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赤字率下调、钱袋子未收紧 支出优化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2018-03-07 15:50: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3月7日消息(记者 王明月)“尽管今年财政赤字率比上年有所降低,但是我明确告诉大家,积极财政政策的取向没有变。”今天,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财政部部长肖捷表示。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今年赤字率拟按2.6%安排,比去年预算低0.4个百分点,财政赤字2.38万亿元。在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安排3%的赤字率后,我国今年下降了赤字率安排。

  由此引发的关于财政政策的走向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调低赤字率,是否意味着积极的财政政策有所松动?会不会影响到投资的增速?如何保证满足民生支出需求的增长?

  未改变积极财政政策 反映经济稳中向好

  “今年预算安排的财政赤字是按照23800亿元考虑的,这个规模和去年预算赤字规模是持平的。赤字率有所下降,这与中国经济稳中向好、财政状况不断改善是相吻合的。”肖捷解释说。“虽然赤字率降低了,但是绝对规模还是保持一样的,满足了民生支出需求增长的力度。”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告诉央广网记者。

  根据预算草案的报告显示,今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规模将达到20.98万亿元,比去年增长7.6%,该增幅高于今年预算收入6.1%的增幅。与此同时,今年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3500亿元,比去年还增加了5500亿元;今年预算安排的中央基建投资也比去年增加了300亿元。对此,肖捷指出,这些预算数据均表明,我们做的是加法,而不是减法。

  “由于经济的增长,各方面效益的好转,财政收入增加了。在财政收入增加的基础上需要更加合理、更加高效地使用资金,赤字要有相应的约束。”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向央广网记者解释说。

  “下调赤字率,这并非意味着财政政策的转向,而恰恰是积极财政政策优化的一种体现。”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陈龙认为,当前国民经济呈现稳中向好的趋势,这意味着财政增收有基础,适当下调赤字率,则是经济稳中向好趋势的必然反映。

  讲究绩效优化支出结构 推动高质量发展

  除了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走向不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另外一点是要聚力增效,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财政支出的公共性、普惠性。

  “调低赤字率意味着我国支出结构的优化,下调赤字率则会减少可用财力,而今年我国的财政支出21万亿元,支出规模进一步加大。” 陈龙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我国需要进一步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

  2017年,全国财政支出首次突破了20万亿元,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8年全国财政支出将进一步增加到21万亿元。随着 “钱袋子”越来越沉了,如何管好用好财政资金,切实把钱花在刀刃上,花出效益,成为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降低赤字率反映了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稳健,更加注重防控重大风险,同时也反映出对财政支出讲究绩效管理。”白景明指出。财政赤字的设定不能盲目,要满足合理的支出需求,讲究绩效。

  关于提高财政资金绩效管理水平、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的问题,一直以来备受各方关注。对此,肖捷表示,未来一是要健全绩效管理机制,全面设置绩效目标,加强事前和事中管理。二是要逐步扩大绩效管理范围。“目前的绩效管理还仅限于一般公共预算,我们准备把绩效管理范围逐步扩大到所有的财政资金。”三是强化绩效评估结果应用,建立绩效评价结果与预算安排和政策调整挂钩机制。四是要加强绩效管理监督。

  “通过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更好地体现积极财政政策的聚力增效。”肖捷指出。

  “我国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加快企业转型升级。优化赤字政策,可以为高质量发展提供一个有利的宏观环境。”陈龙指出,低赤字率是积极财政政策的优化,体现了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保持债务偿付的可持续性 防范化解风险

  此外,影响赤字率回调的另外一个因素是债务的偿付。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居于首位,而防范化解债务风险,是打赢这一攻坚战的重要内容。

  “赤字率的安排需要建立在对未来债务承受力的基础上。”白景明告诉央广网记者,赤字率连续两年达到3%,之前发的债以后陆续要还,所以必须控制量。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也指出,目前政府债务风险整体可控,但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些债务偿付问题,可能也需要财政预留些空间。

  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政府负债率为36.2%,比2016年的36.7%有所下降。按此比例,我国政府的负债率低于国际社会通用的60%警戒线,也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和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负债水平。

  “我国完全有能力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说。他指出,“在开大发债‘前门’的同时,要更加注重债券的科学合理配置,‘借钱’的部门要同‘花钱’的部门有机衔接。”

  据肖捷介绍,未来将继续采取“开前门”和“堵后门”并举的措施,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在“开前门”方面,合理增加债务规模,比如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3500亿元,比去年增加5500亿元。在“堵后门”方面,主要是严格执行预算法和担保法,从严整治无序举债乱象。

  “随着经济企稳向好,我国财政增收有基础,调低赤字率,不仅是债务可持续的要求,更是宏观经济调控的要求。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认为,赤字率下降可为宏观调控创造更多政策空间。 刘尚希也指出,从全球来看,未来各种不确定性风险很多,需要为政策预留空间。

编辑: 王雨馨

赤字率下调、钱袋子未收紧 支出优化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调低赤字率,是否意味着积极的财政政策有所松动?会不会影响到投资的增速?如何保证满足民生支出需求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