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用家里老人的手机充值游戏花了1.5万余元,我们申请退费时得到的答复是只退7000元。”上海的陈女士日前告诉记者。

据陈女士介绍,孩子玩游戏的手机下载游戏后自动获取了手机的相关认证信息,致使在登录游戏时绕过了实名认证环节。“实名认证是明文规定,但该游戏没有按要求实行,造成的后果让家长承担一半责任,我们不接受。”陈女士说。

当前,不少未成年人在家长不知情的状况下,高额充值网络游戏。家长在申请退费时,责任到底该如何认定,双方往往各执一词。5月28日,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服务消费管理要求》团体标准(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该标准厘清了游戏退费过程中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监护人等责任方的担责比例问题。

“作为网络游戏运营商,无论使用什么样的终端都不应避开实名认证环节。”针对陈女士遇到的情况,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表示,在退费过程中,家长应当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游戏运营商如果没有履行身份识别的义务,而仅仅以家长不能举出相关证明拒绝退费,这是难以成立的。

记者注意到,近日在一起网络游戏合同纠纷案中,法院判定监护人未尽监护职责导致未成年人二次充值的,二次退款比例应当酌情降低。

小甲父亲丙某长期将小甲委托给小甲祖父乙某照顾,日常不关注小甲的学习和生活。2022年10月7日至10月14日仅一周时间里,小甲在某游戏公司运营的游戏平台利用乙某的银行卡充值了1万余元。乙某10月14日申请退款,平台退还了部分款项。然而,小甲于10月17日继续使用同一游戏账号以及同一支付方式完成了7笔充值,共计400余元。对于该款项,游戏平台认为系小甲监护人存在重大过错所致,不予退还。

法院经审理认为,丙某、乙某在已经知晓小甲使用乙某银行卡数次进行大额充值并要求游戏平台退款后,仍然未能加强对小甲的监管导致其二次充值,对此二人的过错更为明显,程度更高。故法院对于小甲要求退还全部充值款项的诉请予以部分支持,且第二次充值款项的退款比例予以酌情降低。

据悉,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是游戏行业首个消费管理规范,根据游戏服务提供商和监护人的具体过失情形明确了责任划分比例。

李斌认为,《征求意见稿》如果能在实践当中起到很好的作用,在部门规章制定、未来立法过程中将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该标准秉承更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把对各责任方公平合理的规范纳入法律中,对行业的健康发展以及游戏运营商的合规经营将起到指引作用。”李斌表示。

“家长首先应该履行监护职责,而游戏运营商以盈利为目的,并且掌握着技术优势,理应承担起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法定义务。在责任认定和划分时,还应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考量。”李斌表示。

“关于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法规在不断完善,行业标准实现从无到有。因此监管部门更要压实责任,严格监督游戏运营商履行职责,加强事中事后动态监管,发现投诉举报应第一时间查处并做出处罚。”李斌说。(工人日报)

编辑:冯方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