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企业家夜读|张跃:纯洁是大自然给人类永远的忠告

2018-08-17 14:31:00来源:央广网

  请戳音频收听详细内容!  

 

  导读:2018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全新推出《企业家夜读》,这是一档面对企业家群体及关心关注这个群体朋友们的阅读朗读节目。每周日晚九点,我们都会相聚在电波里。本期做客《企业家夜读》的,是远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跃,他朗读的是法国19世纪知名作家雨果的小说《九三年》的一个片段。

  张跃,远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1960年生于长沙,曾从事教育和图书馆工作。1988年创办远大,主导集团所有产品研发,发明了超过300项专利技术。在2011年被联合国授予“地球卫士”,2013年被世界高层建筑学会授予“年度创新奖”。

远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跃(现场摄影 张大战)

  《九三年》

  ——维克多·雨果(法)

  大自然是无情的,她不同意在人类的丑恶行为面前收回她的花朵、她的音乐,她的芳香和她的阳光;她用仙境的美丽和人间的丑恶的对比来折磨人类;她不肯开恩拿掉蝴蝶的翅膀,拿掉鸟儿的歌唱;人类不得不在残杀、复仇和野蛮行为进行着的时候忍受那些神圣的美好的东西的注视;人类无法逃避温和的宇宙的无限谴责,也无法逃避蓝天的深怀敌意的宁静;丑恶的人类法律不得不在永恒的美丽面前赤裸裸地露出原形;人类尽管破坏、毁灭,尽管残害生殖机能,尽管杀人,夏天仍然是夏天,百合花仍然是百合花,星星仍然是星星。

  天空的蔚蓝,云层的洁白,泉水的清澈,从海蓝到翠绿的和谐地配合着的一片片葱绿,一丛丛有爱的树林,一片片青草,无边的平原,这一切都流露出无比的纯洁。这种纯洁正是大自然给人类的永远的忠告。

  拿笔读书的习惯

  雨果的《九三年》是在我读了很多法国小说后读的,我读得多的基本上是法国小说和俄罗斯小说。因为我们那时候能够借到的也就是这些书,当然后来发现这些书都是非常好的书。那个时候如果听说有一部好的外国小说,我会想方设法找到它,然后认真读完。

  我从小读书就有个习惯,一定是要拿笔读书。要是别人的书,我就会用本子抄一抄感兴趣的内容,要么自己的书我会划一划。我后来回忆,我小时候读书其实始终是把书带有研究性的去读,对于任何一本我想要看的书,我大概会用两三个月去慢慢地进入状态,去消化这本书。所以小时候读的书每一本我都记得,我觉得小说或者文学的精彩之处,就是你看了很多年以后还能记起来。

  我读书读得比较广的时候,是在图书馆当管理员。一整年时间没离开图书馆,每天在那看书就好了,那个时候算是博览群书,不单是文学,一些历史、地理等方面的书都看,也做了一些笔记。那个时候刚刚改革开放,我们读书的基本上是一个群体,很多人在交流这些书,在谈论某一些书,雨果、巴尔扎克的书谈论得最多,大家从中间也得到很多启示。这辈子在20岁前后这几年读的书,对我的价值观的形成是非常有好处的。

  《九三年》这本书是雨果在晚年时写的,喜欢文学的人会认为雨果其他小说的文学价值都不如这本,我也这样认为,还有很多作家也这样认为。这本书既有故事,有惊险的情节,又有非常好的语言、价值观和引人入胜的细节。我为什么读这一段,因为这段是我当时看了以后就几乎不忍心往下看的一个情节,也就是主人公郭文会不会被判死刑?会不会斩头?郭文为了伸张公平正义,把他最大的敌人从监狱里放出来,然后自己充当这个敌人蹲在监狱里面。它描写的是断头台的场景,雨果用这段抒情的语言,用大自然来抨击人类的丑恶,来抨击当时法律的缺陷,控诉了那个时代的不正义,来唤醒人们追求公平正义,追求人性,保护生命。

  喜欢动笔的孩子会很有成就

  总体来说我还是属于比较喜欢写字的,我不太相信感觉,总觉得我现在的某一个想法一定要写下来,写不下来以后这个感觉可能就会丢掉了。很多年以后,我从国外的一个资料里发现,其实人的手这个肌肉是有记忆的,这就启发了我,我平常无论是画画还是写字,真是写过的东西就不容易忘记。

  我没有专门去跟哪一个人学画画,因为从小就在动笔,我在读初中、高中的时候都是在学校里画画,学校的各个橱窗、展览会以及外面的宣传画都是我画的。在创业以后,我想的东西能画出来,能够跟工程师、工人和客户用图形来沟通。包括最早的时候我们拿到了第一个订单,产品还没做出来,那时候没有电脑,画图都是用手画的,你能够把东西画出来而且涂成彩色,让人家看到这个东西将来长得就是这样子,冷水从这里出来,燃料从这里进去,你画得有模有样,人家就下订单了。包括现在,我这里每一个技术细节都有专业的人,我从来都只画一个很粗糙的草图,只给他们一个很粗糙的方案,但是我会不断告诉他们怎么样去否定自己,怎么样去变更设计,怎么样去变更试验方法。这一辈子所谓创造力比较强,我觉得跟这个是有关系的。创造力不是你想不想创造,一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人的创造力是一辈子培养出来的,不会是一天两天。

  其实我经常在想,作为一个老板要是个完美主义者,很多事情干不成,很多人也用不下去。以前我恰恰经常是这样,经常发现这件事情不对,那件事情不对,随着阅历的增加,经历的事情多了以后,开始对人对事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不能是简单的一切东西都是要求按你的意见,不会那么固执。但是现在我希望的是基层员工要有完美主义,喜欢挑毛病,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我要培训他们的动手能力,培养一批有创造力的人才。

  我喜欢用笔,所以特别希望如果谁要培养他的孩子,没事就让他多写、多画,这个是一辈子最容易有成就的。不要他考试多少分,只要他平常爱写、爱画,他肯定是个有成就的人。如果一个人把自己动笔当成一种兴趣,把创造当作一种兴趣时,他这一辈子是既对别人有好处,能够创造财富,又让自己愉快。所以如果年轻人只喜欢读,不喜欢写,这个人不成功,不幸福,这是我的看法。

 

  敢做大规模试验是研发成功的关键

  其实颠覆性创新,首先我有这样的一个主张,我们搞商业或者搞工业如果没有一个绝活,没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东西,你干它干什么。一定要干跟别人不同的事情,如果你没有这个价值观,哪个东西赚钱就做哪个,你就会做一些简单的、赚钱快的东西。我认为如果不做别人做不到的东西,这个人生价值不行,不值得,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的精力要是用在研发以外的地方是特别不划算的。

  第二,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学会了动手。我最近回忆自己,大概是二十一二岁的时候买了辆二手的摩托车,买来以后就总坏,我那时候在学校教书经常赶不到上课,非常惨。这个时候怎么办?就逼着你要修,不但要会修,而且要非常快速地诊断问题。摩托车是越修越坏,到最后坏得很严重,就要大卸八块全部修,所以学机械是我的第一门课。有些人说你的工业知识、动手的能力哪里来的,回想一下那些年的经验真的给予了我对机械的敏感度,不论是机械转动方面还是流体方面的。至于后来公司办大了,我全世界跑,见多识广,然后我们的供应商也都是全世界的,我就要到这些厂去考察,一方面是需要考察,另一方面也利用考察的机会来学习,所以现代工业技术,包括现在的研发管理,我是在通过这些有意无意的考察,这么多年走访,从全世界吸收到的。

  第三,还要舍得花钱,我这么多年做研发,从来没有一个半途而废的。2010年到今天,我光研发上面花的钱应该有六七十个亿。不大胆地去做试验,你的东西都是想法,就包括我这个芯板,我们大规模的失败就有过110次,每一次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轰一秒钟一千多万没了,钱没了是小事,这个东西要等到做出来,重新进行下一次试验要等两三个月。不大胆地做试验,都是有想法,都是做小样,是不能真正创造奇迹的。所以总之一句话,敢做试验,大规模做试验,这是我们做研发成功的一个关键。

  第四个很重要的就是研发的发起者和领导者和大股东是一个人。如果发起者和领导者不是大股东,我不会承受这么多失败的,就算是我这么明白研发,如果研发的带头人,项目的带头人不是我本人,我也不会给这么多钱的。但是我在其中,我知道每一次失败都是离成功越来越近,每一次失败都是你必须要走掉的弯路。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你要有个愿景。当你愿景小的时候,你克服困难的这个能力,决心就会小。但你愿景大的时候,你的潜力调动起来,你的决心会更大,你的潜力会调动得更多。我的愿景是几十亿人将来都要使用这个材料,而且世世代代使用下去,对这些失败我从来没感觉到痛苦,甚至都不意外,然后就奔着那一个目标,不要再想,不准再说,就必须按照这个方向往前走。

  太多消耗地球资源是罪孽

  在我创业稍微富有一点以后,我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世界是不安全的。我开始感觉到钱不是我们的问题,问题是我们的生存的安全,我们的健康,我看见这个世界的环境是在越来越恶化,甚至于在我这一代人,地球有可能会面临非常大的灾难。当然这对我影响很大,2008年,我就有一个决心,开始明显转变。

  第一是我尽可能地减少能源的消耗,2008年我停掉自己的公务机,我的飞机飞趟北京大概是用1.8吨的油,相当于砍掉八棵树,这个罪孽比较深;第二我尽量少产生垃圾,我有个专门的小盆子来收集茶叶渣滓、有机垃圾,然后干垃圾、湿垃圾分开,也要员工经常这样做,告诉他们少买东西,买东西,就怕制造垃圾。垃圾对于地球水土的危害是非常大的,然后处理垃圾是非常危险的,也是没有办法的,现在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填埋,一种是焚烧,焚烧飘散到空气中是对今天不利,填埋最终污染我们的水和土是对后代不利;第三个就是我很注重农药化肥的影响,我们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一直在做自己的有机农场,当然是满足自己的员工,还不大。几百户农民帮我们来种,然后我们按照一个公道的价格收,然后我们的人去引导他、监督他。大量使用农药化肥的结果,一是破坏了土壤,破坏了水系,第二个就是食物本身对人的健康又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们人类一方面是物资更富有了,消费能力更强了,好像是更幸福了,另一方面我们的健康水平却是在下降的,这种情况跟经济发展是不合拍的,经济发展应该让我们的健康水平更高。

  除了这个以外,我还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尽可能让我的产品来挑起这个担子。比方说我们做最节能的空调,比方说我们做新风系统,通过一系列的节能措施,既满足我们的基本需要,又能够减少污染物,减少碳排放。最后发现光靠空调产品,光靠我们来倡导这个建筑节能改造还不行,所以我干脆就做了工厂化的建筑。通过工厂化的手段来把这个节能理念推广出去,让更多人住的房子都是真正节能的。我们现在的消费能力越来越强,在夏天开空调,冬天开暖气,都希望温度能够特别舒适。在这样一种整体的环境下,如果我们不再采取技术措施去减少能源的消耗,这个地球会毁得非常非常快。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其实是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短缺和贫困,那个时候你不管做什么东西,只要能够创造物质财富都是对的。第二个阶段是满足,第三个阶段是享受,相当富裕。如果满足了基本的衣食住行的需要,物质上的满足再多其实已经不能给我们带来快乐了。我觉得在最初的时候我们企业界去拼命发展经济,发展工业,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这是对的。但是今天我们所需要的已经不是更多的物质了,应该随着社会形势的转变,随着个人际遇的转变,来转变我们的思想,转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来思考我们共同的大环境的问题,我们共同的健康问题,甚至于我们存在的价值的问题。

  

  远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跃(来源经济之声)

编辑: 昌朋淼

企业家夜读|张跃:纯洁是大自然给人类永远的忠告

本期做客《企业家夜读》的,是远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跃,他朗读的是法国19世纪知名作家雨果的小说《九三年》的一个片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