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企业家夜读|钱倩:诗意永远回荡在每个人心中

2019-07-11 15:32:00来源:央广网
 

  导读:2018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全新推出《企业家夜读》,这是一档面对企业家群体及关心关注这个群体朋友们的阅读朗读节目。每周日晚九点,我们都会相聚在电波里。本期做客《企业家夜读》的是飞马旅集团CEO、飞马资本合伙人钱倩。

  钱倩,飞马旅集团CEO、飞马资本合伙人,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EMBA,原分众传媒创始团队成员,集团资深副总裁。10年以上早期投资经验,驴妈妈等多个早期项目的个人天使投资人,对文娱消费,新媒体,消费者洞察等有着深刻的理解与丰富的经验。同时,钱倩发起推动上海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与爱传递乡村电脑教室公益项目。

飞马旅集团CEO、飞马资本合伙人钱倩(央广网发 张大战 摄)

  我见过许多河流,流淌在我故乡山中

  那隐逸的小溪;欧洲,以及更遥远的

  南美洲的大河。时常,我在我自己身上

  看见它们,奔泻而去并留下刺骨的箴言。

  沿着岁月的弧形弯道,缓慢而持久,

  源头的允诺脱口而出,化作我诗中几行墨汁。

  时常,当记忆的勺子探入那闪闪灵光,

  舀取的却依旧是慨叹——逝者如斯!

  但这一条几乎不能称之为河的河,

  我的姐妹,羞涩地隐藏着自己。

  你在地图上找不到她,

  世人鲜有知道她的名字,

  河两岸对望着的是眼泪般纯净的小树林。

  谦谦君子们,游荡着,容貌和气质

  像年轻的神,如果他们爱,是真爱;

  而少女的哭泣是因为昂贵的青春

  压迫着她,膨胀的心思像快要爆裂的种子,

  像蒲公英,一阵风就能带它到天涯。

  而平静的丽娃河,敞开胸襟,接纳并挽留

  来自遥远九重天的作客的流星,

  又依依不舍地送走她亲自酿造的花蜜。

  这里,在上海的一座开明的学府,

  我学会了赞成,或许更重要地

  学会了不赞成:

  丁香花美,有毒的夹竹桃更美。

  那在禁锢的年代偷尝过禁果的人有福了,

  曾在同一座桥上看流水,

  曾在同一个河面投下身影。

  朋友们,当你们在五月齐集,

  依我的建议,首要的是观花,

  别的且留待将来去回忆。

  宋琳

  《丽娃河》

  丽娃河,母亲河

  丽娃河是我的母校华东师范大学的一条河的名字,可能在地图上都没有标出来,但是对我们华东师大的学子来说,她就是我们的母亲河,是伴随着我们青春记忆的一条河。丽娃河的名字很有意思,华东师大中山北路的校址有一片地方是原来的白俄俱乐部,创始人女儿的名字就叫丽娃·栗妲,这条河就被称为丽娃河。

  作者宋琳是我们读大学时80年代著名的城市诗人,中文系七九级的学长们聚会时,他就写了这首诗送给大家,作为一个纪念。大家的情结一下喷薄而出,所以在很多场合,大家都把这首诗当成是学子们热爱母校、怀念母校、怀念我们青春岁月的代表作。

  在我们读书的年代,在华东师大的校园里,我们学到的最重要的就是包容各种不同的意见,离经叛道、完全颠覆,甚至是很多别人看不上的想法,老师都会尊重你。在那个时代这样的宽容度,给我们思想上的撞击,印在我们成长的轨迹当中,影响到后来我们对于很多事情的判断。人生紧要关头可能只有那么几步,这几步里你遇到高人指点或者遇到好的老师,其实就奠定了你一生的基础。

  我前不久还回了学校,在操场上跑了步,觉得好像没有变化。这就是学校奇妙的地方,让你忘记年龄,忘记岁月,忘记曾有的沧桑,她还是那么平静,还是繁华似锦、荷花满池,还是那么小,但是在我们心中她很宽阔。

  我1986年入学,那个时候是全民诗歌,在整个上海的大学的圈子里,夏雨诗社算是头块牌子,宋琳就是第一任诗社的发起人,还出现了一批非常优秀的青年诗人。那时华东师大的朗诵队也非常专业,每年的五月诗会就像今天某一个特别红的明星的演唱会。大礼堂大概有800到1000个座位,那个时候连走廊里都站满了人,门洞里面都是人,大家都站在那里听诗歌的朗读。那时候还是有非常旺盛的创作激情,所以基本朗读的都是学生自己的诗,根据不同的内容、风格来做一些编排,带有一定的表演性。在文化生活还极其匮乏的80年代,其实就是一场文化的盛会了。

  1992年后中国进入了经济大发展的时候,所以在那之后的20多年里,可能我们所有的精力、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面。但当这一代人奋斗到了一定的年纪、有了积累之后,还是会回到自己出发的地方,找到自己心灵里一直回响的那些声音。

 

  阅读,终身学习

  我父亲就是华东师大中文系毕业的,他毕业之后去了山东当老师。我父母工作都非常忙,暑假还要给很多学生上课,所以我们就比较自由,逮到什么书看什么书。我从三年级的时候就看曹禺的剧本——《雷雨》《王昭君》等,其实我那时候并不太看得懂,但我就觉得非常有意思。

  高三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也是一位语文老师,每天晨读时他都给我们讲中国的传统文化,讲陶渊明、王维,那时候大家都很诧异,高考都这么紧张了,老师还来跟我们讲这些跟高考无关的。过了二三十年后我才理解到他的苦心,他就觉得学生要迈入人生的重要关头了,所以就找了这些榜样,用他的人生感悟告诉我们,中国历史上的这些人是如何品格高洁、志向高远、以天下为己任。

  我是非常看重读书的一个人,阅读跟终身学习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今天有很多手段,比如有音频、视频,很快能把一本书听完,我也会听,但我自己也会在这个基础上选择我喜欢的书、纸质的书再次去读。比如《苏东坡传》,我已经读了第三遍了,每一次我看到别的一些典故,我就回来印证一下,这就变成有趣味的阅读。

  公司也有读书会,因为我们看很多新兴的行业,比如人工智能,所以我们最近在看《生命3.0》之类的。我们也会读一些组织管理、创业、团队建设的内容,也有跟思维启发有关的。

  怎么选书?我觉得可以从几个方向推荐:一类就是找名家写的书;第二类书就是经典的一些著作,我现在又回去看看里尔克的诗,之前读跟现在读感觉不一样,大学时读就是为了炫耀,觉得词句华美、节奏好,现在更觉得有人生的苦难、际遇在里面;第三类书就是小说。我推荐两位作家,一位是葛亮,他是来自南京的非常年轻的作家,去年暑假我又看了他的《朱雀》;另外一位是我的好朋友,一位很漂亮的美女作家任晓雯。她用了大概五六年的时间写了长篇小说《好人宋没用》,打个比方,我认为这是女版的《繁花》,不只是一部女性史,更是一部上海的历史,读完非常震撼。

  创业创新是未来发展最重要的动力

  我在分众一直形容我们是用百米的速度跑马拉松,这就是一个成长型的公司要经历的,赶不上就被淘汰了。

  人生到了某个阶段思考的就不一样了,如果我继续留在分众,公司上市拿到股票兑现,就是完美的人生吗?退休或者是去环游世界?这好像不是我的梦想。我觉得人生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个声音很强。我们常常说你要投资一个人,就看是不是每天他能被梦想叫醒。我就在找什么是可以让我从梦中醒来,然后不停地去工作。我是一个特别愿意成就他人动机的人,我觉得投资、做孵化,这一类的事情比较忠诚于我的内心。

  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投资人,其实都在解决问题。职业经理人每天有很多事情在做,人很充实也很有价值,但当你作为团队的领导时,更重要的是你得冷静下来,不要以做事情来掩盖战略上的无措。想战略的时候是痛苦的、孤独的。我做出一个决断也会害怕,我会不会把千军万马带到了悬崖的边缘,一失足就掉下去;还是带到了一个貌似很狭窄,但是可以走到开阔地的路。

  飞马旅是一个综合的创业服务机构。我觉得对于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来说,创业创新是未来发展最重要的动力,无论是日本、以色列、美国、欧洲,整体来看,最渴望创业的还是中国的年轻人。

  未来几个大风口:一是5G应用和5G基础设施所带来的一大波商机,物联网、娱乐,AR、VR等;还有自主产权、进口替代、智能制造这一大类;再有就是消费下沉。真正能够成长起来的还是能够理解本土消费者的那些创业者。

  十年公益最重要的是观念的改变

  我在分众的后半段,十多年高强度的工作,没有完整的休息,身心俱疲。后来我去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读EMBA,第一课就有人在讲戈壁挑战赛了。2013年初,到外地或者在交大上课,就会有同学带着我跑。2014年我参加了高金的戈九戈壁挑战赛。它的规则是——一个院校只能有一个竞赛队,简称为A队,第一天是体验日,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包括C队、B队,A队的成绩是二三四这三天里以第六人的成绩为团队成绩。

  它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短板游戏。大家都是年过40的高管或者企业家,平时不是专业的运动员,但是每天平均要在戈壁上奔跑超过30公里,还要经过非常认真地训练才可以完成。要合练、要配合,要知道谁是第六人,这是一门最好的团队建设的课。

  戈赛之后重要的文化是传承,戈九时候我是被老戈友带着去拉练,后勤、补给、线路都是老戈友帮忙做好。当我们下来的时候就要带新戈友,一代代这样带到差不多戈十三。去年我们老戈友就组了一个群,每个星期在里面打卡,每人要跑不低于40公里,一个月最起码160到200公里。跑步之后,每一个晴天你都特别珍惜,想今天早点睡觉,明天可以去跑个步就很幸福了。

  我们的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今年是第十年,加上今年的164位老师,我们一共培训了1514位老师,他们来自于全国300多所学校,270个县。这个项目为什么可以坚持那么久?那是因为我们一开始时就觉得,这不是捐了很多钱做一个培训,而是把它作为上海的这些志愿者、捐赠人或者普通市民跟乡村接触的一个桥梁。我们有句口号叫“孩子生来就有翅膀,老师带他们飞翔”,培训老师是为了回去教育孩子。所以我们设计了几个非常有意思的环节,老师来做十天培训,要求他带来他所在学校的孩子的愿望。

  我记得有一年内蒙古的培训,有一个小女孩的愿望是要一个床单,她说“我爸爸、妈妈都在打工,我跟奶奶住在一起,奶奶一辈子都没有用过新的床单”;还有一个孩子说,“我很喜欢我的妹妹,我希望要一副羽毛球拍跟她一起打羽毛球”。他们要的东西都非常质朴,我们跟上海福山路小学、上海旗袍协会合作,他们每个人认领一个愿望,就会跟孩子之间产生关联。

  这十年来改变太大了。一是老师的待遇,他们的工资在当地都是不错的,很多小朋友的愿望都是长大了要当老师,他们会觉得老师是受尊重的人;第二是校舍的改变,硬件设施的改变都是巨大的;最重要的是观念的改变。其实爱是最好的教育,我们播下一颗真善美的种子,把它洒到了中国的边边角角,每朵善的花就能结出一颗善的果子,这个果子再传递给小朋友。

 
编辑: 赵亚芸

企业家夜读|钱倩:诗意永远回荡在每个人心中

丽娃河是我的母校华东师范大学的一条河的名字,可能在地图上都没有标出来,但是对我们华东师大的学子来说,她就是我们的母亲河,是伴随着我们青春记忆的一条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