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企业家夜读|谭文清:拥巨富而死者,耻辱

2018-08-02 16:06:00来源:央广网

  请戳音频收听详细内容!

 

  导读:2018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全新推出《企业家夜读》,这是一档面对企业家群体及关心关注这个群体朋友们的阅读朗读节目。每周日晚九点,我们都会相聚在电波里。本期做客《企业家夜读》的,是以诺教育董事长谭文清。

  谭文清,浙江大学工程机械学士、管理工程硕士,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叮诺科技、以诺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爱康国宾联合创始人。浙大毕业后留校任教,后转身金融业拼搏二十多年,投资的爱康国宾、泰和诚医疗、我武生物等9家公司成功上市。2013年创办“以诺教育”,2017年创办“叮当问财”,他希望通过视频、音频、人工智能等互联网手段,建立一个公益性质的平台,向更多的人普及财富知识,创造财富价值。

  《财富的福音》

  ——安德鲁·卡内基(美)

  在经济力量的自由作用下,那些拥有经营才能的人,必定会迅速获得远远超过其自身正常消费的大量收入,这是一个规律,对人类也是有益的。

  只有三种方式可以处理剩余财富:第一种是留给家族后代,第二种是遗赠给公共事业,最后一种是由财富所有人在有生之年妥善处理。

  第一种方式最不明智,遗产绝不是孩子们的福利,而家庭的荣誉,才是激励他们有所作为的福音。

  第二种处理剩余财富的方式,即去世时将财产留作公共用途,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些遗产的使用只是成了他的荒唐行为的纪念物。花钱与赚钱一样,需要高超的才能,唯有运用得当,财富才能真正对社会有益。

  最后只剩下一种处置巨额财富的方式,其实这是富人不可推卸的责任:为社会树立一种简朴的、不事张扬的人生样板,并当仁不让地承担起财富的管理职责,依据自己的判断将钱财用于对社会最有益的事业。

  阻滞人类进步的重大障碍之一,就是滥施布施,慈善捐助的首要原则应该是帮助那些奋力自救的人一臂之力。

  生前有时间理财,却在身后留下巨额财富的人,将没人哭泣,没人尊重,没人怀念!不论他带不走的那些钱财,最终被作何用处,公众对这种人的结论将会是“拥巨富而死者,耻辱!”以我之见,这就是有一天能够解决贫富差距问题,关于财富的真正福音,而且会让地上和平、善在人间。

  花钱和赚钱一样要有智慧

  在今年的春节前,我一个多年的朋友,他说文清我推荐你看一本书,就叫《财富的福音》。

  这本书里面有一个简单的卡内基的自传,他的确是出身贫寒,全家移民到匹兹堡,卡内基觉得必须要学点本事,就找到了一个新兴的行业——去铁路上学发报。他自己勤学苦练,发报技术特别好,得到局长的赏识,开启了全新的人生。在创业过程中其实他遇到很多挫折,但是每一次遇到挫折的时候,他起的念头不是怨天尤人,说怎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而是怎么样通过这样一个挫折、逆境去获得转折。

  大家熟知的,他是一个“钢铁大王”,当时是美国的首富,他80多岁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把4.8亿元财富中的3.6亿元全部捐出去了。最了不起的是他不仅写了这本《财富的福音》,他自己在余下的生命岁月中,一直在实践他的“财富的福音”。

  我觉得这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方向。第一个就是财富的传承。咱们中国人一直是重孝道,同时也重家族传承,都是把钱留给咱们的孩子,这是我们多年的一个传统。在这本书里面看到,欧洲也是这样,其实这是人性。因此卡内基就看到了这一个事实,把大量的财富留给子女是最愚蠢的一种方式。当你把财富留给孩子的时候,孩子他一出生,就没有一个奋斗的目标,只剩下人生的痛苦的另外一极,就是“无聊”。“无聊”一定会让他尽快地挥霍,然后就是浪荡玩票,最后走上穷困潦倒、非常悲惨的一个结局。

  第二个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如果你一堆财富传给子女不是最好的方式,还有一种就是一直留着,他有一句话叫做“拥巨富而死者,耻辱!”当你死的时候你有一堆钱,没有把它派上用场,这是一种耻辱,为什么呢?他说,花钱和赚钱一样是需要有智慧的,你之所以能够把钱赚到,其实你具备这样的能力和才华,那么你责无旁贷地要在生前就把这个钱花好,为社会、为子孙后代去造福。

  阅读陪我度过人生的至暗时刻

  我看书大概是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功利型,就是需要啥就看啥。比如我从去年开始,准备做“叮当问财”,想培养一个人工智能理财小管家,我为了这次创业,需要恶补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这些东西,我两个月时间差不多看了60本书,平均一天2本,有的书看得很快,但是我觉得也非常有用。

  还有一种是陪伴一生的。可能这本书你拿起来读一会,很难一口气读完。比如我在复旦的哲学教授推荐我去看《人类思想史》,包括《从火到弗洛伊德》,从最早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到中国各个年代的先哲们的这些思想。我相信2000多年前这些人是不认识的,那时候几个大陆之间是没有交流的,但他们居然都想到了同样的问题,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了类似的一些发现和那些人类智慧的闪光点。这些书我觉得一辈子都要读,而且往往是遇到问题了,有痛苦了,回来以后自己在灯下读一段能够滋养你自己的文字,真的能找到智慧,找到人生的启迪,我觉得是最好的一个礼物。

  第三个层面,读一些有趣的、特别值得读的小说,包括一些经典的名著,它经历了人类历史长河的磨砺。比如《基督山伯爵》,第一次读是在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看得特别快,都是通宵,很快就把这本书读完。当了父母以后,为了激励我儿子,后来我就带着他一起去看《基督山伯爵》。如果你喜欢一个作家,可以顺着这个作家把他的作品再读一遍。比如我去年读了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他的文笔太棒了,所以我就把毛姆后来的《人性的枷锁》再读一遍。

  对我人生,我觉得最珍贵的一个礼物就是弗兰克的那本书——《追寻生命的意义》。当时是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边,他们全家都没有了,弗兰克是唯一幸存的。他说纳粹可以折磨我、威胁我,甚至随时剥夺我的生命,但是他没法剥夺我的思想的自由,我还是可以用我的脑子去写书、去看书、去听音乐。当时刚好是我人生的一个低点,是我的至暗时刻吧。看到这本书,它真正点醒我的,就是当你去面临生命中无法逃避的痛苦的时候,你必须要去经历这种痛苦,它本身就是你生命的一个意义。我们每个人都会碰到问题,这个时候你就说这是我该面对的,这就是我要去经历的,它就是我的生命意义,你可能就能解脱出来。

  当你的心和脑合一的时候,你的智慧一定会把你带到对你最有滋养、最有价值的一本书上。不管这本书是哲学还是文学,它一定能够滋养你。

 

 

  让财富知识普惠更多人

  我从爱康国宾去了东方富海,在投资机构做了几年合伙人我就退休了,休息了半年发觉还得做事,当时第一选择就是做教育,真的是源自于家庭的影响。我们家是三代当老师的,我爷爷是当校长,我父亲从复旦毕业一直当老师,我和我妹妹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都是老师,当老师给我留下一个很深的人生印记。

  我是学理工的,我们从小到大处理人生的挫折、情绪上的问题,没有人教过,也没有人来帮你,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去舔伤口。后来我们以诺教育除了给学员做实业到金融投资的转型、投资理财的课程以外,我们还有非常多的类似心灵成长的一些课程,它运用了很多管理学、心理学,还有一些行为科学、认知心理学的东西。它让我们更加有洞察力,更能够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一个状态,让我们有勇气去面对事业上的挑战。

  我们有个沙漠行走的公益项目,叫做“大漠心征途”。很多人走过沙漠,但是没走过三天,真要走三天沙漠,你才知道什么叫无可奈何,什么叫筋疲力尽。尤其爬沙山的时候,上去一步下来两步,因为沙子是流动的,慢慢地去让你精疲力尽,特别考验你的意志。

  不是说有钱人或者企业家,只有他们才需要,是每个人都需要,哪怕你只是一个刚刚工作的“小白”,我们也希望用公益的方式能够让更多的人走进来。以诺那种小班制的、深度的教育方式成本很高,后来我从去年开始做叮当问财,就是想把这么多好东西,变成视频、音频,用一种很便宜的,或者干脆就是免费的方式,给更多的人带来价值。

  我们做教育的人,最重要的绝对不是学员的数量、学费的收入,而是每一次课堂结束的时候,学员在离开你的时候,眼睛里边闪亮的东西,那是我们每一个教育工作者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滥施布施还不如把钱扔进大海

  钱本身是中性的,而钱背后的这个人决定钱的属性。我对财富的理解:第一它是一种能力,因为你努力了,去办了一个企业,有机会获取财富;第二个还是有运气,我们这一代人真的是要感恩的;第三个是,财富对你来讲意味着一种责任。

  129年前的卡内基,用他自己的人生财富,用他自己的生命智慧,响亮地喊出了一句口号——“拥巨富而死者,耻辱!”因为他自己也绝对是这样做的,他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散尽亿万家产,把他的钱全部捐出去了,但是我们现在每一个人都在怀念他。

  改革开放40年,财富在一代人手中有了很大的积累。那么我们真的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去花好这个钱。掌管财富的这些高净值的人群,他们责无旁贷,他们要学习卡内基的智慧,运用他们在企业管理、投资的才华和智慧,能够更有效地去做公益、做慈善,而不只是大笔一挥,把这个钱捐出去了。赚钱靠能力、靠运气,花钱绝对是靠智慧,我们希望能够影响到这些掌管巨额财富的人,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减少贫富差距。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如果你是滥施布施,你有钱了以后就到处撒钱,那还不如把这个钱扔进大海里。还有一种公益,只要你认认真真地做工作,我就一直给你工资,那种工作的人,他找到了一种尊严感,找到一种被社会需要的价值感,他们的人生就越来越幸福。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有智慧的。

  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很多人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中积累了财富,但现在就面临着怎么样把这个财富运用得当的一个问题。

  公益慈善绝对是从身边开始做起的,不是说非要花钱去捐款才叫公益慈善。你看到你一个同事今天心情不好,特别需要帮助,包括你的同学考试没考好,你过去拍下肩膀,说“走,我们玩球去”,举手之劳,那就是一个伟大的公益慈善的种子。

编辑: 张潇祎

企业家夜读|谭文清:拥巨富而死者,耻辱

谭文清,浙江大学工程机械学士、管理工程硕士,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叮诺科技、以诺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爱康国宾联合创始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