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货币调控弹药充足 降准料成优先选择

2018-10-16 10:28:00来源:中国证券报

  年内第四次定向降准15日正式实施,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当前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但实体经济融资难问题在部分环节依然存在桎梏。对于未来的货币调控,专家认为,降准或是优先选择,从而释放基础货币保证信贷投放,同时稳定市场对长期流动性的信心。

  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

  “当前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市场利率脱离8月上旬极度宽松水平,转为震荡走势。”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央行近期公开市场操作体现了锁短放长的特点,央行多日暂停逆回购操作,反而在没有MLF到期的时候投放MLF,9月央行MLF净投放量达2650亿元。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现在降准幅度较大,因此公开市场操作的节奏和量级都有所下降,但公开市场操作更多是体现利率的变化。未来可能还会有相应降准,因此公开市场操作也会根据降准后总的流动性水平做一些平滑。

  潘向东表示,美联储12月大概率加息,同时前期货币调控偏宽松,为了避免加杠杆、巩固稳杠杆成果,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上可能继续锁短放长。

  潘向东认为,一方面,我国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融资困难仍然存在,央行存在通过MLF等方式投放长期流动性、缓解企业融资困难的必要。另一方面,由于经济下行、信用风险等因素导致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资金积累在短期资产,短期利率大幅下降,金融机构加杠杆动机强烈,央行存在通过正回购收缩短期流动性的需要。在资金价格上,12月美联储大概率加息,为了避免汇率风险加剧,不排除央行上调OMO利率。

  货币调控仍有空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表示,在货币政策工具方面还有相当的空间,包括利率、准备金率及货币条件等。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如果用底线思维去考虑,应对最坏的环境,货币调控的余地还很大。现在我国货币调控还在常规范围内,仍是通过对价格或数量的调控间接干预市场。从引导市场预期的角度看,货币调控方面的弹药仍然充足,有丰富的方法手段应对可能的挑战,缓解市场担忧的情绪。”

  “如果全球流动性进一步急剧收缩、外围不确定性风险进一步加大,我国降息和降准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邵宇表示,当前准备金率还有空间,另外基础货币的投放取决于外汇占款,若我国贸易顺差减少和外汇储备急剧下降,公开市场操作也可以释放更多流动性。

  从外围不确定性风险来看,潘向东表示,如果出口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利率和准备金率会有所调整。9月出口仍保持较高增速,但后续外围不确定性风险对出口的影响或逐渐显现,加上新兴经济体货币危机等因素可能导致世界经济复苏放缓,外需存在下降可能性。如果出口增速大幅下滑,经济下行压力将增加,届时央行可能调整利率、准备金率。此外,如果基建增速仍不能企稳,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信用无法扩张,央行也会考虑通过下调利率、降准等方式放松货币条件。

  潘向东表示,央行一直在通过OMO、MLF调整货币市场利率,经济下行压力下,央行可以下调短期政策利率。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处于较高水平,存在下调空间。此外,可以通过扩大信贷额度、放宽金融管制、窗口指导等形式放松货币条件,增加市场流动性,降低资金成本。

  降准或为优先选择

  专家表示,降准或为更优先一级的选择,而推出降息的可能性较低。

  易纲指出,考虑到美联储加息,中国利率水平是合适的。在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看来,这意味着当前并没有降息的必要和条件。即便央行没有选择跟随美联储9月底加息,短期降息的概率也非常低。降准可能是更优先一级的选择。

  曾刚表示,此前为控制流动性,央行使用了很多借贷便利的方式将资金借给银行,而非下调准备金率,从而使银行成本有所抬升,也抬高了社会融资成本。调降准备金率一方面可满足总的流动性需求,另一方面通过置换借贷便利,可以改变原来价格扭曲的结构,降低实体融资成本。

  “货币调控方面,主要是从量政策,从价政策可能性并不大。”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准备金政策仍有较大调整空间,预计四季度仍有降准可能。利率方面主要通过一些公开市场操作来维持利率稳定,总体来说会采取微调。另外,中国利率越来越趋市场化,通过央行降低基准利率这种方式行不通了。

  光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当前实体经济融资投放有限,需要补充基础货币,让银行有资金给实体经济放贷款。因此,通过降准来释放基础货币是必要的,也可以稳定市场对长期流动性的信心。下次降准可能在明年,今年降准释放的基础货币已经不少。”

  “国内利率调整的空间不是很大。美联储加息进程客观存在,如果进行反向利率操作,将对汇率带来压力。”曾刚认为,此外,当前结构性去杠杆仍在继续推进,需保持相对稳定的融资环境,利率不宜过大、持续的下行。

编辑: 马文静

货币调控弹药充足 降准料成优先选择

当前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但实体经济融资难问题在部分环节依然存在桎梏。对于未来的货币调控,专家认为,降准或是优先选择,从而释放基础货币保证信贷投放,同时稳定市场对长期流动性的信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