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爱评论】叶迪生:废盐场里建起经济开发区

2018-11-09 15:22: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1月9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经济之声年度呈献《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辑,本期推出: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天津市原副市长叶迪生。

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天津市原副市长叶迪生(右)

  叶迪生,生于1937年,三次获天津市特等劳动模范称号,中国第一批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曾任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天津市副市长,全国侨联副主席。中共十四大代表,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

  广播里传来改革开放好消息

  陈爱海: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前的1978年,您当时在天津一家国有企业,是一家半导体企业的科研人员。1978年,听到我国将要进行改革开放政策的时候,要把工作的重心转移到经济工作上,您当时是什么感觉?有没有嗅到一些特别的信号?

  叶迪生:我是一个归侨,也是党和国家培养的一个早期从事半导体方面的科技人员。后来进入了改革开放阶段,亲自见证了这四十年来,我们国家、天津和中国人民所发生的巨大变化。1978年的冬天我到了山东大学进行科研,有一天早上在操场附近锻炼,操场有一个大喇叭。大喇叭突然就广播了。 

  陈爱海:您讲到国家的开放政策,给咱们带来了巨大的变化。那么在您参与的科研工作中,有没有感受到国家在开放政策上很明显的、马上要就来的支持力度?

  叶迪生:有。当时在几个方面,刚开始是1980年,我被两次派出国外考察,这种事情在那以前根本不可能。到日本之后,日本日立、东芝、三洋,所有的日本重大的科技产业,我都去考察了,看到我们国内的技术和人家的差距。人家都是自动化生产、先进的技术,人家的成品率百分之八十九十,我们只有百分之二十几到百分之三十,都是手工操作。看到这些方面,我们就要不断地攻关,最后我们的这个产品,在卫星、火箭上采用,也获得了国家颁发的奖状。

  后来我见到了中央领导,他说,像叶迪生这样的同志,对国家科技有贡献的人物,即使给十倍的工资都不算少。我这一听就吓一跳。当时我们国家还很贫穷,还要共同奋斗。他说要按国际标准来,那时美国科技人员的工资很高,当时觉得87块钱很知足。整个城市发生了变化,个人发展也产生了变化,天津很多住宅进行了改造,能看到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科技人员普遍也受到尊重。

  盐场里建起经济开发区

  陈爱海:您讲了这么多做科研的经历,讲得津津有味,但是后来您不能做科研了,因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了,你被任命为开发区的管委会副主任。

  叶迪生:对。

  陈爱海:当时的开发区还是一片荒滩、盐碱地,在盐碱地上搞建设,招商引资,肯定很多故事讲起来也是津津有味的。比如最开始的各种难,到后来把经济开发区搞得红红火火。现在你觉得回忆起来当时有没有一种站在特别大的历史关头的荣誉感和历史使命感?

  叶迪生:我到了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吃一大惊,在塘沽那边是原来的长芦盐场的第三盐场,是准备废弃的盐场。我原来以为到那里去,也许有个工厂,结果一看,什么都没有。连一根草都长不了,都是晒盐,盐商,盐池子,卤水。我们走小路过去,还要特别小心,老员工告诉我们,千万别掉到盐坑里头。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遇到的困难是从来没有想象到的。第一,这个盐水要排出去,那里寸草不生,需要改良土地;另外水源从哪来,我们不能和塘沽抢水,整个天津是引滦入津,结果我们决定从几十公里外一个水库里重新引水到开发区。第二,开发区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开发区,我们提出了要建设具有国际条件的开发区的规划,当时社会上是“三通一平”,我们考虑是“七通一平”:通水、通电、通热、通燃气,还有道路平整等等。另外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排水管,当时规划排水站就考虑了一百年的历史,不管天津最大洪水、最大的雨量会有多大,我们一定要保证这个地区,永远不受水的困扰。

  陈爱海:眼光看得很远。基础设施搞好了,还要把软环境搞好。

  叶迪生:后来我们要尽快引进资本,引进企业。这样,我们就在软件上提出,项目是生命线,投资者是上帝。没有投资者,我们这一片土地就晾在那里晒太阳了。所以要尽快使这个土地能够产生企业,不是靠土地赚钱,而是在这里产生好的企业赚钱。

  当时招商确实很困难,我第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的一个冬天到香港去和香港人谈。人家说,不可能到天津来,天津那么远,气候又冷,广东珠江三角洲那边更方便。到泰国去的人回来,也说招商招不到。后来我们收到了启发,因为国家对全世界开放,重点是对发达国家开放,因为他们有资金、有技术、有市场。这样,我们提出了远洋战略、跨国公司战略,直接面向美国、日本、韩国,面向欧洲。

  当时中国的国际航班大部分只在北京有,上海很少,那么到了北京就很快到了天津。如果根据我们的远洋战略,跨国公司来投资,他们到北京后去深圳、福建,到那些特区去,反倒远了,到我天津来更方便。后来发生最大改变的就是我们引进了摩托罗拉。

  陈爱海: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展。

  叶迪生:从那开始,紧跟着引进了日本雅马哈、韩国三星等等,还有美国PPG油漆,飞机上的喷漆,还有瑞士的雀巢,基本都是很先进的跨国公司。当时我们提出来,一是以外资为主,因为我们自己没钱;二是以先进工业为主;三是以出口创汇为主,一定要给国家创汇。同时我们也提出来,要向猎人一样瞄准项目,要像猎豹一样扑向项目抢项目。项目不是等来的,是争取来的。然后提出了“一二三”发展模式,也就是在这个土地上“埋”了一块钱来发展基础设施,要引进两美元进来,一定要产出三美元,这样才能走向良性的经济发展轨道。

编辑: 杨璇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