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央广经济之声《王冠红人馆》:美团赴港IPO,独角兽上市能否带来新突破?

2018-07-05 12:52: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7月5日消息 6月25日,美团点评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IPO申请,美团也成为了继小米之后,今年第二家赴港IPO的金额达数十亿美元的科技初创公司。那么此次美团上市有何看点?招股书中披露出哪些信息?美团的发展之路又将走向何方?央广经济之声《王冠红人馆》财经报告与您一同探索美团赴港IPO背后的故事。

  一、聚焦--美团提交IPO申请,亏损与估值备受关注

  6月25日,继小米赴港上市之后,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巨头美团点评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

  据美团招股书显示,随着餐饮外卖、到店餐饮、酒旅等业务的发展,2015年至2017年,美团点评的营收分别为40亿元、130亿元、339亿元,3年来营收增长超过7倍。

  虽然营收持续增长,但美团点评却从2015年至2017年持续巨亏,分别亏损59亿、53.5亿、28.5亿,共计三年巨亏141亿元。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团点评的盈利能力在持续向好发展,亏损净额持续收窄,三年内亏损额减了一半。

  美团点评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未来可能会继续产生较大亏损,立足长远以抓住战略商机的经营理念也可能对美团短期财务表现产生负面影响。美团点评表示,公司收购的摩拜单车已产生亏损。而在共享单车方面,美团点评还要持续投入,能否盈利仍然是个未知数。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的亏损,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其发行的"优先股"。互联网公司通常会有多轮融资发行了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在国际会计准则下,这种优先股会体现为"对股东的负债",其公允价值的上升会记录于公司账面的亏损。但实际上公司并未没有这样的亏损发生,对公司实际运营也没有影响,这笔所谓的"负债"数字在上市那一刻就会消失。这种亏损的数字越大,其实越说明这家公司的被大家认可的价值高。

  从业务结构来看,美团主要通过按交易金额一定比例收取的佣金及在线营销进行变现,目前有三个业务分部: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及其他业务。有分析认为,美团涉足的领域都面临激烈竞争,比如到店、到家领域面临着阿里激烈竞争,旅行的对手是携程,打车领域是滴滴等。此外,在旅行、打车等新兴业务上,美团点评还在持续投入补贴,使得公司的成本增加。

  据媒体报道,美团的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以600亿美元计算,美团的估值已超过京东。截至6月25日,京东市值为583亿美元。但从2017年同期收入和净利润来看,美团与京东仍有差距。

  不过,独角兽企业上市后仍要面临资本市场的检验。华盛资本证券研报则指出,新经济题材对于券商、香港市场、上市公司、媒体以及上市前投资人来说,都有足够的动力出手,估值被炒高是必然的。这些新经济公司的成长性并不差,但泡沫过多,估值虚高势必出现问题。一方面,估值有水分需要释放;另一方面,往后的业绩增长情况还需观察。

  二、解析--美团赴港上市有何看点?

  王兴持股11.4%,腾讯为第一大股东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曾表示,小米作为第一家在港交所采取"同股不同权"上市的公司,在初夏上市后将带动一个上市小高峰,预计下半年将迎来上市高峰期。

  美团点评采用也的是"同股不同权"的股价结构。招股书显示,美团目前总股本约52.2亿股,其中A类股7.36亿股,B类股44.84亿股。在投票权方面,美团的股本分为A类股份及B类股份,对于提呈公司股东大会的任何决议案,A类股可投10票,B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票。

  据招股书披露,招股书披露,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持股11.4386%,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穆荣均持股2.5141%,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持股0.7264%。招股书显示,王兴将成为美团控股股东。若以600亿美元估值计算,王兴持股市值约为68.6亿美元(约448亿元人民币),穆荣均约为15.1亿美元,王慧文约为4.4亿美元。

  持股机构方面,腾讯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0.1363%,红杉资本持股11.4368%。其他投资者持股53.7478%。与此同时,腾讯持有美团10.09亿B类股,以此计算,腾讯投票权为8.52%。这意味着美团是一家不折不扣的腾讯系公司。但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在美团点评依然持有74352299股A类优先股,持股比例为1.48%。

  美团业务繁多,毛利率差异大

  美团点评目前有三个业务分部,为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及新业务及其他业务;其中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为两个最大分部,2017年分别占总收入的62%及32%。从业务结构来看,美团主要通过按交易金额一定比例收取的佣金及在线营销进行变现。

  餐饮外卖:2017年,美团餐饮外卖营收占比达62%,撑起了美团的半边天。

  2017年,美团餐饮外卖服务的交易金额为1710亿元,2018年,单日外卖交易笔数超过2100万笔。

  和大部分O2O项目一样,外卖也是一个高补贴、低营收的行业。外卖收入主要来源于三部分:一是商家为订单支付的佣金,二是给商家提供的在线营销服务,三是完成配送服务向交易用户及商家收取的配送费。

  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外卖业务销售成本约为193亿元,占当年总销售成本的89.1%。2016年和2015年的外卖业务销售成本分别为57.06亿元和3.91亿元。由此计算,两年内外卖业务销售成本飙升48.4倍。其中,2016年外卖销售费用激增13.6倍至57.06亿元。

  对此,美团方面解释,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上升,主要是由于提供的外卖餐饮数由2016年的593百万次增至2017年的2319百万次,外卖骑手成本由2016年的51亿元增至2017年的183亿元。

  作为主营业务,美团餐饮外卖业务2017年毛利率为8%,不及到店、酒店及旅游88%的毛利率和新业务及其他46%的毛利率。

  

  美团招股书部分截图

  到店、酒店及旅游:在酒店旅游方面,第三方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今年3月美团酒店以2270万的单月间夜量(单月酒店房间出租率)首次超过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的总和。

  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营收约为108.53亿元,占收入的32%,同比增长了46.5%。值得注意的是,该业务的毛利率高达88%,远高于餐饮外卖等其他业务,以及美团36%的总毛利率。

  招股书解释高毛利率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该业务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平台上代金券、优惠券、订票及预订票支付的佣金,而佣金和在线营销一直是美团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超过95%。另一面,从成本来看,2015年到2017年,该业务销售成本虽然不断增加,但占比不断减少,分别是59.8%、15.3%和5.9%。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美团在保持高毛利率的情况下,仍有强劲的市场竞争力。

  

  美团招股书部分截图

  新业务及其他业务:招股书显示,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销售成本由2016年的2.59亿元增加325.1%至2017年的11亿元,主要由于2017年推出试点网约车服务令网约车司机成本由2016年的零元增至2017年的2.93亿元。

  2017年2月,美团在南京试水打车业务,并于当年12月初成立了出行事业部。今年3月21日,美团打车宣布登陆上海,提供出租车及快车两种服务。在上海一度与滴滴"烧钱补贴",竞争火热,但其他城市不见进展。

  招股书显示,美团计划在上海、成都、厦门、温州、北京、南京、郑州、福州、杭州和潍坊开展网约车服务。

  

  美团首页截图

  三、前瞻--上市之后,美团如何迎接新发展? 

  创始人王兴的"野心"

  作为一个创业失败多次还坚持重新开始的人,王兴的“野心”是我们无法想象的。虽然美团点评是一家以团购起价的网站,但王兴并没有打算止步于团购。这些年,美团的业务范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外卖,酒旅,到店餐饮,打车,收购摩拜,布局线下生鲜,这个公司的发展好像没有边界。

  王兴在不停地扩张,不停地出击。他认为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而美团的核心就是服务,就是那句公司使命"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他思考的是美团怎样给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在这种思维和使命下,凡是最终要发生的,他就会选择合适的角度进入。

  这种多元化服务似乎是横向且不专注的,但在王兴的眼里这些业务都有着共同的目标:"仔细观察所有垂直领域后,你会发现他们总会在某个用户群体形成交集。而就餐、点餐、看电影、旅游、租车的用户,基本上就是同一群人。"他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在各个垂直行业做更深层次的连接。

  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希望美团努力成为一个大到可以靠核聚变发光的恒星,而不是一颗短暂绚烂过的流星或者一颗长久存在但自身不会发光的行星。这既是王兴的愿景,听起来也很像美团一直在沿用的发展路线。

  

  王兴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讲话

  营收模式问题有待解决

  尽管美团身为一家互联网创新公司,但其营收模式仍较为单一。营收模式单一并非指美团没有转型区块链,而是美团的核心业务模式依然是流量变现,只是通过不断拓展边界,将流量多次贩卖到了更多的细分领域。但人工智能、移动支付等近几年呈现爆发式增长并被广泛看好的新技术,在美团这里似乎都未被视为重点。

  以金融业务为例。尽管招股书中提到"可为商家提供聚合支付、以及供应链和金融解决方案",但没有进一步披露关于金融业务的任何详细数据。事实上美团开始布局金融的时候并不算晚,但似乎始终没有大的进展。

  前面提到,美团的业务核心是流量变现。这决定了它的核心收入模式来自佣金。招股书中显示,美团2017年的收入构成中,佣金占比82.6%;2015年和2016年的数据则分别为89.6%和78.8%。

  连续3年都维持在80%附近的比例,已经充分说明美团对佣金模式的依赖。过分集中的收入结构显然是有风险的,在这一点上,百度已经做了证明。魏泽西事件后,百度调整医疗广告,直接导致2016财年二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34.1%。

  我们当然敬佩能够做到把服务电商化的美团,因为这是众所周知的脏活累活。但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发展到现在,美团的业务规模基数已经非常庞大。如果坚持这种流量变现的古典模式,未来要如何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美团招股书截图

  "以战养战"难以持久

  美团招股书显示,目前最大的营收贡献来源是外卖业务,并且比重在逐年提高。2017年,餐饮外卖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提升至62%。同时,美团对外卖业务依然处于高投入阶段。2017年的总销售成本中,88.9%就花在了外卖上,其中仅用户补贴一项就高达42亿元。

  问题在于,这并不是一个可以速战速决的战场。背靠阿里的饿了么显然已经抱定了和美团死磕的决心,另外也不能完全忽略前来搅局的滴滴。而外卖用户大多对平台本身并没有强烈的忠诚度,下单决策通常取决于补贴力度。这意味着,这个领域还会面临很长时间的混战期。

  美团方面也并未回避这一点,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美团主要与阿里巴巴集团及其旗下公司在即时配送及到店服务进行竞争,以及与携程国际有限公司在酒店及旅游与交通票务服务方面竞争。

  美团所参与的竞争,集中在外卖、打车、共享单车等"烧钱领域"。分析人士认为,目前"以战养战"已经成了美团的典型打法。王慧文曾经在内部信中提到,过去几年中,由于不断拓展业务边界,美团被认为是一家新业务成功率很高的公司。

  但问题在于,风险投资和二级市场的逻辑并不一样。一级市场可以接受美团不断增加的新战场,可以接受用高亏损换高增速,是因为知道身后有人接盘,自然乐见估值的水涨船高;但二级市场那些用脚投票的投资者们,要的可是实实在在的数据,美团"以战养战"的模式,是否能与二级市场兼容,仍然要画一个问号。

  四、总结

  美团此次赴港IPO,让我们看到了新一代互联网公司的快速发展。目前美团虽仍处于亏损阶段,但其营收额的不断攀升和经营成本的下降让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发展潜力。总体上看,美团正处于新老业务的融合阶段,在餐饮外卖和酒旅服务的基石上,网约车等其他服务正在陆续铺开,更大的市场与机遇已近在咫尺。当然,服务行业的市场主导权仍在消费者手中,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留住用户,不断提高用户的忠诚度,建立起更加完善的盈利模式,是美团当前面临的重要挑战。正如媒体评论,此次赴港IPO对美团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究竟美团能走多远?让我们拭目以待!

  央广经济之声《王冠红人馆》--最动听的财经周刊!

  每周六、日 首播9:00-12:00  重播 13:00-16:00 

  主编:王冠  经济之声制作人/主持人  金话筒奖获得者  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

  主笔:央广《王冠红人馆》舆情课题组  王凡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央广《王冠红人馆》节目和微信公号。

  

编辑: 王梦妍

央广经济之声《王冠红人馆》:美团赴港IPO,独角兽上市能否带来新突破?

那么此次美团上市有何看点?招股书中披露出哪些信息?美团的发展之路又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