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爱评论】孙宝国:科学无国界 但科学家有祖国

2019-01-02 16:56: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月2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经济之声《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本期推出:经济之声首席记者冯雅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科协副主席孙宝国。

经济之声首席记者冯雅(左)对话孙宝国院士(右)(央广网发 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 供图)

  孙宝国,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科协副主席。现任北京工商大学校长,兼任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会长等职。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和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4项。

  “开门七件事”都跟化工有关

  冯雅: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们现在都在讲很多关于改革开放对自己影响的一些故事。如果让您回忆您这四十年来走过的路,您觉得改革开放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孙宝国:改革开放对我最大的影响,我觉得是让我参加了高考,上了大学,后来从事了现在的工作。说老实话本来我也不想搞化工,希望偏向物理方面,但是高考我的化学考得最好。当年化学满分100分,我考了98分。因为这个,我被录到化工专业,后来也就一直是学化工、做化工,后来转到食品这个领域里,主要也是靠化工专业。

  冯雅:您从读大学到后来读硕士研究生,包括您去清华大学读博士,都跟化工有关,可以说您是我们国家化工领域的见证者、亲历者,那化工的进步跟我们的经济发展和美好生活有哪些关系?

  孙宝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化工产业由小到大、由大到强。规模上来讲,现在我们很多产业在国际上都处于最大的地位,化工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改变。我们现在进入了信息时代,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国家的芯片现在有的还不过关,芯片不过关背后是我们电子化学品的材料不够好,这还是化工的问题。日常生活当中的例子则更多,现在我们对我国的高铁感到非常骄傲,其实高铁所有的材料,我们能看到的,几乎都是化工或者跟化工有关的产业制造出来的。另外,飞机、汽车,包括服装,甚至我们日常的饮食都离不开化工。

  冯雅: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七件事跟化工有关系吗?

  孙宝国:跟化工都有关系。比如油,油的提取过程,有的是化学过程,有的是物理过程,像压榨,看起来是一个物理过程,压榨以后,有的油大家希望脱色一下,脱色其实就是化工过程;另外酱油、豆豉、甜面酱等,发酵的过程也是以化学化工为基础的,只是这个我们一般叫生物化工,或者叫生物工程,最后解决问题还要是化工的手段。

  该不该对食品添加剂“谈虎色变”?

  冯雅:说到食品和化工的关系,很多人都会想到食品添加剂。现在我们一说到食品添加剂,就有一种“谈虎色变”的感觉。

  孙宝国:在食品当中加食品添加剂,首先是为了改善食品的质量,提升它的质量,改善它的色香味,有时候是为了防腐、保鲜。之所以很多人对食品添加剂感觉到比较恐慌,其实是因为有相当多的人不知道,到底什么是食品添加剂,一提食品添加剂,很多人就想到三聚氰氨,三聚氰氨是添加剂,但不是食品添加剂。添加剂跟食品添加剂是两个概念,添加剂的概念大,食品添加剂的概念小。比如汽油里,有汽油添加剂,水泥里有水泥添加剂,塑料里也有塑料添加剂,涂料里面有涂料添加剂。食品添加剂只是众多添加剂当中的一种。三聚氰氨、苏丹红等,从来就不是食品添加剂,把它们用到食品里,一定是违法犯罪行为。

  另外,食品里加的食品添加剂,世界各国都有严格的控制和管理,必须得到政府的许可,明确规定哪些食品添加剂可以用在哪些食品当中,最大用量是多少,或者说最高的残留量是多少。

  冯雅:既然是食品添加剂,那就说明它是安全的,能够这么理解吗?

  孙宝国:应该这么讲,合法使用的食品添加剂都是安全的,有的对人体健康还是有益的。举一个例子,中国人都知道的卤水豆腐,卤水的主要成分是氯化镁,镁本身就是人体必须的一种微量元素,所以我们吃卤水豆腐,无意间还补充了镁,但如果说我们的卤水不用来点豆腐,而直接用来喝了,那就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

  食品安全科普也要从娃娃抓起

  冯雅:您和9位教授一起编写的一本书叫《躲不开的食品添加剂》。这本书是一本科普书,也就是说他是适合小朋友看的吗?

  孙宝国:这个书也不都是给小朋友看,更重要的是要给小朋友的家长看,同时小朋友看也是能够看懂的。

  冯雅:您觉得像我们国家的食品安全科普教育,目前做得到位了吗?

  孙宝国:这方面的科普宣传还是太少了,尤其是我们一些大的专家应该多做科普。虽然不见得大的专家就一定讲得好,但是大的专家的影响会大一点。举例来说,大约是1976年左右,华罗庚教授推广优选法,他在全国组织推优小分队,那时候我正在上高中,小分队到我们公社去。他这个报告对我的影响很大。后来我在科研当中也不自觉地把这些东西贯穿进去。我觉得食品安全的科普工作,也应该从娃娃抓起,这确实非常重要。

  “想做亿万富翁就别去搞科研”

  冯雅:1999年和2000年,您连续两次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这也是我们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五大奖项之一。您认为,科技成果如何同国家需要、人民要求、市场需求结合起来?

  孙宝国:我们说,科学无国界,但是科学家有祖国。中国的科学家必须首先解决中国所面临的一些基础科学问题。我们现在有哪些问题没有解决,哪些问题国外解决了我们还不行,我们有的是跟跑,有的要领跑,要尽快地实现从跟跑到并跑到领跑的转变。这个过程绝对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你选择了搞科研,你就选择了吃苦。人的智商没有太大的差别,就看你的投入,只有你把别人休息的时间、娱乐的时间拿出来,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你才能取得跟别人不一样的成果。

  冯雅:只要能吃苦,智商反倒没那么重要,我觉得您这是在对年轻的科研工作者提希望和要求。我们新的科研工作者,需要具备哪些品质?

  孙宝国:最关键的是要脚踏实地去做,要淡薄名利,当然你把成果做出来以后,也会得到一些你该得的名,该得的利,但是要把这个放在次要的位置上。我曾经跟我们组的老师,包括我带的学生讲,‘你要做亿万富翁,你就别去搞科研’,当然也不是说搞科研的当不了亿万富翁,个别的还是有的。你要想当一个好的科技人员,包括大学当一个好的教授,你就不要想着当亿万富翁。

 
编辑: 赵亚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