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企业家夜读|夏华:生如夏花之绚烂

2018-10-17 18:35:00来源:央广网

  请点击音频收听详细内容!

 

  导读:2018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全新推出《企业家夜读》,这是一档面对企业家群体及关心关注这个群体朋友们的阅读朗读节目。每周日晚九点,我们都会相聚在电波里。本期做客《企业家夜读》的,是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

  夏华,依文集团董事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先后打造了依文、诺丁山等五个自主品牌,将中国式的生活哲学和文化内涵植入时装。近年来,夏华和团队创办了中国手工坊,挖掘、保护和传承中国传统手工艺,让中国绣娘们的刺绣作品走上了世界的舞台。

图为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央广网发 张大战 摄)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还在乎拥有什么

  泰戈尔(印)《生如夏花》

  创造了这么多故事 还在乎拥有什么

  《生如夏花》是我一直以来特别喜欢的一首诗,我真的觉得它是生命的一首赞歌。在这首诗里,我最喜欢结尾的这一段——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生如夏花之殉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还在乎拥有什么。每一个奋斗者的一生,其实最后都会问自己一句,我们如此地全力以赴,你创造了如此多的故事,你还在乎拥有什么?

  第一次读这首诗的时候是我大学毕业的那年,我在给一个同学的毕业留言册上,写上这句话: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我觉得每个人的一生会有无数的开始,大学的四年,我们每一位同学在相遇的那一刻是一个崭新的开始。然后在离别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我们的人生又开始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也许十年以后我们再相见,彼此是另一个样子。

  进了大学,我就会经常到图书馆里去读书。比方说我读的最多的是心理学方面的书。我觉得可能人与人之间,生命中最重要、最宝贵的是彼此的懂得,因为那个时候也学犯罪心理学,你会发现很有趣的,跟今天的消费心理学其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研究的都是动机。比方说最近我们做的非常火的一件事叫深山集市,这么多人来看那些深山里的手艺,去淘深山里的宝贝,大家是来玩的,它不是一次购物,它是一次对远方的支持。

  我有一个最大的影响我生命的人就是我身边的诗人——我的美学老师海子。他是一个极其特别的人,基本上上课他很少去用教材去讲课,他上课就像作诗一样,去讲一些他对社会、对事物、对生命的那些理解,每一节课在解读真实的自己。但是今天我再回来读海子的诗的时候,其实我真的是有深刻的感受的,一定需要生命的那种经历,才能够去懂得他造词的方式。

  实际上你会发现人生后面的路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你大学里的思考和积累,当我静下心来去体味那本书,背后的那种想象空间和作者写这本书的感受,我觉得自己所有的生命收获其实今天都用上了。在这个商业领域里边,人烟稀少的独特的路上,我们能走出自己的精彩,其实跟这个是有关系的。

  有大梦想 小烦恼就消失了

  我1991年毕业,留校做老师,在学校带了整整一届学生,我带着他们到福建石狮去做经济发展的调研。以前我很想做时装,但是我一直理性地告诉自己,我又没学过时尚,裁剪、设计,我完全不知道。我去了石狮之后,当时调研完了那些企业,我才豁然开朗。所以我回来交了调研报告以后就交了辞职报告,我觉得与其让生命里永远燃着一把火,就不如去点着它。

  我就这样就放弃了这份体面的工作——大学女教师。那时候西单商场算是最好的百货商场,我就在台阶上坐了三天,就看提谁家的口袋出来得多,那就证明这家的东西卖的最好,我就去他家去应聘售货员。别人上一个班八小时,我基本上是上两个班,从早晨一直盯到晚上。每一天不仅仅是卖衣服,我天天在阅读顾客。从一个人到电梯口,我就开始去思考,我看他的着装、穿戴,我就在判断他会来哪个柜台,他应该是什么职业背景,什么样的审美的取向。从一开始只能猜准百分之十,到后来我基本上能猜准百分之五十、六十。所以我那时八个月内就成为了整个商场的销售额最高的售货员。

  1994年的年底,我借了3万元钱,就去注册自己的公司。因为在卖货站柜台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要做什么样的产品。我每天都去阅读国外的那些时装杂志,那个时候我就拿着书上的格子西装的图片,来到了北京毛纺厂,我去找销售科的人,我说我们为什么不能生产这样的面料?然后他的反应、惊讶程度让我吓了一跳,他说你要做这样的面料?我们有呀!很多出口的料子就在我们这做,但是没有出去的那一部分放在库里就没用了。你要吗?你要我还可以给你便宜的价格。我觉得那是一次机会,我就跟他谈了一个条件,我只有3万元钱押在这儿,这个料子我签下来,如果几个月后我回来了,就证明我赚到钱了,剩下的我都要;如果我回不来,六个月以后你可以卖给别人。反正他当时估计也不是很好卖,所以他也同意了这个条件。

  这半年我找到当时的国营服装厂。我自己是第一个设计师也兼版师,虽然我不会打版,但是我通过那八个月的销售经验,我跟工厂的版师一起完成了我们的第一波衣服。然后接着最惊心动魄的是这第一波衣服上到市场上,就在西单商场,我当时就跟老板谈,我说你这么多个杆,能不能腾出四根杆来给我?卖了咱俩还分钱,要卖不动的算我的。

  那时候我觉得我抓住了第一波客人,很多出过国的人就觉得这很像他们在国外买的衣服。衣服定价也非常重要!那时候我们一件衣服卖680元。680元什么概念?其他品牌有198元一套的西装,也有98元一件的西装。我在政法大学辞职的时候,一个月的工资加郊区补助是340元。680元相当于一个大学老师两个月的工资。

  到1995年年底的时候,我一根杆最多的时候一天卖到一百多件衣服,到1999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做成了单件休闲西装市场的第一名。有一次有个领奖的机会,领完奖我就抱着那个奖牌在想,1994年到那时候我没有休过一个周六、周日,没有吃过一顿的囫囵饭,所以我当时自己心里有很多感慨。其实时间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有快乐都有烦恼,你会发现当你有大梦想的时候,那些小烦恼就消失了。

  让世界读懂中国的美学态度

  2005年,当依文有机会代表中国品牌走向国际时装周的时候,触动了我的心。在这个国际的舞台上,西方的媒体和设计师觉得你永远在向他们学习。那个时候我就在问自己,你有没有来自中国的时尚态度。所以那一次在国际时装周之后,我带着设计师开始去思考,老祖宗留下来这些最美的东西,我们怎么样把它变成能让世界读懂的。

  我开始带着我的设计师走进大山,我当时特别希望的是能选很多绣娘,用她们精美的手艺,在我们的服装上去添个彩,让这个服装更有中国的美学特质。但是就在大山里的那一瞬间,我改变了。

  当时的村长为了让我们接触更多的绣娘,就把老人家都叫来。因为我们刚参加伦敦时装周回来,当着那么一操场的老人家,我就发誓,我说你们好好干,我带你们去伦敦。后来村长在旁边提醒我说,伦敦是什么?我当时说不出来的心里的感受,那一刻我就觉得其实还有一群人在大山深处,她们揣着绝活手艺,但是她们跟这个世界之间其实是没有太多关联。那个时候我真的是觉得要先读懂她们。

  从那开始我又一头扎进了大山里,一家一户找出绣娘,去记录她是什么绣法,她会绣什么,我们基本上每一个员工那时候一年要走39000多公里。现在我们数据库里拥有8000多个绣娘,她的手艺、她的记录,每一个绣娘都有她的级,用级别来去决定工时的价格,这样才让这个数据库被全世界认同。

  衡量一个企业的抉择是两条曲线,一个是财务上的利润曲线,应该去做那些能够赚钱的事情,这个决策我认为依文已经不用我做了。当我开始二次创业的时候,我开始去走一条特别独特的路,没有人知道散落在大山深处这些绣娘,用什么办法才能够去解决赚钱的问题,我只能去用另一条曲线去衡量,叫价值曲线。我问过的所有人几乎都认为这件事太有价值了。它难不难做?它肯定难做!那我说简单的事不需要我们做,所以当时就一猛子扎进去,干到第十个年头的时候,其实我们才开始找到商业模式。

  去年的国际时装周,有40多场秀用我们的纹样,然后让他们付费给这些老人家。我们的绣娘绣的一百只蝴蝶的大衣,卖到18000英镑。六个月的时光绣一件衣服,你觉得它值不值这个钱?

  现在我们的工坊里边已经有30%是家庭工坊,除了老手艺人之外,她的儿子、孙子、孙女、孙媳妇都会参与进来干。孩子们发现在外面打工还没奶奶赚得多,所以她就特别有信心把奶奶的这个绝活接过来,我觉得这是传承最好的动力。

 

 

  母亲的生活状态就是孩子最好的榜样

  在我的眼里企业家的成功,或者说女性的成功一定是三个层面的——事业有声有色,生活有滋有味,做人有情有义。

  其实女性独有的这些能力,是这个商业世界里非常稀缺的价值。我觉得女孩子有一种柔软的力量,她不仅仅追求结果的完美,她还追求过程的完美,而今天恰恰在零售行业过程就是价值。

  当女性进入职场时代,你的时间分配变成了一种科学。早晨醒来的时候,我自己还是希望能够去打打坐安静一下,陪女儿吃个早餐,去交流,然后帮她选选今天穿的衣服。基本上午后的时间我都会用来做社会实践,因为我是觉得你必须变成一个社会型的企业家,如果你的眼光和格局只局限在自己的那些事儿上,我觉得很难提升。作为创业者导师,我到现在辅导了400多位创业者,我很自豪。在这个过程中,你收获了老师的那一份温暖和快乐,但最大的收获是自我的成长,因为你为了能够给到他最好的答案,你一定会去努力地去搜寻那些最全面的资料。

  我希望生活是有滋有味的,所以我基本上晚上会有一个自己的时间,要么就是看个片子,要么就是听听喜欢的音乐,读一本喜欢的书,转换一下人的角色和空间,然后再睡觉。我觉得我的一天其实就是从清晨里面那个有期待的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一直到深夜里面属于自己的那个安静的时光,中间夹杂着是大量的公司的工作、社会的工作,但是我会觉得它安排得有序。

  我觉得一定要做一回母亲。这十个月是由内而外的美丽,你会发现这是生命的绽放最好的体验期。我的女儿是放养制成长的典型代表,很多的妈妈特别希望把所有的爱倾注在孩子身上,然后就说做个专职母亲才好,我告诉很多女性朋友其实不需要的。你的生命状态就是孩子最好的榜样,你越上进、你越成功,其实孩子从中受益更多,真的不在乎你一定要天天去陪伴他,你的爱是最好的陪伴。我们有各种方式去表达,每一种表达都能给孩子的生命增加一份力量。很多职场的母亲不会因为孩子就影响了工作,而且孩子会很懂事。我跟女儿之间的关系,基本上她是更多的照顾我,她知道我忙习惯了,然后她就会把一些茶什么都给我弄好,说妈妈都给你弄好了,我特别高兴。

  

图为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图片来源:经济之声)

编辑: 昌朋淼

企业家夜读|夏华:生如夏花之绚烂

本期做客《企业家夜读》的,是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