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基金经理离任、离职情况明显增多。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5日,近一个月时间,已有超过300只产品公告基金经理变更,离任的基金经理数量已达到163人,为近三年同期最高值,较2023年同期增加约20%,较2022年同期增加约70%。与此同时,在离职的基金经理中,不乏多位从业超十年的“老将”。基金经理大洗牌背后有何玄机,大洗牌后行业将何去何从,这一话题逐渐引起市场关注。

离职“老将”面孔居多

在此番离任的百余位基金经理中,亦有邢恭海、吴翰、姜锋、董山青等多位基金经理在离任多只产品的同时,也从所在基金公司离职。从这几位基金经理任职时间来看,除了邢恭海在原公司任职约7年外,其余人的任职时间均超过10年,任职时间较长的董山青更是在泰信基金工作近20年。一边是离任基金经理数量大幅增加,一边是“老将”纷纷出走,这一现象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从业年限较长、资历较深的基金经理确实很容易被其它基金公司“惦记上”,尤其是叠加较好的业绩表现,很容易就会被挖走。而且,也不排除有一些有影响力的基金经理可能会选择出来自己“单干”。

近期离职的基金经理中,确实有一部分在过去几年取得了不错业绩表现。例如,6月4日宣告离任旗下所有产品,并从泰信基金离职的董山青,其在管的泰信行业精选2023年凭借对人工智能(AI)方向的配置,收获了逾35%的收益率,位居当年主动权益类基金业绩前十。6月4日公告称因个人申请离职,已于5月31日离任所有产品的姜锋,曾凭借其管理的建信健康民生基金在2022年跻身“双十”基金经理(从业超过十年、管理产品年化回报率10%以上)行列。

从产品交接情况来看,“老将”们出走后,许多产品都交由“新生代”基金经理担纲。例如,董山青原先在管的两只产品均增聘基金经理杨显进行管理。公开信息显示,杨显为首度管理公募基金产品。从中信保诚基金离职的邢恭海。一口气离任8只中长期纯债型基金,其中5只都交由担任基金经理尚未满一年的吴秋君接管,吴秋君的管理规模也由此前的约15.95亿元骤增至129.82亿元。姜锋离任的6只产品中,亦有半数交由“新生代”基金经理管理,建信健康民生、建信兴衡优选一年持有由马牧青管理,建信锋睿优选由蒋严泽管理。

内部工作调整暗藏玄机

除了离任伴随离职的基金经理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基金经理是出于内部工作调整而离任部分产品。这种类型的变动似乎暗藏着不少玄机。

一是部分基金经理通过部分离任来减负,尤其是百亿级基金经理表现得尤为明显,通过离任多只规模较大的产品,缩减在管产品规模,或减少在管产品数量。例如,农银汇理基金周宇离任了两只规模较大的产品,合计规模超过130亿元。离任后,其管理规模降至43.94亿元,其最新在管的3只产品规模均小于17亿元。长城基金张棪也离任了两只规模较大的产品,其中一只规模超过140亿元,离任后的管理规模减少近一半。原先在管产品接近20只的景顺长城基金张晓南亦在今年离任4只产品。

“很简单,在‘天花板’可见的情况下,大家追求规模的执念会冲淡。”一位基金人士透露称,基金经理的收入通常与管理规模挂钩,因此过去会热衷于做大规模来提高收入。但是在收入上限“天花板”可见后,管理规模到一定程度后,继续做大带来的收入增量相对有限,这会促使大家不再一味追求单个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转变或将有利于基金公司投研更多转向平台化、团队化运作。

若百亿级管理规模的基金经理纷纷选择减负,那抛出来的基金又该交由谁管理?有业内人士称,或许会在公司存量基金经理之中进行重新分配,以确保基金经理管理规模的基本平衡,如果存量人手不够,那也不排除会有更多“新面孔”出现的可能。从近期选择减负的基金经理来看,离任后的产品由新生代基金经理接管的例子有很多。

二是部分基金经理离任透露出转岗意向。例如,创金合信基金张荣于5月31日离任旗下所有FOF产品,并在同日被增聘为创金合信启富优选股票发起基金的基金经理,该基金也成为其目前在管的唯一产品。根据相关规定,除ETF联接基金外,FOF基金经理不得与其他类型基金的基金经理相互兼任。因此,有观点认为,此番离任或意味着张荣由FOF基金经理转岗至主动权益类基金的基金经理。据悉,早在2016年,张荣就曾管理过多只股票型基金,亦曾管理过债券型基金,2021年10月,张荣首度切入FOF产品赛道,此次算得上时隔近三年后再度回归至股票型基金赛道。大成基金陈会荣则在5月30日离任旗下所有货币型基金和债券型基金,并在5月21日被新增聘为大成全球美元债债券(QDII)的基金经理,似有转岗至QDII基金经理的迹象。截至目前,大成全球美元债债券(QDII)也成为陈会荣在管的唯一产品。

业内人士分析称,此类转岗意向也反映出当前基金经理的心路历程。FOF产品在业绩普遍承压的环境下,确实面临较多考验,这也会对基金经理形成较大管理压力,想要转岗至其他类型基金,其实很容易理解。而QDII产品作为近年来的热门产品类型,无论是业绩表现还是营销都具有明显优势,这自然会吸引一些基金经理投身于此。有基金人士感慨:“谁不想顺势而为?”

洗牌仍将继续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采访调研中发现,对于近期明显增多的基金经理离任、离职情况,许多业内人士似乎并不意外,他们的共识是以后此类变动可能还会持续发生,行业可能出现一波较大范围的人员洗牌。

近期,亦有部分基金经理的举动被市场认为可能是离职先兆。例如,招商基金贾成东在管的5只产品于5月31日全部增聘新基金经理,旗下已无单独管理的基金;此前,知名基金经理丘栋荣在管的产品也新增了其他基金经理。

有基金人士表示,其实基金经理变动一直以来都是行业内的常见现象,只不过在行业出现一系列较大变革的环境下,此类流动有可能增加。无论相关传闻是真是假,但大洗牌趋势已然确定。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公募行业限薪要求下,未来很有可能出现一批基金经理涌向私募行业,或加盟头腰部私募机构,或自创私募机构。当然,对很多公募基金经理来说,这一转型可能并不会太容易,一方面是公募和私募考核机制完全不同,另一方面是私募基金经理可能还要面临更大的募资和投研资源压力。此前也不乏公募基金经理跳槽私募后,再度返回公募的先例。

另外,许多基金人士认为,在减负成为大势所趋后,许多产品都将迎来基金经理的变更,或增聘新人分担压力,或在基金公司范围内重新分配调度基金规模,或可能需要再招聘人手匹配基金公司管理规模。有基金人士甚至表示,在公募业绩持续承压的环境下,亦不排除因降本增效而导致有基金经理或基金公司员工离开的可能。此外,基金清盘加速可能导致部分基金经理无产品可管。数据显示,近一个月离任的基金经理中,亦不乏多人因在管产品被清盘而离任。

张韵

编辑:冯方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