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白银价格持续走高。从年初到5月底,白银价格涨幅超过30%。作为一种重要的原材料,白银价格波动对用银企业影响大吗?企业又如何应对?

  浙江温州,低压电器市场份额占全国七成。目前,当地形成了一个依托低压电器、新能源材料行业的电镀产业,涉及600多家中小民企,以镀银等为经营业务。

  在温州乐清一家电镀企业,记者看到,一捆捆已经电镀好的配件正在打包,准备装车运往广州。

  浙江同辉电镀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兴华:现在我们加工电镀产品比较多,一天大概加工十几吨零配件,用的白银大概有十几公斤。机器都是24小时生产。

  王兴华告诉记者,他们加工的零配件是家庭用的小型断路器,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电源总闸。断路器里有许多小配件,表面上要镀上一层白银。作为我国白银主要消费地之一,温州乐清低压电器企业一年要用掉白银近2000吨,约占全国总消费量的20%。

  今年以来,虽说白银价格阶段性上涨,但王兴华和他的同行们,依然处于忙碌状态,接单不断。而且也不担心买货难、买货贵。

  浙江同辉电镀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兴华:我们通过一个贸易商,通过他去上海期货交易所综合平台,在那边买的白银。贸易商再卖给我们。我们觉得今天白银价格合适了,我们就多买一些,觉得今天白银价格特别高了,我们可以少买一些。

  利润微薄 电镀加工小微企业采购成痛点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利润微薄,对从事白银电镀加工的小微企业来说,采购白银和应对涨价带来的成本压力,一直是他们的经营痛点。

  记者走访了多家电镀企业,企业负责人纷纷表示,虽然他们每天加工产品很多,但用的白银量就在50公斤左右,按标准银锭每块15公斤计算的话,也就用三四块。如果从大型贸易公司买白银,就要一吨起买。

  新湖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马文胜:因为乐清地区集中了非常多的中小的用白银的电镀企业,而从四月份开始,白银从六千多元每公斤的价格现在已经涨到八千多元每公斤了,对企业造成的压力很大。

  乐清金邦贵金属有限公司总经理 施成杰:根据目前的白银价格每公斤8000块钱,如果按一吨起卖,那么我们的客户就需要800万的资金,再加上其他的一些费用,一些运输费、保险费,可能需要更多的钱。

  因此上海期货交易所同期货公司和当地政府通过期货市场创新了金融服务实体新模式。期货公司风险子公司从上海期货交易所综合业务平台一次性购入白银现货,同时用白银期货进行套期保值,以防止未来价格波动。然后,期货公司风险子公司把购买的白银运到温州指定贸易商仓库,企业在指定的贸易商那里,随时下单,随用随买。指定贸易商接到企业订单后,取出白银,最快40分钟送到。

  新湖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陈宗伟:其实我们期货公司起了一个桥梁媒介的作用。最高的时候我们一天就卖到了2.8吨白银。

  上海期货交易所表示,这种模式通过构建三级市场体系,实现了期货与现货、场内与场外、线上与线下、金融和贸易的互联互通,未来还将把这种模式复制到其他商品品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总台央视记者 时思宁 刘世军 温州台)

编辑:于琦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