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财务公司的39亿元巨款,突然全部变成了次级贷款,将ST亿利推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ST亿利周二晚间公告称,公司在亿利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下称"亿利财务")的39.06亿元存款,已在近日被划分为次级贷款。按照现行规定,在贷款五级分类中,次级贷款的损失概率最高可达50%。

ST亿利财务的上述存款,主要用于向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亿利集团")及其关联方放贷。截至今年3月底,亿利集团持有ST亿利34.24%的股份,两者又共同持股亿利财务,持股比例分别为74%、11%。

高达39亿元的出险存款,已经超过了ST亿利拥有的所有货币资金总额。截至今年3月底,该公司货币资金只有37.7亿元。如果不能将存款收回,公司资金将面临枯竭。

ST亿利的巨额存款,是亿利财务主要的资金来源,也是亿利集团及其关联方重要的贷款途径。2021年至2023年,该公司在亿利财务的存款,余额始终维持在40亿元左右,2021年底一度达到51亿元以上。

最近三年,即便利率最高只有1.95%,该公司仍将大量资金存入亿利财务,同时以最高达7.8%的年化利率对外大量贷款,并为此承担了累计超过16亿元的财务成本。

ST亿利若想追回存款,存在很大难度。从2020年起,亿利集团的债务压力不断显现,包括ST亿利在内,持有的多家公司股权均已被冻结,就连该集团自身的股权,也已13次被法院冻结。

存款风险暴露后,ST亿利迅速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岔路口。从5月6日至今,该公司股价已经连续22个跌停、9个交易日低于1元面值。如果下跌走势不能扭转,该公司很快将面临面值退市危机。

39亿存款成为“不良”

根据ST亿利披露,存在亿利财务的39亿元巨款,主要用于向亿利集团及其关联方发放贷款,已在近日被划分为次级贷款,存在重大可收回性风险,公司将尽快向相关方核实情况,压降存款规模。

在贷款五级分类中,次级贷款属于不良贷款的一种,出借方将面临一定资金损失。按现行监管规定,次级贷款是指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出现明显问题,完全依靠其正常营业收入无法足额偿还贷款本息,需要通过处分资产或对外融资乃至执行抵押担保来还款付息,对应的贷款损失概率在30%-50%之间。

截至今年3月底,亿利集团持有ST亿利34.24%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亿利财务注册资本为50亿元,其中亿利集团出资37亿元,持股占74%,ST亿利、金威物产集团有限公司分别出资5.5亿元、7.5亿元,分别占比11%、15%。

ST亿利在亿利财务的存款,此前就已多次违规。2012年之后,经历次股东大会审议,该公司在亿利财务的存款上限均为40亿元。但在2021年2月、7至12月、2022年1至4月,该公司在亿利财务的存款屡次超限,2021年底的存款金额,一度高达51.26亿元。公司甚至连2017年定增募集的45亿元资金,扣除合计6.3亿元的发行费用和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后,绝大部分也被存入了亿利财务。

在亿利财务的巨额存款出现风险,也早有征兆。早在2020年,该公司就已出现拖欠税款的情况。2021年至2023年,亿利财务因高管人员长期缺位、票据业务审查流于形式、会计记账未真实反映业务活动等违规行为,连续三年被监管处罚,个别高管还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并在2022年1月被限制高消费,审计机构也在2021年、2022年年报中提示风险。ST亿利虽然多次表示整改,但在亿利财务的存款始终维持在高位。

到了今年4月,风险终于暴露。ST亿利4月底披露,受亿利集团影响,亿利财务已出现信用风险,将对在亿利财务的存款,计提约4.2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受此影响,该公女士2023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5.4亿元、6.7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74.11%、188.52%。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ST亿利货币资金为39.08亿元,在亿利财务的相应存款占比接近100%。到了今年一季末,这一数字进一步降至37.7亿元。换句话说,该公司在亿利财务的存款,已经超出了公司3月底的资金总额。

对ST亿利来说,这些存款攸关生死。但亿利集团、亿利财务目前面临困境,又进一步放大了风险。

根据持续风险评估报告,2023年亿利财务累计实现营业收入为-0.32亿元,净利润为亏损4.61亿元。截至去年12月底,亿利财务的不良资产和不良贷款率,分别高达13.71%、11.72%。同期,该公司总资产、贷款余额分别为141.2亿、129.2亿元。据此计算,该公司不良资产、贷款的余额,已经分别达到20亿、15亿元以上。

即便如此,亿利财务资产质量真实性仍然存在疑问。2023年9月,该公司已因资产分类不实等原因受罚。致同会计师事务所5月18日回复交易所问询时也称,获取并复核了亿利财务2023年经审计财报,得知其主要资产为对亿利集团及其成员单位发放的贷款和垫款,但未能获取其贷款分类及减值准备计提的具体依据。

而亿利集团眼下的情况也不乐观。根据ST亿利4月13日披露,最近一年,亿利集团约有3.8亿元债务逾期。

ST亿利也称,若亿利财务资产分类及对应的信用减值准备计提进一步调整,则可能影响其财务状况,进而影响相关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的准确性。结合亿利财务资产、财务状况,以及亿利集团债务违约情况,公司认为从亿利财务及时支取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和潜在限制。

低息存高息贷输血大股东

亿利财务向亿利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贷款,资金来源主要依靠ST亿利的存款。致同所5月18日回复交易所问询时也提到,该公司吸收的存款,主要来自于ST亿利。

披露信息显示,2022年、2023年底,亿利财务吸收存款余额为85.1亿元、74.9亿元。同期,ST亿利在该公司存款余额分别为38.93亿、39.06亿元,占比分别高达45%、52%左右。

存款金额巨大,获得的贷款支持却并不多。根据年报数据,2021年至2023年底,ST亿利的短期借款余额分别约为24.7亿、23.2亿、11亿元。同期,该公司在亿利财务各期末的贷款余额,分别为7.7亿元、7.2亿元、0元。

相较于动辄数十亿元的存款,亿利财务提供的资金支持,并不是实际贷款,而是商业承兑汇票。根据2021年年报,ST亿利这一年在亿利财务累计贷款约26.6亿元。但这些贷款是该公司在总授信额度内,向亿利财务申请商票贴现,按到期日循环申请贴现业务产生的累计发生金额。当年,该公司偿还了约27亿元,未偿还的7.7亿元,则被重分类至短期借款。

此后,ST亿利在亿利财务的贷款逐年下降。2022年,该公司通过商票贴现,在亿利财务贷款14.98亿元,并在年内偿还15.48亿元,期末余额降至7.2亿元。并在没有新增发生额的情况下,于2023年还清了全部贷款。

亿利财务向ST亿利提供的长期贷款为数更少。ST亿利最近三年的年报中,只有2023年提到,该公司以亿利集团持有的一家公司25%股权质押取得贷款8.28亿元,并由亿利财务与亿利集团及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等提供担保。

ST亿利在亿利财务的融资成本,也远远高于其存款收益。2021年至2023年,该公司在亿利财务的存款利率,最低0.385%,最高也只有1.95%,同期贷款利率却高达5%。

同期,该公司长期贷款余额分别约33.6亿元、23.4亿元、25.4亿元,利率最低为3.7%,最高为7.8%。其中,抵押并保证、质押并抵押保证贷款,又在长期贷款中占了绝大部分。

2021年年报显示,该公司上述两类贷款余额分别达到9.26亿元、20.1亿元,贷款利率高达4.9%-7.5%、4.6%-7.8%。此后两年,这两类贷款总额分别约为27.6亿元、25.6亿元,利率虽然有所降低,但最低仍达4.3%,最高为7.8%。

这也导致ST亿利财务成本居高不下。上述期间,在融资金额与存款相近的情况下,该公司支付的利息费用,分别高达7.28亿、4.9亿、4.48亿元,利息收入却分别只有9332万、2702万、2895万元。据此测算,如果不将大量资金存在亿利财务,而是用于自身周转、减少贷款,仅最近三年,ST亿利的财务成本,就能减少十多亿元。

这也意味着,如果将这部分成本,与已经出险的存款相加,ST亿利所蒙受的损失可能更大。

大股东陷困境追讨难度大

第三方信息显示,亿利集团自身的股权,目前已13次被法院冻结,合计冻结数量约为4.8亿股,冻结数额最少的只有43万股,最多的高达1.44亿股。

根据公司公开信息,亿利集团成立于1988年,创始人为王文彪,集团多年来致力于沙漠治理,联手企业和农牧民治理绿化库布其、腾格里等沙漠,曾被联合国授予“全球治沙领导者”奖。

然而,亿利集团面临的债务困境,甚至可以追溯到2017年下半年。

根据亿利集团2017年11月21日披露,该集团发行的债务融资工具“14亿利集MTN002”,本应在当日到期,并足额兑付本息。但截至兑付日日终,由于未能及时足额划付资金,未能按时足额兑付。该债券发行总额15亿元,年化利率7.5%,期限为3年。

亿利集团解释称,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是大额资金支付系统关闭前,部分兑付资金未能及时进入清算机构账户,将于22日第一时间完成划转剩余款项,并拟补偿投资者一天的利息。

技术性违约的短暂风波过后,亿利集团的债务压力,时隔三年后再次到来。2020年、2021年,该集团被多家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

联合资信2020年3月的一份公告提到,2019年9月份以来,因亿利集团及亿利财务票据涉诉案件多,加上公司及ST亿利当年集中到期债券规模,存在集中偿付压力,亿利集团及其发行的债券“19亿利cp001”,被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2021年1月,大公资信也将亿利集团的主体和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并将亿利集团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大公国际认为,亿利集团盈利能力下降,资金较为紧张,部分到期借款协商展期,短期偿债压力较大;受限资产在净资产中占比较大,所持主要子公司股权质押比重高,且存在不良信用记录,再融资压力较大。

大公国际评级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亿利集团本部短期借款、应付票据、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合计293.8亿元,其中前三项合计金额占比达77.16%,同期货币资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16.6亿元左右。

第三方信息还显示,2022年4月至今,亿利集团先后15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49次被限制高消费,直接、间接持有的多家公司股权,也被陆续被司法冻结。

该集团持有的ST亿利股权,也已质押殆尽。根据披露,2021年至2024年3月底,亿利集团持有的ST亿利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的数量分别为13.49亿、12.89亿、12.19亿、12.19亿股。除了2021年底尚余约300万股没有质押,其他相应时间段均悉数质押。其中,2022年、2023年质押的ST亿利股权,对应融资总额分别达69.33亿元、98.46亿元。

亿利集团所持ST亿利股权,过去两年间也多次被司法冻结,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13日。披露显示,由于合同纠纷,亿利集团持有的该公司股权,100%被轮候冻结。今年以来,亿利集团持股已四次被法院冻结。2022年7月以来,该集团质押的ST亿利股份,已经数次被动减持,减持数量合计超过7500万股。该集团持有的亿利财务股权,目前也已两次被法院冻结,其中一次冻结数量为37亿股,即全部冻结。

在这种情况下,ST亿利想收回在亿利财务的存款,或在后续进行追讨,难度可想而知。

22个跌停,退市危机迫在眉睫

存款出险之前,ST亿利自身的债务也已违约。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ST亿利在工行达拉特支行的两笔贷款,去年9月22日就已逾期,逾期金额分别为9000万元、9690万元。未逾期前,年化利率为4.35%,逾期后则为6.35%。

上海票交所披露信息显示,截至4月30日,ST亿利商票承兑余额7.19亿元,累计已逾期金额达到8.81亿元,逾期余额7.19亿元。目前,这一信息已不再显示。在2023年年报中,该公司称已到期未支付的应付票据总额为0元。

除了债务违约,ST亿利还面临退市风险。存款出险披露后,其股价已经连续暴跌20余天。

6月5日开盘后,ST亿利再次一字跌停,盘中微弱反弹打开跌停后,很快又重新跌停,最终报收于0.65元,全天跌幅4.41%,市值仅剩23.14亿元。

这已经是该股5月24日以来连续第八个交易日跌停、连续第九天股价低于1元。从5月6日以来,除了5月24日,该股在23个交易日中已经走出了22个跌停,截至目前累计跌幅接近70%。

截至5日收盘,ST亿利跌停位上的封单,仍然达到65.88万手。如果接下来持续跌停,该股很快将面临触发面值退市的风险。

杨佼

编辑:冯方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