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远见】对话Nate Nanzer :职业电竞的“守望先锋”

2018-05-21 13:53:00来源:央广网

  当为娱乐而生的游戏成了产业浪潮下的电子竞技;当普通玩家摇身成为职业选手,迎接体育馆内的助威欢呼,坐拥全球16亿用户,年收50亿元的庞大市场,电子竞技产业正在构建怎样的商业帝国?职业电竞联赛能成为比肩NBA、NBL等职业联盟的成熟产业模式吗?一面是家长们对“不务正业”的担忧,一面是少年们靠玩游戏追求荣誉和财富的渴望,面对比竞技体育更短暂的职业生涯,电竞选手需要历经怎样的挑战和冒险?相比欧美和韩国等电竞产业发达的国家,中国电竞产业未来前景如何?本期【远见】话题:《对话职业电竞“大卫斯特恩”Nate Nanzer :职业电竞的“守望先锋”》。

  根据Newzoo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电竞产业预计达到9.06亿美元,同比增长38.2%。其中,北美电竞市场以35亿美元的收入,将占全球总收入38%,而中国电竞市场以1.64亿美元占全球总收入18%。同时,这份报告预测,电竞产业的成熟还需5-10年。游戏电竞已从一项单纯的娱乐活动,变成一个庞大的产业,它与足球、篮球等传统竞技体育一样,需要选拔有天赋的选手、搭建成熟的赛制架构、寻求有实力的赞助商和培育庞大的观众体系。

  Nate Nanzer是暴雪娱乐守望先锋联赛全球主席和总策划人。美国暴雪娱乐是全球顶级的游戏厂商。守望先锋是全球首个职业电竞联赛,采取类似NBA的联盟赛制模式,12只参赛队分别来自亚洲、欧美等地,其中包括一只中国上海的队伍。根据摩根斯坦利的报告,守望先锋联赛的年收入可以达到50亿元人民币。

  职业电竞行业“大卫斯特恩”Nate Nanzer

  职业电竞与竞技体育:残酷激烈的脑力身体对抗

  思远:听说您是一个体育迷,在您眼中,体育竞技和电子竞技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Nate:在我看来,传统体育和电子竞技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作为一个观众,你玩高尔夫,你就会想去知道全世界最强的高尔夫球手是谁;你作为一个电子游戏的玩家,你也会想知道全世界最强的电子游戏玩家是谁。全球有超过23亿玩家玩电子游戏,这是一个很庞大的用户群,这个庞大的用户群自然而然想知道全世界最强的电子游戏玩家到底是谁。这不仅仅是一个习惯,不仅仅是一个爱好,更是你自己自身的定位符号、是你自身自我定位的一部分!

  思远:选手方面,二者对选手素质、天赋有哪些不同的要求?是否电子竞技相对传统竞技过来说更加的残酷?

  Nate:我们认为,电子竞技对于一个选手的要求和传统体育一样都很高。对抗性都非常强,都是非常激烈的运动,但是二者对选手的心理素质、身体素质可能会有不同方面的要求,比如我们觉得电子竞技的运动员可能需要非常强的集中力、非常强的反应速度。我们对这些运动员的训练的有一整套非常科学的方法,帮助他们提高,帮助他们训练,帮助他们达到更高的竞技水平,教他们在游戏当中有更强的表现。我们的电子运动员有专业的身体训练师、运动心理学专家帮助提高他们竞技状态,有专门的营养师、专门的营养大厨帮助他们调理他们身体。所以我们认为,电子竞技虽然在一些细节上和传统体育不太一样,但从训练方法和对抗的激烈程度上来看,二者都有一套非常科学的方法。

  思远:所以在一个比赛中,一个选手的表现更像一个体力运动员,如他的身体反应、手速更加重要,还是像脑力运动员呢?

  Nate:我们认为都很重要。因为你要成为一名非常成功、非常顶尖的电子竞技选手,你不仅仅需要非常敏捷的思维、非常快的反应能力,你的团队协作能力也非常的重要,特别是像守望先锋这一款游戏是一个团队协作游戏,你的团队协作能力和交流沟通能力决定了你的队伍可以走多远、决定你的队伍有多强的竞技水平。

  职业赛事量体裁衣 观众全球化、年轻化是最大财富

  思远:联赛和杯赛两种模式在世界上,哪一个更加主流?

  Nate:这取决于游戏本身,不同游戏可能有适合它的竞技方式,比如守望相锋这款游戏,我们觉得它是一款为联赛而生的游戏,非常适合用一种联赛方式经营整个竞技生态系统。我们有很多的队伍拥有者,他们为自己队伍进行很多的投入,他们对整个队伍的基础建设投入很多的东西,我们觉得这最符合这个游戏的本质,以及符这个游戏最终所承载的内涵。但是有些其他的游戏,可能会更加适合杯赛,去鼓励更多的选手报名,用更加公开方式逐出谁是最好的玩家。所以我们觉得,在竞技这个领域当中,并没有一个最完美的、可以万能地应变所有游戏、所有项目的赛制,这都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定。

  思远:游戏产业目前在欧美发展如何?一个游戏队伍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哪里?

  Nate:首先,并不是只有游戏厂商对电子竞技进行投资或赞助电子竞技相关赛事。最近几年,我们看到了业界当中非常多的巨大变化,以守望先锋联赛为例,看到我们队伍拥有者或老板很多来自于传统的体育,比如NFL、MOB等。而且我们越来越多看到这些品牌商、赞助商对电子竞技的兴趣,原因也显而易见,电子竞技的观众非常有吸引力,它的观众非常年轻。我们拿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大联盟相比,NBA平均观众年龄36岁,MOB为49岁,他们观众年龄层的老化是非常显而易见的,而电子竞技的观众非常年轻、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用户。对于那些品牌商来说,他们想要的也就是能够真正的接触到那些年轻主流观众。

  “平均职业寿命六年”:职业选手的养成和转型

  思远:在北美这样的联赛多吗?大家现场在一个体育场里看一场比赛,很普遍吗?

  Nate:守望联赛目前在洛杉矶的暴雪竞技场,一个星期有四天的比赛。场场爆满,很多观众喜欢到线下观赛,因为这是一种不一样体验。当然线下观赛的观众总数肯定不如线上观众,总量肯定小,就好像传统体育当中如NBA到现场看比赛观众总量肯定没有在电视上看内容的观众那么多。你在线下看这个比赛,就好象到现场看湖人队的比赛还有在电视上看湖人队的比赛,你得到的乐趣是不一样的。比如上海龙之队现在在洛杉矶打比赛,但是最终他们会到上海,因为有他们自己的主场。在他们作为主场比赛的时候,粉丝可以到现场看他们比赛,和现场做相关的互动。我们觉得,最终这是一个希望可以给全球所有电子竞技粉丝去现场观看比赛的机会。

  思远:电子竞技的选手如何选拔?面对比传统体育运动更短的职业生涯这究竟是不是一场冒险呢?职业运动员职业生涯的大概多久?

  Nate:怎么样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呢?一开始你是这款游戏的玩家,并且玩得非常好。我们叫“公开争霸赛”,任何人可以报名,如果你觉得玩的很好,你可以到公开的杯赛体系当中,和你朋友一起,或者单独自己去打这个比赛,这个比赛有很小的奖金池。如果你在当中玩的非常好,接下来你可以组一支队伍去参加挑战者系列赛,我们在全球有七个赛区,如果你参加到挑战者系列赛当中,并且在挑战者系列赛当中表现优异,就可能被守望先锋联赛的队伍签下成为真正的职业选手。

  我们的目标就是,让你知道怎样成为一个职业的玩家、职业的选手,并且一旦你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后,你将能够像职业运动员一样被对待。你有最低的工资——五万美金一年,然后还有相应的非常齐全的保障,如退休金、养老金、各种各样保险。我们也想要打造最专业的选手支持系统,不光是训练系统,教练系统都在我们考量范围当中。

  关于具体的年龄段,现在守望先锋联赛我们要求所有选手必须到18岁以上才可以参加这个比赛。我们也看到在次级联赛、挑战者系列赛中有很多16、17岁的选手,他们在次级联赛中准备进入到职业体系当中。但是你要放眼整个业界来看,一般电子竞技选手职业寿命的年龄阶段是在16岁到24岁,现在整个业界当中平均电子竞技选手平均年龄大概20岁左右。

  思远:提到退休保障的计划,我想对于一个24岁的电子竞技老动员来说,对普通职业他只是一个年轻人,退休保障会让这个年轻人从事什么呢?

  Nate: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认为,在选手退役后他们有很多职业生涯上的选项。比如很多选手他们会在退役后当教练,会继续执教其他队伍。或者他们可以加入到一个队伍的运营团队中,去继续为这个行业做出贡献。我们看到有很多前职业选手,他们现在变为解说或者分析师之类的工作。如果把这个范围放宽一些,比如守望先锋联赛当中有很多的职业,可以作为退役选手的未来选项,如守望先锋联赛有市场营销部门、公关部门,有联盟的运营部门、商业开发部门等等。我们未来将致力于继续创造更好的条件,为退役选手创造更好的职业生涯!

  职业电竞商业价值多元发展:“虚拟和现实”双向释放

  思远:说回产业发展,现在一个成熟联赛、顶级联赛的商业规模应该是什么样?收入都来自于哪些方面?是否会像科比卖球衣一样,每一个优秀队员也会有自己的商业价值呢?

  Nate:我们如果要分解一下电子竞技顶级联赛,他的收入来源其实跟传统体育是非常接近的。本质上来说,我们都是提供一个内容,我们内容有很多观众来看,通过眼球经济来进行商业开发。比如我们可以通过媒体版权的方式来进行变现,我们可以通过赞助商的方式,我们也可以通过贩卖周边商品、授权商品或者门票收入的方式,这些和传统企业其实是很接近的。

  在西方我们跟一个数字直播平台做合作,卖了媒体版权给他们,在中国我们和一些媒体的合作商、一些本地直播平台也有媒体版权上的合作,比如说网易CC、战旗、熊猫直播平台。全球层面上我们有惠普、因特尔、丰田、T-mobile这样一些全球最顶尖的品牌加入。

  电子竞技还有独有的商业开发和创造收入的机会,主要体现在虚拟商品上,比如上海龙之队的选手,你可以去买到他们的衣服,在现实当中和其他体育是一样的。与此同时也可以在游戏当中,在守望先锋买到上海龙之队选手游戏时的一整套队服,这些收入也可以为联盟创造额外的收入。

  思远:与欧美或韩国相比,中国在联赛产业上的差距是不是很大?

  Nate:可以透露的是,我们现在联盟赛收入和价值创造上已经远超出我们的预期,以前电子竞技本质上是游戏厂商推广的工具,而守望先锋联赛致力于创造顶尖内容,从而为所有的队伍拥有者、所有的合作伙伴,去创造价值,创造收入。

  再看中国的情况,首先我觉得并没有一个太大的差别。宽泛来看在中国,所有的体育专业竞技产业都越来越成熟。我们看到这个差距,特别是和北美的体育产业的差距其实在缩小,当然还是在具体的经济体上有不同。美国已经有非常多、非常成熟的顶尖体育联盟,也有很多合作伙伴,他们的代理公司、经纪人公司,在整个产业当中有很多的参与者,然后整个产业当中的品牌商都非常认同体育联盟带来的经济价值。在中国,我们看到的是还有一些发展的空间,但是现在也看到这个差距不断地缩小,我们认为这个差距在未来也会继续缩小。

  思远:你觉得在中国开放城市的潜力有多大?

  Nate:其他潜在的队伍拥有者是否会加入联赛,还是取决于看联赛本身有多么成功,特别是在财务上是否是一个健康的成功的联赛。在未来也会继续专注于联赛本身的成功与联赛本身在财务上的一些回报。至于说中国电子竞技的水平,我们认为中国的电子竞技的选手是全世界最强的选手之一,然后中国也是全世界在电子竞技这个项目上最有竞争力的国家之一。对于未来中国选手在守望先锋联赛当中的表现和他们的竞技水平我是非常乐观,我们认为中国选手将会在整个联盟当中非常有竞争力。

  “玩游戏,赚大钱”?优秀电竞选手多是“高学历、高材生”

  思远:在中国,很多家长和舆论会认为打游戏是一个不靠谱的事情,如果你成为不了职业选手,你这辈子就被毁了,同时即使成为选手,他们也觉得前景不是特别乐观。而另外一方面很多孩子特别梦想成为一个职业选手,他们认为游戏玩的很好,可以挣很多钱,名利双收,有很多粉丝。这两种观念是否都有偏差?在美国你们如何教育市场树立一种正确的体育观?

  Nate:我们现在有非常专业的一整套架构,有非常专业的队伍拥有者,他们很多来自传统体育行业,他们能够去帮助选手建立一个正确的职业生涯价值观,能够帮助选手在未来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创造更好的机会。当然就像从事任何一个体育运动一样,都是有一定风险的。体育运动的行业中,一个项目都只有非常少的、最顶尖的选手可以真正在最顶尖的舞台上、最顶进的竟技场当中从事这项运动。但是从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现象来说,比如守望先锋联赛的选手,我们绝大部分选手都是非常全能的选手,不仅仅只会打电子游戏,他们都非常聪明,非常重视团队协作,而且他们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也都是非常好的一帮选手。另外一个例证是,我们现在在北美也有一个大学联赛,有超过三分之二参与的选手,来自于STEM的专业。STEM就是科学、工程、技术、数学,是非常传统的理工科的,一般被认为在智力上有很高需求的专业。总而言之,我们觉得给年轻的选手和玩家的建议是,你要想成为最顶尖的电子竞技选手,首先你是需要在各方面都有非常长足的成长,不仅仅打电子游戏打的好,也需要在学校里面花很多精力,在念书的时候也要花很多精力。在学业上取得一个好成绩,与此同时在电子竞技当中才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

编辑: 赵亚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