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爱评论】刘积仁:六十岁 再出发

2018-11-13 11:37: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1月13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经济之声年度呈献《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辑,本期推出: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

  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左)

  刘积仁,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专业博士。他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大学科技园、第一个软件园、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软件公司、第一个国家计算机软件工程研究中心,是国家“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长寿企业要做好健康管理

  陈爱海:1988年也就是改革开放十周年的时候,您和另外两位青年教师,在东北大学的一间教室里,以三万元的经费,三台286电脑开始创业。当时在中国下海创业是非常罕见的,下海创业面临没有资本、没有资金、没有人才的困境,而且您做的是软件,当时可能很多人或者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软件是干什么的。现在回头看,当然您的选择是对的,方向是正确的,而且做出了很大的成绩。但在当时,做这样的选择,绝对是需要非凡眼光的,甚至需要孤注一掷的勇气。您在创业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现在回想起来还记忆深刻的难题,后来又是怎么解决掉的?

  刘积仁:因为那个时候,首先软件不被认为是商品,或者那个时候没有人买软件。我们都叫拷软件,就是你有什么软件给我拷贝一个,不用付钱。要把一个软件卖成几百几千块钱还是很难的;其次做软件的人也不多,那个时候软件产业还处在刚刚开始阶段,并不是所有的大学都有计算机专业,人才也有点困难;另外一个是资本,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没有资本。我们讲商业,要有人才,要有资本,要看好市场。一个看不好的市场,没有人才,又没有钱,怎么能创业呢?特别是我们还在沈阳创业。那个时候要卖我们的软件,人家先问你家是哪儿的,一听说沈阳的就完了,说沈阳人不能做软件,肯定做不好。那是十分困难的时候。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困难,培养了我们坚韧不拔,能够忍耐、不断地迎难而上、敢于面对挑战的精神。所以我经常感慨,事实上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拥有困难就是你的幸运,太顺利了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是因为我们生得不容易,长得不容易,活得不容易,才让我们今天感觉很自信,对未来更加充满了期待。

  陈爱海:正因为在创业的路上,不断地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所以改革开放四十年,您创业到今年是三十年,这么多年企业发展壮大,最值得拿出来说说的宝贵经验是什么?

  刘积仁:首先我觉得我们不管从事什么行业,对这个行业要有一个基本的认知,比如从事信息行业,像软件行业,全世界平均的寿命大概七年到八年,如果要从事餐饮业,你要知道开餐馆的可能三年到五年。每个行业都有它自己的规律,这一点很重要。就像我们一个人,如果你知道平均寿命是七十岁,你活到四十岁,肯定是自己没有照顾自己;你要活到一百二十岁,你就赚了,超值了。

  一个企业要有健康管理,也要对自己进行评估,也要对未来的生命延续做好准备。如果说今天东软超出了我们这个行业的平均寿命,走过了好几个七年了,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一定是在生命周期结束之前,就为第二个周期的开始做好了准备,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企业的转型,企业的变革。

  企业家能做的是“顺势而为”

  陈爱海:站在改革开放四十年这个时间节点上,我们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这几年所谓的东北经济失速,有一种说法叫“投资不过山海关”,还有一种说法叫“东北没有企业家”等等。您和您的企业一直在东北扎根,从东北起来的,在东北这块土地上发展得很好,作为您这样的企业家,我想您除了关心自己企业,肯定对刚才说的这些问题也有观察,有思考,有体会,也有感悟。对刚才说的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刘积仁:作为一个企业家,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应该说我们够幸运,在中国最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机会真是多,资源也很多,因为我们勇敢,我们在前面可能抓住了别人没有抓住的机会。而这样的一个机会,如果走到今天,是越来越难抓住了。我认为,企业家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如果做的事情跟一个社会发展的趋势不同步,就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如果有一次你和大趋势不同步,还赚了钱,那是你的幸运,你不能把那个看成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不能看成是永远的趋势,要学会见好就收,赶紧做一个对未来来说更好的事。

  陈爱海:我看到有一篇关于您的文章,大概是两年前写的,文章开头说,套用电影《一代宗师》里面的一句台词,如果人生有四季,那么六十岁的刘积仁好像还在热烈的夏天里。这句话我们应该怎么理解?

  刘积仁:我现在的心态,第一个,我觉得生命对我来讲变得更加宝贵了,希望做更多的事情。第二个,会经常跟周围的年轻人来比较,究竟谁年轻。而我现在每一天跑步五公里,我又开会又接受多家媒体采访,也没有觉得累。

  一个人的工作,需要经历、智力、脑力和精力,跟物理的年龄没有关系。有的人可能在年轻的时候,就老了,有的人老了还很年轻。因为生命宝贵,应该有很重要的追求,我未来的梦想就是在教育和健康这两个事业上,能够在我六十岁以后做出两个更让我满意的结果。

编辑: 杨璇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