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上风电领域,深远海风电凭借全年平均风速高、利用小时数多等风能资源优势,将成为海上能源规模化发展的重要布局方向,相关企业正积极布局。

金风科技(002202.SZ)风电产业集团总经理助理兼海上业务单元总经理于晨光日前公开表示,深远海风电是全球海上风电发展的必由之路,公司在产品研发、基地建设等多个维度发力深蓝。中天科技(600522.SH)证券部工作人员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司看好深远海风电的发展前景,深远海项目近来逐渐变多,并且对产品等级要求更高,因此具备“更高的毛利空间。”

行业观察人士李彩球对财联社记者透露,十四五期间国内多个省份的近海风电资源将开发完毕,未来的很多项目将走向深海。但从目前发展情况来看,国内深远海风电在技术突破、项目经验等方面仍然处于初期阶段,亟需政策端、技术创新,产业链协作等方面共同发力,支持风电产业持续迈向深远海。

加速迈向深蓝

据世界银行对115个海岸线国家的分析,在全球海上风电技术可开发容量中,有71%属于较深水域。据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发布的《中国风电发展路线图2050》报告,我国近海水深5-50m范围内,风能资源技术开发量为5亿千瓦,深远海风能资源可开发量是近海的3-4倍。

随着海上风电不断开发,浅海资源日益减少,深远海项目逐渐走向台前。新一批海上风电项目新场址离岸距离大幅提高。

国海证券统计,2022-2024年,海上风电项目平均离岸距离从22km提升到34km,年均增速仅为24.3%,而新一批已核准待招标这批项目平均离岸距离已达到50km以上,数值上有了跳跃式提高,较2024年预计并网项目平均离岸距离增长50%以上。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最近几年,各省也纷纷启动了场址修编工作,将海上风电场址全面向30km以上的深远海推进。

以山东为例,据山东省发改委和山东省能源局规划,山东省有关海风最新的发展规划出现了大的调整,向外海进行了大规模拓展。新的规划共规划渤中、半岛南、半岛北3个大型海上风电基地,规划共布置25个海上风电场场址,规划总面积约5380平方公里,规划总装机容量35GW。

2023年6月,广东新一轮海上风电竞配中,汕尾新增了1.5GW省管(汕尾红海湾三、五、六)、4GW国管海域项目,汕头新增了5GW国管海域项目,这些项目最远离岸距离达到97km。

据统计,江苏、广东、福建、山东、上海、广西、天津各省均提出了深远海规划规模或进行了深远海示范项目的前期招标,合计规模达52GW。

“广东近海海风资源基本开发完毕了,不得不走向深远海,山东、江苏等地方也有需求。”李彩球表示。

2023年9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组织开展可再生能源发展试点示范的通知》中,明确建立深远海风电技术示范。主要支持大容量风电机组由近(海)及远(海)应用,重点探索新型漂浮式基础、±50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柔性直流输电、单机15兆瓦及以上大容量风电机组等技术应用,并推动海上风电运维数字化、智能化发展。目前,我国在深远海风电技术方面已取得长足进步,并具备规模化发展的产业基础。

企业积极布局

据业内人士介绍,我国在深远海风电开发的核心技术和实践经验,较欧洲、日本等国来说,较为欠缺,但近几年已取得一系列成果。运达股份(300772.SZ)、电气风电、中车株洲所等整机企业,已经推出多款单机容量在16—20兆瓦的漂浮式海上风电机组,为我国海上风电加速“走向深蓝”夯实了基础。

财联社记者粗略统计,截至目前,国内已有“三峡引领号”、“海油观澜号”、“扶摇号”、“国能共享号”等多个漂浮式风电机组平台实现并网或安装。2024年4月,明阳智能16.6兆瓦双风轮“OceanX”的浮式基础下水安装。

电气风电相关负责人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深远海项目主要采取的漂浮式风机技术路线,相关产品公司有储备,深远海项目公司一直在推进,去年底,由国家能源集团龙源电力负责开发建设,公司提供风力发电设备及塔筒的全球首个漂浮式风光渔融合项目“国能共享号”建成,该项目是全球首个深远海漂浮式风电与海洋牧场养殖一体化设计项目。此外,中电建海南万宁百万千瓦漂浮式海上风电项目公司也中标了一个标段。

2023年12月,运达股份下线了全球单机容量最大、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漂浮式“海鹰”平台海上风电机组,在深远海风电开发领域取得重大技术突破,为全球深远海风电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全生命周期整体解决方案。

仍需多方协力

近海可开发场址资源日益趋紧,海上风电向深水远岸布局是必然趋势。然而,我国深远海海域开发建设仍面临诸多挑战。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研究院执行院长胡小峰表示,推进深远海风电发展,亟待完善海域使用管理、需要统筹发展和安全、做好各级各类规划衔接、前期工作亟需开展等。

针对于此,他建议:推动深远海规划,明确行业发展方向;推动深远海试点,探索深远海开发模式和支持政策;加快技术创新,持续推进产业高质量发展。

部分省份已经有所行动,2月18日,浙江省发改委发布《关于印发2024年浙江省扩大有效投资政策的通知》,通知提出:加快清洁能源和新型电力基础建设。以竞争性配置方式推动省管海域风电“应开尽开”,加大深远海风电示范试点力度。

此外,深远海风电目前度电成本依然较高,若想大规模推广,必须大力降低成本。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提出,目前国内远海浅水区的风资源开发(固定式海上风电)平价下全投资收益率可达6%,已经初步具备经济性。而远海深水区的漂浮式项目造价高达4—5万元/千瓦,尚需尽快通过建设一批示范性项目,推动技术进步,积累建设经验,努力降低深远海风电开发成本,提升其经济性。

李彩球表示,与英国、日本等国家相比,无论是在技术积累还是商业化进程方面,中国漂浮式风电都要落后一点。不过,中国风电企业产业链完备,降本能力强,随着风电不断走向深远海,中国有能力在漂浮式风电领域实现弯道超车,通过成熟的产业体系,和庞大的规模效应,快速降低成本,取得竞争力。

据《能源转型展望》预测,到2050年,漂浮式海上风电成本将下降近80%。预计“十五五”期间,在不考虑送出成本的条件下,我国深远海风电成本有望下降至2万元/千瓦以内,度电成本达到0.3—0.46元/千瓦时,逐步具备平价商业化开发条件。

编辑:冀文超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