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现金贷监管尘埃落定:业内聚焦四大影响

2017-12-02 09:27:00来源:中国网财经

  中国网财经12月2日讯(记者 毕晓娟)昨日晚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统筹监管,开展对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

  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发现,《通知》对现金类平台采取分类处置,将从合法利率、放贷资质、借款人审慎等方面进行监管。此外,监管设置了“缓冲区”,要求平台逐步压缩存量业务,限期完成整改。

  业内普遍认为,《通知》整体上符合预期,但更严格:现金贷整治范围扩大、必须具备放贷资质、必须坚守利率红线、助贷模式将终结。

  对于现金贷平台的未来发展情况,专家表示,高利率现金贷业务将受限制,行业空间进一步被压缩。现金贷风口已经落幕,那些此前坚守场景分期、坚守低利率模式的平台,将在行业分化中占据更大的优势。

  业内聚焦四大影响

  随着《通知》的正式下发,关于现金贷监管的猜测尘埃落定。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发现,业内普遍关注《通知》带来的现金贷整治范围扩大、必须具备放贷资质、必须坚守利率红线、助贷模式将终结等四大影响。

  第一,整治范围扩大

  《通知》指出,具有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等特征的“现金贷”业务快速发展,在满足部分群体正常消费信贷需求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过度借贷、重复授信、不当催收、畸高利率、侵犯个人隐私等问题十分突出,存在着较大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隐患。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此次《通知》对现金贷的定义更加宽泛,“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的消费贷业务均在此次整顿范围之内。P2P开展的符合现金贷特征的业务也在此次整顿之列。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也认为,《通知》对于现金贷并未做严格定义,指具有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等特征,言下之意,目前小额信贷业务都需要符合此类要求,范围比较大。

  第二,必须具备放贷资质

  在准入机制上,《通知》明确要求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指出,在暂停增量、压缩存量的政策背景下,预计没有相关牌照的从业机构,将会被陆续清出。持牌机构对相关合作会更加谨慎,业务开展势必减缓。

  第三,必须坚守利率红线

  《通知》指出,各类机构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各类机构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统一折算为年化形式,各项贷款条件以及逾期处理等信息应在事前全面、公开披露,向借款人提示相关风险。

  周治翰表示,一些现金贷机构依靠“高收益覆盖高风险”的方式扩张较快。此前,一些机构试图用“率”改“费”的方式逃避监管。表面上可以“降低”借款利率,“符合”监管规定,同时用较低利率水平吸引用户。但实际上,一些借款利率以借款手续费的方式征收,增加了隐形成本,可能会误导借款人,加重借款负担。《通知》将利率和手续费统一计入借款成本,这可能会动摇一些现金贷机构的经营模式。

  薛洪言认为,强化36%的政策红线,行业之前期待政策层面针对小额现金贷区别对待的期望落空,且明确要求平台应展示年化综合资金成本。

  第四,助贷模式将终结

  《通知》要求,“银行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实际资金提供方要增强风险控制,防范风险积累。

  目前,助贷模式在现金贷行业中十分常见。由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持牌机构提供资金,收取固定收益;助贷服务机构设计贷款产品,并为持牌机构提供包括获客、面签、审批、贷后管理等服务。助贷机构本身充当了“信用中介”的角色。

  于百程认为,《通知》宣告目前的助贷兜底模式将不可继续,助贷机构兜底提供资产给金融机构、p2p等被禁止,未来这类助贷机构需要持牌、转p2p或转型为纯金融技术和信息服务商。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邓建鹏也表示,大部分无担保资质的“助贷”机构,不得不转型。

  行业风口落幕

  监管政策落地后,对于现金贷平台而言,凭借高利率来覆盖高逾期、赚取高额利润的时代将终结。业内专家分析认为,等待现金贷平台的,是市场的淘汰、转型或合作持牌。

  薛洪言表示,对涉及现金贷业务的P2P平台而言,继转型小额标之后,高利率的现金贷业务也将受到限制,行业空间进一步被压缩。总体上看,现金贷的风口已经落幕了,而那些此前坚守场景分期、坚守低利率模式的平台,将在行业分化中占据更大的优势。

  对于没有牌照的平台,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分析认为,存在暴力催收、高利率、利滚利等不良平台,已被监管层定义为非法经营,未来将会被清退。而对于有了一定规模和知名度的平台,业务模式和牌照上不够完备的话,应该尽快持牌,通过合作方式符合监管规定,对于这些机构来说转型是最大的问题。

  企业反映不一

  《通知》下发后,中国网财经记者致电多家现金贷平台,部分平台选择调整利率、转型,而有的平台却仍在迷茫中。

  趣店方面表示,完全拥护、坚决贯彻执行。将在国家主管部门的指导下,不断完善产品与服务,切实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教育,共同推动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早在《通知》下发前,趣店已宣布调整支付宝平台上的借款费率至24%。而玖富叮当贷、掌众金服也宣布下调综合年化费率至36%以下。

  上海一家大型现金贷平台则表示半年年前就已调整利率,已经转型做导流服务,平台上的产品利率均不超过36%。

  此外,两家平台表示正在研究监管政策,可能考虑转型。

  不过,也有平台对未来发展表示担忧。上海一家涉及现金贷业务的P2P平台表示,利率降低到36%以下比较困难,因“三大成本难以覆盖:资金来源成本10个点以上,坏账成本十几到二十几,另外还有高昂的流量成本”。

  对于平台现金贷业务的发展,他表示,可能或尝试与持牌机构进行联合,或者转型做导流。

编辑: 王明月

现金贷监管尘埃落定:业内聚焦四大影响

业内普遍认为,《通知》整体上符合预期,但更严格:现金贷整治范围扩大、必须具备放贷资质、必须坚守利率红线、助贷模式将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