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上交所18问“覆盖”华夏幸福财报风险点

2018-04-16 09:35:00来源:新华网

  4月14日,华夏幸福公告收到上交所对公司2017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问询函提出18项问题,涉及公司的产业新城业务、房地产开发业务、融资及资金情况等三大方面,以及部分其他事项。涉及面之广、问询力度之大,较为罕见。

  年报显示,2017年,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业务园区结算收入额299.12亿元。而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189.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约99.04%,其中约185.33亿元为应收政府园区结算款,且相关应收款项未计提减值准备。

  对此,上交所要求华夏幸福披露产业新城业务的收入确认政策、营业收入、已收款项和应收款项;结算周期或回款周期超过1年的项目情况,包括已投资金额、结算或回款周期较长的原因;不计提减值准备的合理性,及是否符合会计准则的规定等。

  针对产业园区模式的可复制性,上交所还要求华夏幸福披露除固安、大厂等廊坊市区域外,在其他区域的产业新城业务的收入情况。考虑到其他区域产业园区未形成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公司应说明产业新城模式是否具有可复制性和推广性,并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在房地产开发业务方面,去年,华夏幸福该项收入289.31亿元,下降18.22%,报告期末公司存货周转率较上年同期下降约45%。

  上交所要求华夏幸福结合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区域分布、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该项业务收入下降的原因。同时,结合区域房地产政策及房地产开发业务的预售情况,说明收入下降是否存在持续性,并充分提示风险。

  年报还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华夏幸福在已预售面积与上年基本持平的情况下,房地产项目中可供出售面积约为555.36万平方米,较上年同期增加约133.4%。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可供出售项目的开盘时间,未完成预售的原因,结合主要可供出售项目对应的园区建设情况,说明是否存在减值问题。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融资方面,截至2017年末,华夏幸福计入“其他权益-永续债”类别的可续期委托贷款金额为90亿元,较上年增长近8倍。上交所对此表示疑问,要求华夏幸福说明将永续债计入权益、未计提应付利息是否符合会计准则的规定。

  华夏幸福在子公司层面引入金融机构作为股东,为公司相关经营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已经成为公司重要的经营方式和融资途径。2017年报告期内,华夏幸福全资子公司增资扩股引入金融机构作为股东的,合计约19例。上交所因此要求华夏幸福补充说明近3年下属子公司引入金融机构的情况,以及公司是否承担强制回购、担保、保底收益等义务,并说明该类融资业务的可持续性。

  记者注意到,此前数年间,华夏幸福定位“产业新城运营商”,发展极为迅速。分析其收入结构,房地产开发和产业新城运营是核心组成部分,且项目主要分布在环北京区域。2017年末,环北京区域房地产调控加强,华夏幸福被舆论认为是受影响最大的企业之一。由于调控政策仍将延续,华夏幸福未来几年的业绩都将可能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华夏幸福的融资能力一直备受市场关注。而在A股市场,华夏幸福实际控制人王文学旗下“知合系”自2016年以来已先后拿下黑牛食品、玉龙股份、*ST宏盛等3个壳资源,并启动新的产业重组与再融资计划。王文学显然意在资本市场筹划一个更大棋局。

  未来,华夏幸福的运营问题是否会扩大?其资金链问题是否将影响王文学在资本市场的其他布局?仍待进一步观察。(记者 郭成林)

编辑: 王明月

上交所18问“覆盖”华夏幸福财报风险点

在房地产开发业务方面,去年,华夏幸福该项收入289.31亿元,下降18.22%,报告期末公司存货周转率较上年同期下降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