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美元本位下全球经济失衡由来已久 中美贸易摩擦源自美国自身

2018-04-10 15:02: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4月10日消息(记者王明月)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有关全球经济失衡的讨论也延伸到了各个角度。“实际上不光是贸易失衡问题,也是金融问题。”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指出。

  从全球角度看,目前中国贸易基本平衡,2017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1649亿美元,占GDP比例1.3%,而美国贸易长期失衡,和全球一百多个国家都或多或少存在着贸易逆差问题。业内人士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在于美国贸易逆差,而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也源于美国自身。

  美元本位下的国际货币体系造就美国贸易逆差

  国际贸易失衡是全球经济失衡最为突出的表现,到目前为止,全球已经经历了4次全球经济失衡,因此失衡问题由来已久。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哈继铭指出中美贸易失衡的根本原因之一在于美国受到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的国际货币地位的影响。哈继铭表示,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前,美元与黄金的挂钩机制有纠正美国贸易不平衡的功能,一旦出现逆差,货币政策会紧缩,内需减少了,进口需求相加,外贸逆差会逐渐得到纠正,因此美国在1971年以前外贸一直是顺差。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这种自我修复的机制就被破坏了,所以1971年以后,美国在除了1975年以外的其他年份都表现为贸易逆差。

  因此,国际货币体系中缺乏有效的国际收支调节机制被认为是当前全球经济失衡的重要原因,而美国长期的贸易逆差正是现行国际货币制度的结果。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成为不受约束的事实上的国际货币,各国对黄金的储藏需求逐渐转变为对美元等国际货币的储藏需求。

  “美元是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国必须是逆差才能扮演最后消费者的角色,其他国家必须持有美元储备以应对不时之需,防止债务危机。”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解释说,美元的特殊地位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美国人的过度消费,但是只讲过度消费导致贸易逆差是片面的。因为美国也享受到了美元本位的诸多好处,比如美国可以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嫁危机,而其他国家面不得不承受资产泡沫的压力。

  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指出,国际收支平衡已经由经常项目主导转变为跨境资本流动主导。在此背景下分析中美两国的贸易纠纷,需要考量美元在国际货币市场上的主导地位。

  “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国家,如果其货币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影响力与其整个经济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影响力不成比例的话,就会导致问题。”杨凯生举例说,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在国际外汇交易和国际资本市场中的影响力很大。在债券市场,这四种货币合计占比约80%,而实际上这四个经济体的GDP总和仅占全球GDP总量的50%出头。

  金融市场发展程度的差异加大了美国贸易逆差

  此外,金融市场发展程度的差异也被认为是全球经济失衡的原因之一。针对此次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认为,美国贸易逆差是因为其金融市场的发达。从金融市场差异的角度分析国际资本流动是比较广泛的,较早期就有研究说明,为了获得更好的流动性和收益,资本更倾向于流向成熟发达的金融市场。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快速增长,因而产生对美国和欧洲的优质金融产品的需求,而美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好于欧洲,导致更多储蓄流向了美国。

  彭文生表示,从金融视角看,贸易差额强调的是对外净资产变动,美国对外净负债,且持续增加,对应的是贸易逆差。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意味着其他国家的对外资产配置中流动性资产主要是美元资产,比如美国国债。除流动性资产外,美国金融市场发达,其他国家的风险资产也配置了美国的资产。

  因此,美国贸易逆差是因为金融市场发达,其他国家争相购买美元资产,而美元资产并不是免费的,是用商品去交换的,这必然体现为美国的贸易逆差。因此,全球经济失衡被认为是金融深化程度不同的各主权国家金融市场一体化的结果。金融市场发达的国家可以持续增加自身的对外债务,为经常账户融资,金融市场欠发达的国家则需要谨慎储蓄,而各国金融深化程度的相对差异不会短期内消失,因此全球经济失衡将是一个长期的现象。

  在此背景下,发展多元化的国际储备货币格局、拓宽各国金融市场合作领域十分必要。杨凯生指出,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进一步加强,这对解决全球经济失衡、优化全球国际储备货币结构、解决这些发达国家的经济问题是有帮助的。管涛表示,我国增加对美的投资实际上是可以帮其缓解逆差压力的,“中国的对外投资近年来发展都很快,但是美方对中国在美的一些投资采取限制措施,用国家安全等名义否决了数百亿美元的投资项目”。

编辑: 王雨馨

美元本位下全球经济失衡由来已久 中美贸易摩擦源自美国自身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有关全球经济失衡的讨论也延伸到了各个角度。“实际上不光是贸易失衡问题,也是金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