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专家:放开准入 给民营资本一个“引爆点”

2017-02-24 11:50: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2月24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我们要进一步扩大社会领域对民间投资开放,以市场催生的新供给满足消费者的新需求,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李克强总理在2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当天会议部署放宽社会领域投资管理,更好激活力、补短板、惠民生。这是他在半年多来第三次部署这项工作。

  李克强总理在常务会议上说,现在群众对社会领域的需求越来越强劲。但问题是,政府对社会领域投资一方面管得太多太严,另一方面一些该管的又没管到位。要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引导更多社会资本投向社会领域。扩大社会领域投资开放,不仅对带动消费、改善民生有重要意义,更有利于补短板、稳增长、扩就业。还明确要求,“对社会需求大、群众呼声高的社会投资领域,要尽快有所突破!”

  当天会议决定进一步放宽准入,制定引导社会力量通过多种方式建设运营医疗、养老、教育、文化、体育设施的方案。对社会领域民办服务机构要施行并联审批,不得“互为前置”。

  总理说“我在基层听到有人反映,要办一个医养结合的机构,几个部门的审批是‘鸡生蛋、蛋生鸡’,投资者跑了几年,就是批不下来!我们必须要破解这个顽症,说到就要做到!”

  总理要求,各部门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大社会领域对社会投资的开放力度。加快发展社会领域,单靠市场准入方面的‘管’是管不住的!紧紧管着不放,最后只会让产业变得死气沉沉。当然,我们不是‘放开’了就‘不管’了,还要加强市场监管,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各地方各部门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职能,切实让社会领域投资放得开、管得住,壮大造福人民的‘幸福产业’。

  经济学家刘胜军和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周天勇对此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刘胜军:“会议上提出进一步扩大社会领域对民间投资开放,这很有必要性和迫切性。因为现在困扰中国经济的一个难题就是很多领域的产能过剩,投资回报率下降,从而导致很多企业的投资意愿不足。所以这几年投资增速出现了快速的下滑,特别是工业领域投资的下滑是非常严重的。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来,社会又有大量的需求,也就是说该投资的地方没有人投资或者投资严重不足,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短板。这些短板集中在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领域。为什么这些领域民营资本投资的进展不够呢?主要原因其实不是不想投,因为大家对这个领域投资的意愿是非常强烈和迫切的。所谓的社会事业传统上都是由政府或者国有机构提供的,过去对民营资本是不开放的。但是随着改革的深入,很多领域都在逐步向民营资本开放,例如国家已经在鼓励民办教育、民办医疗等,但是因为路径依赖,有关部门仍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大家在观念上还是对民营资本不够信任,认为如果民营医院或民办学校出了问题怎么办?政府宁愿多管一点,也不愿意在出现问题后承担责任和风险,实际上这是一个思想观念的问题。政府应该提高对服务的监管能力,而不是因为怕出问题就阻止它们投资。

  第二,因为之前都是政府机构或者国有企业在管这些领域,所以审批程序是比较多的,而且有些审批可能是非常隐性的。这么多的限制最终会让民营资本在进入这些领域之后也无法施展拳脚。也就是说,虽然民营资本能进入,但是进入之后很难充分发挥体制的优势去进行创新或提高效率。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政府要解放思想,不能再用过去的观念看待民营资本。”

  经济之声:近年来,我国投融资体制改革持续向深入推进,取得积极成效。但也有企业反映,一些投资项目依然存在前置审批环节多、手续繁、时间长、效率低的问题。本次会议针对此类问题提出了哪些要求?

  周天勇:“这次会议主要是解决一个社会事业放开的问题。

  我们在观念上对服务业,特别是社会性的服务业不够重视。以前各地只重视有没有工厂和建设项目,但是对老百姓都需要的服务业重视的不够,因为它好像无法创造GDP。

  第二,过去社会事业都掌握在政府和事业单位手中,但是这些事业单位又无法满足群众的要求。

  首先,我们要进行大清理。因为现在社会服务业涉及到民政、社保、卫生等一系列管理部门,而且这些部门是由多个部门管。另外还有一些社会事业部门要经过多个部门的设置审批。其次,一个部门要经历多环节审批,所以社会事业面临的障碍非常多。

  第二,一些事业单位以及协会要转型。另外服务业要实现市场化,所以我们也应对其进行负面清单管理。同时要加快社会事业和协会的改革,一定要将它们推向市场,推向社会。

  第三,要加强对社会服务业的监管,完善会计制度、审计制度以及税收制度等。”

编辑: 昌朋淼
关键词: 民营资本;准入;民间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