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爱评论】薛正华:人工智能可以跑赢巴菲特

2019-04-07 15:15: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4月7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新时代,新金融”特辑本期推出: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长薛正华。

  薛正华,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长,中国计算机学会高级会员、大数据专业委员会委员,微软优秀学者。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曾在中科院、百度等知名学术机构和互联网公司任职。

  金融行业拥抱人工智能是大势所趋

  陈爱海:自从4000年前诞生于古巴比伦以来,全球的金融行业发展离不开技术的进步,今天全球最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正在融入有4000年历史的金融行业中。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可以发挥哪些作用?

  薛正华:首先人工智能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可以认为它是下一代工业革命的重要核心驱动力。人工智能不仅仅在金融产业,在很多产业都发生催化剂的作用,助推这些产业不断发展。比如在在线广告这个行业里面,像谷歌、Facebook其实他们早就已经在使用人工智能技术了,很多年就已经开始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技术,做用户画像、精准推荐等。

  观察一个行业会不会尽早地拥抱大数据或者人工智能技术,首先要看这个行业的数字化程度怎么样。我们发现,数字化程度越高的行业,它拥抱人工智能就越快。当下人工智能技术核心的基础是大数据,哪个行业数据越规整,数据量越大,它就会率先迎接人工智能。我们相信在这些产业里面,金融产业是具备这个特点的,所以AI在金融的应用会率先崛起。其实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在银行、保险、证券这些金融领域,包括最近几年在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已经在全面地使用AI技术了。

  陈爱海:一方面,金融行业采用人工智能,具备了比较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金融行业跟别的行业比起来,更需要去拥抱人工智能。目前来看已经有深度应用的主要是哪些方面?

  薛正华:其实过去各行各业,我们都是在学习西方,特别是学习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验,但是特别是最近几年我们发现,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中国在某些地方开始领跑全球了。比如在金融领域,中国的支付是全球领先的,而且中国以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代表的这些企业,已经不仅在国内把整个支付做起来了,同时在海外他们也已经打造了很大的市场,包括东南亚很多地方,包括日本、欧美,支付宝都进去了。而支付又是金融的核心基础链条,所以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陈爱海:在其他方面,像智能投顾、智能保险方面呢?

  薛正华:这些方面我觉得领跑还谈不上,但是我们起码是跟世界保持同步的。智能投顾这块,其实最早也是硅谷那边的一些企业在率先尝试做这些事,当然我们国家也有一些部分企业在做,但是目前看,规模还没上来;智能保险这块,我们国家保险公司的创新力非常强,他们也在开发各种个性化、定制化的创新保险业务,这块我们走得也挺快的。

  人工智能防风险:比你还了解你自己

  陈爱海:我们都知道金融业一直是以高风险著称的,它确实跟每个人的钱袋子相关,跟每个企业的钱袋子相关,跟整个国家的钱袋子相关,所以这里面的风险非常引人注目。人工智能在金融防风险方面的作用,我想是值得重点展开说说的。

  薛正华: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有很多方面的应用,比如可以帮助设计个性化、定制化、差异化的产品,比如可以帮你营销,通过用户画像,通过对营销渠道的量化评分等,帮助你更好地挑选出好的获客渠道,也可以帮你提升服务质量。比如现在金融领域,很多电话营销或者电话催收,都是机器人上了,不是人在做了。

  人工智能它有很多好处。第一,永远不会说出来违规的话;第二,成本很低。人工智能应用在其他行业的也不少,比如产品设计、获客、客服、提高内部管理效率等,在其他行业也是一样的,但是唯一有一块不一样的就是风险控制,这是金融所特有的。判断一个金融服务机构能力的核心指标,实际上就是它的风险管理控制能力。人工智能在这方面可以发挥特有的作用。比如信贷领域的人脸识别技术,过去我们去银行办业务,拿身份证复印件,然后去柜台,现在都不需要了,在授信的时候只需要让你用手机拍张照片,对着手机镜头点点头、摇摇头,证明你是个活人,你不能拿照片骗他,然后再拿这个身份和身份证进行比对,判断这个人是不是身份证那个真人。这就非常简单,通过手机就可以立刻完成,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不去银行办理业务,因为办起来更加方便了,没必要去了。

  另外,包括声纹的检测,也就是对你声音的检测;包括利用大规模的知识图谱判别欺诈概率。比如把周围和你有关系的这些人都放在一个大的图谱里面,看看你周围这些关系人里面,逾期不还款的人多不多,或者进入黑名单的人多不多。如果多,说明你的逾期概率可能也有点大。

  总之它通过这些技术进行风险把关。把钱借出去不难,但问题是能不能按时还回来。人工智能可以根据你的各种数据判断你的还贷能力,然后判断你能不能如期还钱,有没有潜在的不还风险。它甚至可以根据你所在的公司、行业、你的学历等看你的整体情况怎么样,判断你有没有失业危险。通过一系列的信息,甚至往往是你自己都看不见的信息,计算你这个人的偿还能力怎么样。通过这些技术综合分析之后,很有可能它比你自己更加了解你的资金偿还能力。人有一定的主观性,它没有。但这里面的前提是,数据的维度要足够多。比如身份证是最基本的,你有没有人民银行征信报告,如果有,获批的概率就比较高,获得的额度就比较大。再比如,公积金、保单、电商淘宝、京东数据,它看看你的消费记录,就能判断你这个人是不是会乱花钱,或者你买东西的品位是高是低,通过这一系列的数据做出综合判断。在某种程度上说,只要你给它的数据维度足够丰富,人工智能它比一个信贷员判断的准确度更高,因为它没有任何主观因素在里面,更科学、更客观、更精准。

  AI技术是解决金融乱象的有力武器

  陈爱海:现在互联网金融方面很多乱象也让很多人头疼,如果人工智能真正大规模地应用到互联网金融领域,能不能把这些互联网金融方面的乱象逐渐地消除掉?

  薛正华:这又是个非常好的问题。首先,我认为人工智能不仅仅在金融领域,实际上在很多领域,人工智能都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比如在物流行业里,很多物流园区现在已经开始采用无人驾驶取货、分拣、抓货。互联网金融里的乱象有没有可能利用AI去解决?我认为AI是解决这些乱象非常有力的武器。

  现在从事互联网金融的一些企业,它们存在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这些企业家们在早期创立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时候,风险意识不够高,忽视了可能面对的风险挑战。以往人不用去见面,不用做调查就可以让对方拿到钱,这是非常不可想象的事情。它符合互联网精神:简单、快、便捷,但是它跟金融的性质是相反的,金融要的是严谨,所以大家一开始就把规模做得很大,跑得很快,但是这里面的坏账率很高。坏账率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欺诈率很高。

  金融风险里面分两个:一个是信用风险,一个是欺诈风险。欺诈风险就是说,我借钱的时候就没打算还。

  陈爱海:信用风险是我想还,但还不上。

  薛正华:对,信用风险是我想还,但我确实还不上了,我家庭可能出了问题。其实在美国说欺诈风险不到10%,就是10个人里面,9个人没还钱是因为还不上钱了,而不是不想还钱。因为在美国欺诈成本太高了,你只要敢欺诈一次,以后各方面都会受到很多限制,因为你的记录都保存着;但在中国不是这样的,中国目前的违约成本比较低,特别是在互金领域,因为他的欺诈行为不进人民银行的征信记录,所以他就肆无忌惮。有些人经常在多家公司里面借钱,而他的偿还能力完全没有,借完之后他也不还,不还反正也没有什么人来制约我,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解决问题?

  当然我们也看到,已经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大规模地利用人工智能的手段、利用大数据,在放款之前就已经识别出来你是不是欺诈型用户。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把用假身份证做欺诈的人挡住了。包括利用深度学习技术做量化评分,根据社保、公积金等各大维度的数据对你进行打分,判断你的违约概率和偿还能力。

  陈爱海:这实际上也是新时代面临的新问题,互联网金融没发展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迫切地要把人工智能运用到金融领域来,但现在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各种新业态、新模式出来了,如果还采用老一套办法,要遏制互联网金融乱象,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业界还有个判断,“人工智能+金融”正在取代“互联网+金融”,您看这种取代过程目前已经走到哪一步?

  薛正华:我觉得不存在取代这一说,因为这两个说法本身是不同的表现方式。互联网是一种业态的范畴,人工智能更多的是一种技术范畴,两者不存在谁取代谁的问题。人工智能再发展,它的整个模式还是运转在互联网上的,有了互联网这个基础,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能够让整个金融流程变得更加简捷方便,或者让风控做得更好,这是另外一回事。

  陈爱海:未来“互联网+金融”和“人工智能+金融”,应该是会长期并存下去的吗?

  薛正华:我觉得是长期并存的。现在互联网已经无处不在了,我认为AI技术的渗透也会无处不在。

  陈爱海:如果离了互联网,AI其实也是无从谈起的。

  薛正华:也是不存在的,因为没有连接起来,怎么做AI呢?没有办法做。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人都没办法通过APP来借款,哪来的人工智能呢?

  陈爱海:反过来说,如果没有人工智能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也是有局限的。

  薛正华:是的,比如如果没有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人们又不得不回到线下去贷款,因为线上没有办法控制风险,所以也是不行的。

  人工智能可以跑赢巴菲特吗?

  陈爱海:关于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它的发问,问得有点意思。文章中有句话说:阿尔法狗都击败李世石了,德州扑克AI都血洗专业牌手了,那么金融AI跑赢巴非特的日子还会远吗?您看这个日子还会远吗?

  薛正华:我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个话题。首先这个事情没有办法去证明,因为巴非特取得这么好的战绩,其实跟他所处的时代,还有他所处的环境都是相关的。如果非要做一个判断,我认为从逻辑上来讲,AI是可以跑赢巴非特的。因为AI可以更加全方位地考察一个东西,另外它的计算能力和逻辑推理能力都是比人更加强大的。

  但是,现在AI面临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就是它的数据获取并不是没有限制的,实际上有很多数据它拿不到手里,这是一个主要挑战;再一个,数据质量也非常重要,如果这些数据都是真实的、高质量的,那AI训练起来是非常快的;但是如果数据本身是经过层层包装、层层加工,不是原始、真实的数据,那么把这些数据给了AI之后,AI就会作出更加愚蠢的判断,这就是大数据里面经常讲的一句话,你给他输入的是垃圾,他吐出来的也还是垃圾。

  陈爱海:我想到的是另外一个方面,到时候如果每个人都用AI投资理财,那么每个人都能跑赢巴非特,实际上每个人又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薛正华:是的。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很多基金实际上都是通过机器量化进行交易的,人已经是少数派了,大部分是机器,像高盛这种投资机构以前是上百人的分析师团队,现在就剩下几个人了。在中国也一样,中国很多大行大批量招聘的是研发工程师,而那些传统做分析的人,慢慢地在不断缩减。因为普通人肯定是做不过机器的,特别是随着数据量的增大,计算能力的增强以及人工智能技术本身的发展,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显。

编辑: 高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