持有焦作万方的1亿股(占总股本的8.31%),成为第二大股东。洲际油气与西藏吉奥高并不和睦,双方的股权暗战还曾导致焦作万方时任董秘被辞退。此外,西藏吉奥高所持股份还因纠纷险些被司法拍卖,并且由于万吉能源亏损的原因,其与焦作万方的关系也极度恶化。

  2016年5月,西藏吉奥高退出,将所持全部股份转让给金投锦众,后者上位成为焦作万方新的第一大股东。

  金投锦众第一大股东的位子还没坐稳,嘉益投资杀上门来。2016年底,嘉益投资在二级市场买入焦作万方5961万股,占总股本的5%,完成首次举牌。其后,嘉益投资又在2017年1月4日、2月13日完成两次举牌,持股比例直逼金投锦众。三度举牌后,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嘉益投资表示不排除进一步增持公司股份并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可能性。证券时报记者 于德江

编辑: 马文静
关键词: 焦作万方;控股股东;股权纷争

焦作万方大股东轮转 伊电控股12亿参与角逐

从刚开始的万方集团、中国铝业,再到后来的西藏吉奥高、嘉益投资、金投锦众,每家机构均大有来头,但都未令焦作万方摆脱股权乱局。最近,和泰安成也卷入焦作万方股东轮换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