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杨伟民:实体经济负担重 每年背负7万亿元利息

2019-03-25 09:42:00来源:人民日报

  3月23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举行。从早上到下午,一共36场各种形式的讨论,内容相当充实丰富。各媒体的记者们几乎是马不停蹄,转战在各分会场之间,生怕漏掉一场重要讨论和精彩发言。

  作为每年“两会”后首个国家级大型国际论坛,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始终坚持“与世界对话 谋共同发展”的宗旨,形成了专业化、小规模、高层次的鲜明特色。今年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第20届年会,自2000年创办以来,论坛为推动中外发展政策交流与合作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是应中国的开放需求而诞生的。如果说论坛是一艘船,那么开放就是水。有水才能行船,水涨才能船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今年的论坛以“坚持扩大开放,促进合作共赢”为主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李伟说,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七十年的艰苦奋斗,使中国正前所未有地接近现代化。今天,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摆脱了贫困,绝对贫困现象有望很快消除。现在,农业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不到10%,近60%的中国人居住在城市里,人们已经习惯了高铁出行、网络购物、移动支付,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国门旅游购物。

  “中国所取得的这些进步,堪称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那么,是什么成就了这样的奇迹?我想因素有很多,但关键的一条是中国走上了和平发展、改革开放,与世界合作共赢的道路。”李伟认为,一个开放的中国,发展的中国,对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而不是负担和挑战。

  当前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疲弱,多边主义国际体系面临严峻考验,国际环境充满不确定性。在这样的时刻,中国如何做好自己的事情?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推进?大咖们亮出了自己的观点和建议。

  

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减轻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提了八字方针,叫巩固、增强、提升、畅通,这八字方针的提出,意味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已经不再局限于过去的“三去一降一补”,更重要的要拓展到增强微观实体活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畅通国民经济循环,这是针对国民经济重大问题所提出的。”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认为,未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升级版”, 需要拓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具体举措包括:

  加快僵尸企业出清,坚持结构性去杠杆,减税降费,建立房地产的长效机制,按竞争中立原则营造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等。去年我国在营商环境这块加大了改革力度,在世行排名大幅度提高。过去我们的基础设施主要是“铁公鸡”,下一步要加快新经济的基础设施。另外在开放方面要扩大规则等制度性开放,这个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提的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

  过去几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成效,行政性手段冲在了前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两个字是“改革”,所以必须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走深、走实,防止改革空转、企业无感。“加快垄断行业、土地制度、住房制度、政府职能等改革,归结到一点就是要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杨伟民说。

  “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构性失衡的根源是要素配置扭曲,其中金融最为关键,因为金融是经济的血脉。”杨伟民指出,近年来银行贷款比重出现了“两降三升”,两降是制造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大幅度下降,房地产、金融业、个人住房贷款比重幅度上升。贷款的结构变化,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经济结构的变化,包括经济结构的僵化。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怎么改?

  “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我国实体经济每年背负7万亿的利息,这对金融业是增加值是高利润,对实体经济就是极大的负担。”杨伟民说,要保持我国经济的整体竞争力,一方面要减税降费,同时也必须减轻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所以必须加快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才能够提高。

  “中国是国有大银行占绝对优势,银行之间业务非常趋同,不能够很好地适应实体经济当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占比高,科创型企业增长快这样一个特点。”杨伟民认为。要增强中小金融机构的数量和业务比重,增加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推进城商行、农商行业务回归,推动农业所有制重大改革。

  “还要积极推行个性化、定制化、差异化产品,要扩大抵押物的范围,按照企业不同产品的生命周期来确定贷款的期限,而不是反过来让企业来适应银行的贷款期限。”杨伟民强调,要完善银行内的尽职免责制度,建立激励机制,开发实体企业和银行共担风险的金融产品,开发适合民营、小微企业的产品。

  今年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基本定位是高质量发展

  “在巩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主题下, 2019年中国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有了新变化。面对新的经济下行压力,今年的财政政策围绕财政赤字、减税降费、政府投资都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说。

  今年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与此前经济学界所讨论的、所预期的,甚至强烈主张的财政政策有所不同。

  其一是赤字的安排。今年的财政赤字总额是2.76万亿,增量是3800亿,赤字率是2.8%,对于这样的一个财政赤字的配置格局,人们可能会问:为什么财政赤字率的提升仅限于0.2个百分点?为什么不超过3%?这就是结构性改革对当前财政赤字配置的深刻影响。

  其二是减税降费。今年减税降费无疑是历史上力度最大的,高达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落在谁的身上了?整个2万亿减税降费的着力点,是给企业减税降费,落到了企业身上。

  减税之后留下的财政收入亏空,不是靠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去弥补的,而是推出了这样几条措施:一是政府要减少一般性支出5%,二是对于长期闲置的资金一律收回,三是让一部分国企和央企增加上缴利润的比重。通过这几个方面的措施,一共筹集了1万亿元人民币。

  其他方面的例子也有很多。比如基建投资今年也扩大了,扩大基建投资的同时,强调要和补短版结合在一起,要瞄准于那些有特定目标的短板项目。

  “所以,对于2019年积极财政政策,以及包括逆周期的财政安排,都体现了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它的基本定位就是高质量发展。”高培勇说。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编辑: 贾斯曼

杨伟民:实体经济负担重 每年背负7万亿元利息

3月23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举行。从早上到下午,一共36场各种形式的讨论,内容相当充实丰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