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解开殡葬业“天价谜团” 专家:政府不能缺位

2017-04-04 10:36: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4月4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清明时节,在人们祭祖扫墓的背后,有关殡葬行业的“天价谜团”往往会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今年也不例外。

  一件普通的寿衣7件套进价不到200块,可以卖2000多块,价格翻了不止十倍,远远高出传统的服装行业利润;殡仪馆一个普通的骨灰盒,进价不到100块,可以卖到888块。如果材料和制作上了档次,比如用松木大理石刻出来,就能卖上好几千;如果再镶上翡翠钻石,卖价甚至能达到10万到20万不等;而墓地、葬礼服务等一系列丧葬用品价格都包含着惊人的利润空间。

  数据显示,在一份全国30座主要城市的墓地价格排名中,上海排在第一位,高端墓地每块近30万元,全市均价每平方米超过6万元;在北京,一些所谓“风水好”的墓地,价格多在每块15万元左右。

  在老龄化日益加深的当下,“白事”花费逐年增多已经成为社会一大痛点。殡葬行业的乱象,让老百姓直呼“死不起”。要清除所谓的“白色暴利”,除了让老百姓树立起更加文明的丧葬理念和不盲目攀比的消费观,更需要各方合力。

  早在2015年,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主管部门对殡仪馆销售的骨灰盒、寿衣、花圈等殡葬用品价格,要进行必要的指导规范。我国价格法也规定,经营者销售商品等,经营者定价,应当遵循公平、合法和诚实信用的原则,实施明码标价,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谋取暴利。否则,就会面临没收违法所得、罚款、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等处罚。

  有如此明确的执法依据,“天价寿衣”、殡葬暴利仍不断泛滥,究其根源还是制度落实上被打了折扣。殡葬行业监管涉及民政、工商、卫生、物价等多个部门,监管主体分散,民政部门又往往只有行政告知权和制止权,没有行政处罚权,这就大大削弱了对殡葬事务管理职责的履行能力,在这种管理格局之中,衍生出的灰色利益链条,更是“白色暴利”经久难消的根源所在。

  中国贸易促进会研究院研究员赵萍对此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赵萍:“近几年来,‘天价殡葬’、‘ 天价墓地’等问题饱受争议。为什么这些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呢?我认为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第一,行业垄断导致了消费者别无选择,不得不接受这样的高价。因为在我们国家,大多数墓地和殡葬机构是民政部门下属的事业单位,所以很多民间投资无法进入这个行业,从而导致市场竞争不太充分,市场规则也无法得到发挥,例如承包医院太平间的殡葬公司不允许逝者的家属自己找车辆运送遗体,还有一些太平间不允许逝者的家属自己购买殡葬物品,所以它们自己会通过垄断达到提高价格的目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政府缺位,监管的政策也难以落地。从2004年开始,我们国家放开了殡葬用品的市场价格,政府不再对其进行干预,只是颁发营业执照。同时,我们国家也没有监管殡葬物品行业的相关法律,更没有相关的国家标准,所以殡葬物品这个行业一直处于一个无政府监管的状态。虽然有关部门近几年也要求各地的价格主管部门对于殡仪馆相关的产品和服务进行必要的价格指导,但是这种要求相对比较笼统,更是缺乏强制性,因此政策也很难落地,这就导致了长期饱受诟病的‘天价殡葬物品’和‘天价墓地’等问题难以得到有效的遏制。

  第三,目前从业的组织缺乏自律。特别是一些不良的商家依托这种风俗习惯借题发挥。虽然我们国家政府也规定,殡仪馆的价格是需要进行公示的,但是一些殡仪馆公示的价格虽然比较低,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些工作人员会劝家属接受较高的价格。另外,它们不再将高收费的项目列入公示的表格中,而是在实际收费中要求家属必须接受这样的高价。

  第四,逝者家属的消费观念比较落后,攀比炫耀的心理也比较盛行。与薄葬相比,厚葬似乎看起来更能体现出子女和亲人对于逝者在感情方面的依托。这也为不良商家提供了更多钻空子的机会。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首先,政府不能缺位。目前殡葬价格一般由三部分组成:一个是行政事业收费;第二是延伸服务类收费;第三是殡葬用品的市场类的价格。虽然政府不再干预定价,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生老病死的问题,所以殡葬服务的收费关系到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因此对于殡葬的管理,政府绝对不能缺位。例如美国对于其他经济领域一般都采取事后认可的制度,但是对于殡葬管理却采取事前许可的制度。也就是说,美国把殡葬业的管理看的非常重。在我们国家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减少事业性收费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对关系民生的延伸收费来说,制定收费的上限是非常有必要的。关于市场定价的部分,相关部门也应该进行定期与不定期的监管,看是否存在哄抬物价、价格垄断等违反《价格法》的行为,同时也应该杜绝公示项目与服务项目两张皮的现象。

  第二就是要鼓励公益组织及时补位,虽然美国官方一般不干涉殡葬服务相关的收费,只要采取相应的公示,然后遵守相应的法律进行报价就可以。但是有一些非营利组织会及时提供相应的服务,从而弥补一些市场的空白。在我们国家,在逐步放开殡葬市场的情况下,政府还要鼓励公益组织发展,做好放管服的工作。

  第三就是要引入竞争机制,因为只有竞争才能够提高殡葬服务的质量,降低价格。一个城市不能只有一两家殡仪馆,而是应该根据市场的需要让民营资本进入这个行业,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因此我们国家应通过促进行业发展,提升行业的规模化和组织化程度,从而更好的提供殡葬服务,在竞争中打破垄断。

  第四就是要移风易俗,我们一定要提倡‘厚养薄葬’的观念。尽孝要趁早,不要到了‘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时候再花钱以寻求心理上的安慰,更没有必要以花多少钱来论自己是否尽了孝道。

  关于‘天价墓地’的问题,墓地具有很强的公益性,我们可以制定相应的调控机制。政府应该适当干预墓地市场的炒作行为,从而有效的控制墓地价格的过快上涨,使民生产品真正回归民生。”

编辑: 昌朋淼
关键词: 清明;殡葬;天价;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