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远见】警惕!“知产流氓”盯上了“新经济”

2019-08-18 22:27:00来源:央广网

  【本期话题】:千万粉丝网络红人维权引发关注;批量物色目标、恶意抢注、高价勒索;皮包公司花式敛财,反诈骗人士揭露“知产流氓”“套中套”。网络IP经济规模高达万亿,“知产流氓”的行为影响几何?钻了国家政策的哪些空子?如何阻止恶意抢注的灰色产业继续蔓延?经济之声《远见》栏目本期话题——警惕,“知产流氓”盯上了“新经济”。 

 

 

  据国家统计局核算,2018年全国“三新”经济增加值为145369亿元,占GDP比重的16.1%。作为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IP和内容创作者,带动产业经济规模超过万亿。

  这个数据并不夸张。广告、电商等领域,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早在2016年,视频创作者Papi酱的第一条广告达2200万;电商主播“薇娅”,曾在新店铺开张时靠直播吸引150万人,完成7000万销售额;广西农村妇女“巧妇9妹”拍三农生活视频,聚集千万粉丝,年收入过千万,每年还能帮全村卖出300万斤水果。

  国家为鼓励新经济发展不断简政放权,尤其在商标领域。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我国商标注册量为351.5万件,同比增长68%,平均每5.2个市场主体拥有一件有效商标。商标注册平均审查周期已压减到5个月以内;注册成本不断下降,最基础的仅为300元。不过,这些政策利好也让做着“恶意抢注商标生意”的灰产公司搭了“便车”——从去年底开始,一场针对网络IP创作者的“商标围猎”就开始了。

  “敬汉卿”“手工耿”等千万粉丝作者被抢注:谁是“李鬼”?

  22岁的敬汉卿,是一位名字独特、脑洞大开的视频创作者。“一个打火机能打多少次”“各种罕见的食物吃起来是什么感觉”——凭着这类满足“陪伴、尝鲜、有趣”的生活类视频,敬汉卿在B站、抖音等平台上拥有过千万的粉丝。

  不久前他被告知,他的名字已经被一家公司抢注为商标。对方通过邮件说,已在今年2月底成功注册“敬汉卿”的商标,用于第41类提供视频点播服务、娱乐信息等范围内使用。

  敬汉卿说:“说我在今日头条、微信等平台上使用‘敬汉卿’这个名字,侵犯到他们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希望我们及时整改,否则会委托律师发函各大平台,查封敬汉卿相关账号。”

  

  抢注商标者向敬汉卿提供的邮件截图,展示商标注册证

  敬汉卿随即发布视频,怒斥这种恶意抢注行为,引发网络和舆论关注,评论数量超过1800万。

  2018年底,一个叫“手工耿”的农村铁匠火了。凭借“螺母加特林机枪,能弹碎鸡蛋的脑瓜崩助推器”等奇葩发明,“手工耿”在全网收获近千万粉丝,被中外媒体广泛关注。

  成名后,耿哥给当地手工艺市场招了不少生意。正当他开始着手当地农产品售卖和琢磨特色服装品牌生意时,却发现“手工耿”被抢注了。

  手工耿表示:“我申请了十几种商标,发现有人已经开始注册‘手工耿’商标了,包括网上教育、手工产品之类的。结果他的商标下来了,我申请的被驳回了。我在商标局提异议,花了很多钱。”

  在敬汉卿、“手工耿”的事件曝光后,抖音、B站等平台的数十位网络创作者和知名博主相继发声,表示也遭遇恶意抢注商标,领域涵盖汽车、三农、美食、游戏等。

  暗访抢注乱象:“前店后厂”打掩护,咬定是“自家创意”

  按照敬汉卿等被侵权人的线索,记者找到了注册其姓名商标的公司。这家位于安徽的“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成立于2017年,主营业务是电子产品批发和零售,但却申请了100多件商标,横跨10多个类别,名称涵盖当下三农、文化等多领域的知名博主。其在网上公示的多个电话均为空号。

  

  敬汉卿提供的抢注公司邮件回复

  不过,记者发现所有被注册商标的代理机构都是另一家位于江苏苏州的“光华知识产权有限公司”。另据敬汉卿透露,对方曾给过一个汇款账号,名字也指向这家公司。多番尝试后,记者联系上了公司负责人。对方十分警觉,以“风头紧”为由挂了电话:“你要跟我见面干嘛?你要买商标吗?做这些东西跟政府打交道烦得很,想要赚点钱是那么容易的吗?现在外面的客户不接了,烦得很!(挂断)”

  抢注“手工耿”商标的是河南新蔡县新奕商贸有限公司,他们注册的“手工耿”字样的9类商标,包括金属加工、互联网内容、广告销售等领域。商标申请日期集中在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恰好是“手工耿”密集受到中外媒体关注的时候。

  记者以求购商标的名义辗转联系到这家公司,负责人很警惕,多次强调商标是自己的创意。

  记者:我们想拿“手工耿”的商标,服装类你给注册了?

  负责人:我这边也有服装厂。

  记者:你们这边是“手工耿”本人吗?

  负责人:不是,不是。我跟他没关系,这名字是自创的。

  记者:商标拿到了么?

  负责人:还没,年底吧。

  记者:怎么跟他重名了?

  负责人:不是重名。我们东西都是手工做的——所以叫手工耿,没想到和他重名了。

  成规模、有组织,商标抢注灰产遍布全国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恶意抢注商标的公司堪称“疯狂”:知产局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河北邯郸开发区邯梦贸易有限公司竟然申请了949件商标。

  成规模的“商标抢注”公司在组成灰色产业——这些公司分布在安徽、深圳、河南等地,批量申请IP商标,成功后再向权利人要求有偿转让;或等权利人自己上门谈,否则将进行“维权索赔”。从去年底开始,他们把目标瞄准了互联网内容创作领域。

  深谙流氓知产行业,但不便透露身份的反诈骗人士“大漠”告诉记者:“这个灰色产业链的前端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这种公司的注册资金很少,直接注销或申请破产都无所谓,不会影响任何的经济利益。它们的幕后是相对比较大的知识产权公司,在远程操控这些小公司。”

  

  河北一家公司竟然申请了949件商标

  恶意抢注商标的灰色产业链不断翻新套路,目前已经形成了皮包公司、知识产权代理机构相互配合、花式敛财的格局。对于内容创作者的知识产权、肖像权造成侵害,受伤的还有互联网平台经济。哔哩哔哩运营部运营总监皮力说:“我们在2018年上线的创作激励计划,仅这一个计划全年投入过亿。类似侵犯创作者的案例,对于整个生态危害巨大。”

  反诈骗人士大漠算了一笔账:“正规注册一个商标需要半年或一年,你可能只赚到一两千。流氓公司向每个创作者勒索4万到5万,顶他们做几十个正规商标了。你说这生意让人怎么做? ”

  反诈骗人士揭露商标流氓公司“三板斧”

  通过调查,大漠介绍了商标流氓和灰色产业的通常套路:

  1、流量平台榜单上找目标,“准头部”成重灾区。大漠透露:“每一个自媒体平台都会有榜单,他们会选择榜单50名到200名的中v和小v下手。为什么要对这类人下手?这些人一般都还没有正式的经纪公司或者是法律团队,所以这种自媒体创作者一遇到律师函警告就懵了。”

  2、迅速注册快速转移商标。“注册下来后,商标迅速合法转让到下一个公司,接手的公司就不需要证明被侵权的内容作者有影响力,利用国家申请和转让商标上提供的便捷性”,大漠说。

  3、发起商标侵权索赔或提出有偿转让。商标流氓抓住了内容作者的两个“软肋”:(1)如果打官司,创作者很难在法律上证明“自己很有名”(2)流氓知产公司远离一线城市,内容作者打官司要“原告就被告”(所在地),耗不起经济和时间成本。

  即便有强硬维权者,流氓公司还会设立“套中套”:称无偿转让商标,但要求作者签署“保密沉默”协议:之后再让作者陷入民事纠纷。大漠说:“根据协议,你必须‘闭嘴’。这些公司会叫第三方的‘水军’到处发文抹黑你,你只要发文讲话解释,就是违约。他们就会继续起诉你‘违约’。 ”

  此外,为什么流氓商标公司总会以“商贸公司”“电子公司”的名义出现?一个商标注册成本两三百元,正规商标代理行业如何生存?灰产的出现是否会让“劣币驱逐良币”?

  北京资深商标代理人赵春春说,正规的商标公司和代理人通常会以给企业服务为主,对商标设计、前期申请策略、申请后的商标保护策略提供专业意见和服务;收费不低,受到的相应法律、行业的约束也大。

  在北上广之外的知产市场,相对优质服务对象和标的数量不足,正规商标所的发展面临很多压力,一些从业人员会动“捞偏门”的念头,同时用“商标所”以外的身份,规避行业监管。

  国家重视“恶意抢注”,行政、司法双管齐下打击“商标流氓”

  毫无疑问,恶意抢注商标的灰色产业链接下来将面临的是一张各方联动、疏而不漏的大网。国家知识产权局近日印发文件,重点整治“黑代理”和“代理非正常申请”等不法行为。

  西瓜视频、哔哩哔哩等多个平台也在本周回复称,已组建法律专业团队为自媒体创作者提供全方位的商标维权支持。同时,还会在平台机制上,做系统权利教育等事前预防措施。

  在司法方面,知产“碰瓷”的成本将大大增加。今年11月1号,最新修订的《商标法》将落地实施。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徐静说,本次修订的突出亮点是对恶意抢注行为加强了行政处罚和司法处罚的力度:“修改后的第四条增加了一款叫‘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对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根据情节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实际上在过去,这一块没有这样进一步的规制。现在,相当于是赋予了行政机关相应权限。 ”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可“流量”的经济属性,司法改革将助力打击“知产流氓”

  在司法执行方面,“网络IP作者”维权困难,苦于难以证明自己“有名”和打官司时间、经济成本大的“痛点”也在不断化解。

  针对互联网经济“流量”的特殊属性,以及近年来网络知识产权纠纷激增的趋势,2017年开始,杭州、北京、广州三地相继开设互联网法院,主要针对网络流量平台的知产纠纷。

  

  北京市互联网法院院长张雯接受经济之声采访

  北京互联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张雯介绍,司法实践中认可流量、点击率、IP等新经济元素的价值。同时,新技术的发展、更多此类司法判例和参考数据,将为新经济知识产权提供更多便利和保障。“流量在一定程度被认为是‘虚拟财产’,是网络财产的重要数据指标,这是我们对‘真实流量’的态度。互联网法院的设立,恰恰回应了网络时代的司法需求:立案、送达、宣判、订卷,全部是在线上,我院3万件案件没有一本纸质卷宗;技术延伸甚至可以利用手机出庭、打官司,甚至异地、国外也可以。这是互联网时代一种新的司法改革的尝试。”

编辑: 许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