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企业家夜读|励行根:科学的最大乐趣在于探索和努力的过程

2019-01-02 15:10:00来源:央广网

  点击音频收听详细内容!

 

  导读:2018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全新推出《企业家夜读》,这是一档面对企业家群体及关心关注这个群体朋友们的阅读朗读节目。本期做客《企业家夜读》的,是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励行根。

  励行根,浙江省宁波市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级工程师。宁波天生研发生产的高端核级密封件系列产品,是国家战略技术产品,打破了发达国家长期的技术封锁和垄断,创造了世界上最低的泄漏率和最高的安全水平。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全国先进个人等荣誉。

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励行根(央广网发 张大战 摄)

  说到科学的价值,我并不想介绍一些很深的原理,告诉你某个定理多么厉害。在我看来,科学的首要价值,对于个人而言,它是达到内心宁静的最可靠途径。

  为什么这么说?内心宁静的最大敌人,就是恐惧和忧虑。人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忧虑?皆源于未知,找不到自己的归宿。

  在宇宙面前,人类确实是非常渺小;但人类又是伟大的,以人类脆弱的个体,居然还可以仰望星空,去窥探宇宙的奥秘。

  在自然界的规律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地位的高低和财富的多寡而改变;而自然界的规律更是可以被理解和掌握的,认识自然、改造自然,正是人类作为万物之灵的标志。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人可以做他想做的,但不能要他想要的。

  科学研究其实正是如此,你费了大把力气,可能什么都发现不了;有的猜想可能一辈子都验证不了;也有可能努力了半天,结果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但是探索和努力的过程本身,已经是科学带来的最大乐趣。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康普顿曾说过:“科学赐予人类的最大礼物,是相信真理的力量。”

  愿这种力量能为大家带来乐观的心态、坚持的毅力、还有敏锐的眼光。

  潘建伟《科学的价值》

  搞科研的人自己一定要有乐趣

  我很喜欢潘建伟院士的文章,因为我本身是搞科研的,所以很认同他的很多理解。我们搞科研的人,一定自己要有乐趣,如果在搞科研的过程当中没有乐趣了,那工作是会劳累的,思维会发生短路。因为科研首先是要成功,如果你做的事情每次都是失败,它已经没有乐趣了,在有成功有失败的过程中,会体现大量的乐趣。

  密封件其实到处都有,在人们生活、工业、包括航空航天当中都有应用。有低端、高端之分,低端的比如自来水龙头、高压锅的密封,高压锅如果漏气它里面的东西会煮不熟,生活当中密封件面临的压力、温度比较低,所以就好密封,只要橡胶密封圈一压就可以了。

  我前面几十年一直在研究的,大多数就是核电站里的密封,它是属于比较高端的。核电里边温度高、压力高,热因变化以后会产生法兰的分离,如果密封件回不起来的话是会产生泄漏的。这个行业非常小,但是非常重要,比如化工里边泄漏以后会形成火灾,会形成整个装置的爆炸,核电站里边如果是核泄漏的话,那就是个大灾难了。

  其实我到这个行业不是预先设定好的,因为一个人刚刚从学校出来也没什么规划设定,只不过是我一毕业就进入了这个领域。刚开始的时候我在张家港,就是在一个密封件厂的技术部门搞化学配方,配方石墨的材料怎么来膨化、怎么来做成密封件。因为石墨是一种非常好的材料,它是专门用在高温高压里的一种密封的基材。

  后来我怎么涉及到核电领域的呢?当时我在中核苏州阀门厂,核电站的阀门是其中一个关键的部件,他们想办法组建研究密封的课题。核电站里要换一个阀门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一个是辐射环境,第二要把阀门换下来要做很多的工作,时间很长,对人员的伤害会很大。如果说它设计的寿命三十年,这个东西装上去产生电化学腐蚀以后只有十年就坏掉了,是不行的。

  所以我们首先要研究密封件材料的化学配方,正好因为我原来一直是搞技术的,给他们供一些普通的密封产品,所以叫我一起去做研究。

 

 

  不只卖产品,我们做系统性解决方案

  我刚刚开始研究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基础,要去走访大量的专家。有一次去天津的化工设计院准备拜访一位专家,那个时候我二十几岁,工作没有几年,一个小伙子,去了以后,人家谁接待你呀?我连门口都进不去,怎么办呢?我就蹲在门口,后来过了几天门卫就熟悉了,我跟他说那个专家出来了以后你给我手指一下,我自己去打招呼。我从上班的时候就到他们的传达室,后来那位专家听说我已经等了他好多天了,他很感动,就请我进去,把他的配方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

  我非常激动,那个时候他叫我晚上去他家吃饭,那我不能空手去吧,就去买了一点水果,一激动以后水果买完就剩了一块钱。我打给我们公司要汇款过来,当时是用邮局汇的,最起码五天到一个星期。这样一块钱要坚持这么多天,那就是先要买好方便面,当时方便面两毛五分钱一包,五六天我要打算好怎么吃。其实像我们这一代的民营企业家,都有这样的一个过程,不是我一个人的故事。

  1986年我回到宁波的密封元件厂当了技术厂长,当时做的时候也是有一个问题出现。因为我是搞技术的,化学做完了以后我要制成制品,比方说做成一个密封圈,它的密度要达到多少、泄漏量要多少?都要做大量的研究。在摸索过程当中我们很多的参数、依据没有办法验证,要验证的话要跑大专院校,研究完成了以后要做性能的话要跑几天、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复这个东西好还是不好。

  所以最后我一定要上试验设备,但试验设备一般企业不会给你上的。因为只有投入,没有产出,谁给你投呢?正因为试验设备的投入实在是不尽人意,所以我只有自己出来自己办企业,自己闯自己做,当时我是31岁。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借了一笔钱,把所有的亲戚全都借遍了,借了10万块钱把企业办起来。办了企业以后我第一件要做的就是试验设备,如果试验设备上不来,原来老的路子还是没绕开。

  那么钱哪来?怎么来?当时我们全是石化、发电,电力行业,所以首先我去跑业务,把全部挣的钱投入到我们那个设备。当时公司里边也一共只有十几个人、几个生产工人,很简陋的。虽然这样,但是我所做出来的产品比人家做得好,人家都希望用我的产品,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最关键的我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哪里泄漏了、还有什么问题?我能解决好。到目前为止,我们公司还是这样。不是说光生产密封件,我们是叫做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一个公司。比方说你设计的时候,你告诉我温度跟压力,我们来帮你设计密封是应该什么样子的,什么样的东西是最适合你的。

  下定决心突破核反应堆主密封环技术

  核电行业国内的好多机组,原来密封圈全是国外进口,我首先突破的是管道的密封件和阀门上填料的密封件。

  核反应堆的主密封环,全世界是美国一家垄断,只有他一家公司做。如果全是用国外的产品,今后我们中国的核电站怎么办?这都是掐脖子的东西。后来我就下决心,这个密封环我五年之内一定要把它突破。

  从2007年以后我就开始投入C形环的研究,2011年已经开始做水压试验。当时很多大企业对我们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因为我们密封环要做试验还要上反应堆,联动人家的压力容器给你用,人家也冒着很大的风险。反应堆拧个螺栓要两三天,几百吨的东西要吊开来再装上去,万一我密封环不好,他要重新做一次水压试验要七天到十天,就是做试验也要有一定的胆量。

  当时国外有人知道我已经研究完成了,而且拿了我的样环到美国已经测试过了,就来谈收购。总的来了五六次,一次比一次级别都大,一个亿两个亿六个亿,一次比一次涨价。我说不可能!他后来问我,你什么价位才卖?我说一百亿我也不会卖,因为这个我也很清楚,他如果垄断控制住了,我们这么多核电站一上来他这个钱就挣回来了。这就是我们一个企业的忠诚,忠诚于我们国家,这就是我们社会的责任。

  2015年的下半年,我们密封环第一次真正用在秦山的30万机组上,田湾的五六号机组、目前在建的华龙一号也是用我们的C形环,现在已经全面铺开了。

  科研没有一炮走红的

  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除非是做多领域的,如果做单领域的话一定要自己是个技术人员,否则任何的东西你不清楚、搞不懂,或者是从外面买来的技术,想做大做强是不可能。真正的核心技术是你自己和企业里面的核心人员。

  我做科研的方式和人家是不一样的,人家只做成功的,但是我先做失败的,如果你一次成功了,以后失败东西就不去做了。科学是是慢慢沉淀起来的,所以科研的东西其实马虎不得。我三十几年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石墨原材料的研究;还有个C形环的研究。讲老实话,科研是没有一炮走红的,如果一炮走红,可能有大量的失败等着你,因为你还没有发现缺陷在哪里。这就是一种规律。

  所以科研的东西我们看上去好像是很风光的,其实背后的付出是惊人的。特别是我团队内的人员,也打过退堂鼓,说励总就不要再搞了,可能搞下去我们公司都会破产。但是我们做一次离希望近一点,一次失败了以后比原来进步一点,给了你信心。

  企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在做责任,根本不是为了去挣钱的问题。其实我们搞企业的也好,搞科研的人好,不要想其他的事情,外面的杂音太多。全心全意地来投入搞科研,全心全意地来做好企业,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

编辑: 李岸

企业家夜读|励行根:科学的最大乐趣在于探索和努力的过程

宁波天生研发生产的高端核级密封件系列产品,是国家战略技术产品,打破了发达国家长期的技术封锁和垄断,创造了世界上最低的泄漏率和最高的安全水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