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2022年仅兰州银行1家登陆A股市场后,2023年中小银行IPO“颗粒无收”,现如今,这股冷风继续在2024年吹着。

7月2日,深交所官网信息显示,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下称“马鞍山农商行”)及其保荐人向深交所撤回了发行上市申请,终结7年IPO申请长跑,马鞍山农商行方面回应记者称,回撤系基于发展战略考虑,后续是否会重启上市,仍不确定。

年内,已有亳州药都农商行、海安农商行2家银行先后撤回IPO申请;广州南海农商行、广州银行2家银行于深交所主板更新IPO招股说明书,虽近日最新状态变更为“新受理”,但仍被业内人士视为“前路坎坷”。

3家中小银行IPO折戟

“考虑到整体市场和政策情况,再加上银行作为金融机构所处的行业特殊性,预计今年银行IPO过会较为艰难。”今年年初,业内人士曾向记者这样预判,这一预言正逐渐应验。刚刚过半的2024年,已有3家中小银行相继回撤IPO申请。

最新一例来自马鞍山农商行IPO折戟。7月2日,深交所官网披露消息,该所决定终止对马鞍山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主板上市的审核。此前的3月3日,深交所开启受理马鞍山农商行IPO申请,但日前马鞍山农商行撤回IPO申请。马鞍山农商行方面回应记者称,撤回IPO系出于银行发展战略调整考虑,后续是否会重启上市,目前仍不确定,要根据监管和市场情况来评估。

马鞍山农商行撤回IPO并非孤例,6月26日,上证所决定终止对海安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沪市主板上市的审核,这是继亳州药都农商行之后,年内第二家撤回IPO申请的银行。

“年内3家中小银行撤回上市申请,反映出中小银行在上市过程中面临的普遍难题。”投行人士对记者分析,一方面,中小银行本身规模较小、实力较弱,难以达到上市要求;另一方面,内控及风控能力较弱,频频受到监管处罚,影响上市进程。

财报数据显示,马鞍山农商行近三年出现营收、利润大幅波动的情况。2021年、2022年、2023年该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4亿元、17.39亿元、1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13%、增长6.04%、下降5.69%。2024年一季度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8.90亿元,同比增长7.34%;实现归母净利润2.66亿元,同比下滑12.38%;报告期内,该行资产总额875.67亿元,这一规模在A股上市银行中处于末游水平。

另一家“撤单”的亳州药都农商银行也出现经营情况不佳局面,截至2023年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8.29亿元,同比下降10.26%;利润总额2.92亿元;净利润2.09亿元,同比下降40.11%;报告期内,资产总额664.88亿元,其中发放贷款及垫款511.23亿元。

此外,资产质量较差也是掣肘上述银行上市的重要因素。以亳州药都农商行为例,该行近年来不良贷款率呈现攀升局面,2022年升至3.11%,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别为0.99%、1.52%、2.17%。

中小银行为何难上市

普遍来看,近年来中小银行IPO折戟或者撤回,与自身经营情况不佳有关。另一方面,尚在“等候区”排队的银行也担心,当前银行板块估值较低的情况下,上市即遇见破发的难堪格局。

前述投行人士对记者说,不少中小银行自身实力较弱、资产规模整体不强,且近年来业绩波动幅度较大,盈利预期较弱,在注册制下,不太受投资者的欢迎,资产质量下降的同时,或存在潜在风险,在资本市场整体表现较弱的行情下,出现破发的可能性较大。

Wind数据显示,42家A股上市银行均处于破净状态,出现大幅折价的情况。“二级市场估值也是阻碍中小银行上市的重要因素。”星图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指出,拟上市银行经营前景更具不确定性,若IPO定价较高,二级市场投资者不会买单;若折价明显,又会损害原始股东利益,对于中小银行来说,上市后价格可能不及投资者预期成为重要阻碍。

“不少区域性中小银行管理层上市动力并不足,主要来自信息披露、组织架构调整等公司治理的压力。”一家农商行董办人士对记者透露,不少中小银行上市的首要诉求并非补充资本,资产规模整体较弱的情况下,更倾向于发债补充资本,此外,还有不少来自地方政府对区域性银行上市的期待。

回顾近年来银行机构的上市进程,仅2022年兰州银行成功登陆A股市场,2023年中小银行IPO全面遇冷,撤回A股上市申请的例子反倒屡见不鲜,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内,已有厦门农商行、威海银行、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等多家银行撤回IPO申请,过去的29个月,无一家银行成功过会。

上市进程越发坎坷

上述年内3家撤回IPO的中小银行均经历了六七年的上市申请“拉锯战”。海安农商行IPO筹备最早可追溯至2016年。当年12月,海安农商行正式进入上市辅导阶段。2018年5月,海安农商行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进入IPO申请阶段;次年3月,中国证监会公布对其申请的反馈意见,随后该行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直到全面注册制实施后,2023年3月,海安农商行完成平移工作,正式获上证所受理但一直停留在“受理”状态。今年3月31日,海安农商行上市进程更新为“中止”状态,原因系“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直到6月26日,上交所发布了《关于终止对江苏海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沪市主板上市审核的决定》,该银行上市之路正式告终。

马鞍山农商行自2017年启动上市以来,也经历了多次波折。2018年4月,马鞍山农商行A股上市申请获监管同意,直到次年9月,IPO申请才进入预披露更新阶段。去年10月,上市排队超过5年的马鞍山农商行才又更新招股说明书,继续推进深交所上市进程。今年3月,深交所开启受理该行IPO申请,直到7月2日,深交所公告称终止对马鞍山农商行上市申请,此时距离马鞍山农商行启动上市也已经过去了6年。

眼下,还有7家中小银行在A股IPO“等候区”。在深交所排队的有广州银行、东莞银行、广东顺德农村商业银行、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共4家,6月29日,上述4家银行均已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审核状态也由“中止”变为“新受理”。在上证所排队的有3家,湖北银行、江苏昆山农村商业银行处于“已受理”状态,湖州银行处于“已问询”状态。上述多家银行已在“等候区”排队多年,最早可追溯至2018年。

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中小银行整体并不具备大规模上市的条件,一是中小银行自身经营情况不佳及资产质量堪忧,上市效果恐不及预期,二是资本市场IPO政策调整之下,名额更向“硬科技”型企业倾斜,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不具备相应条件。

投行人士向记者指出,资本市场对目前仍在上市进程中的排队新股进行了一波“优胜劣汰”的筛选,这轮调整之后,未来IPO名额或会更向业绩表现良好且符合新质生产力方向的企业,金融机构尤其是中小银行,在IPO市场整体变化的当下,上市前景不太明朗。

陈君君

编辑:冯方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