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亲子游泳会所大门紧闭遭投诉 负责人失联

2018-05-16 12:15: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5月1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近年来,婴儿游泳、亲子游泳在年轻家长中逐渐成为风尚。“亲子游泳”,顾名思义就是家长与孩子一起游泳的运动。经营这些项目的机构一般都会打出提高孩子免疫力、开发孩子智商、增强亲子关系等很能打动家长的广告。

  不过亲子游泳的价格也非常昂贵。例如在北京,单次的价格往往高于500元。而多数游泳机构会鼓励消费者办理会员卡,理由是:成为会员后,价格就会便宜一些。

  不少年轻父母为了孩子,都会办理几万元的会员卡。可办卡之后总是会遇到一系列的消费纠纷。

  消费者陈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烦人事。陈女士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去年,孩子6个月的时候,她了解到亲子游泳。在网上简单筛选之后,她选择位于北京东四环北路的卡琳亲子游泳会所,并去体验了一番。商家说,单次的价格是500多元,如果办卡就会相对便宜,于是,陈女士花了1万2000元办了卡,可以游30次。没想到才用了7、8次,卡琳游泳会所就在微信上通知:店面要装修,停业一个月。因为当时是冬天,陈女士没有多想,可今年4月,眼看天气慢慢转暖,陈女士想带孩子再去游泳。可这个时候,她发现,问题来了。

  陈女士到商家去,发现大门紧闭,没有营业。随后,她发现卡琳亲子游泳会所的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和信息被全面清空,工作人员全都处在失联状态。陈女士这才在网上看到了很多和她一样的消费者都在投诉。

  陈女士提供了一个曾经供卡琳亲子游泳会员约课的手机号,她告诉记者:很多消费者都拨打过这个号,手机可以接通,但机主总是说打错了。记者也联系到这位机主,对方说,自己是今年3月份才刚刚买的手机号。

  究竟这位机主说的是真的吗?记者致电移动10086希望得到证实,但工作人员表示,查询不到这样的变更信息。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经营北京卡琳亲子游泳会所的企业名叫北京卡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原企业法人郭也在的4月24日突然变更为一个王本壹的人,原来的股东和监事刘晓红变更为李俊。怎么能找到新变更的企业负责人?记者拨通了这家公司注册地“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北路88号院甲8号楼1层商业”所在的朝阳工商分局,得到的答复是,这不是投诉电话,要先拨打北京市朝阳区工商分局的投诉电话才行。可当记者拨通北京市朝阳区工商分局的投诉电话后,对方说,要找到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工商所投诉,才是最快捷的方法。“您咨询一下登记住所科,您如果投诉,需要提供商家的经营地址,它现在要是关门了,也没法找人,这是要由工商所来找这个公司。但如果工商所解决不了,您也只能走其他法律途径维权。”

  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工商所的工作人员在接到记者的电话之后表示,已经有消费者投诉过这家公司。对于失联的企业他们也无能为力。当记者提供这家企业最新的法人变更信息时,这位工作人员也很诧异,答应去公司注册地看一看。

  随后,这位工作人员回电,他们派人去这家公司的注册地看过了,已经不在了,并表示这下真的没办法,消费者只能报警或者去法院起诉。当记者追问,什么时候才会把这家企业列入到企业经营异常名录里,并没有得到答案。

  看来,消费者要找到这家失联的企业难度不小,维权成本很高,而这样的企业违法成本实在太低。记者通过调查还发现,婴幼儿游泳馆的卫生、安全和运营等方面,仍然缺乏明确的监管和统一的行业标准。

  比如就有其他媒体的报道提到,北京月儿湾婴幼儿游泳馆卫生没监管,员工没资质。北京晚报记者了解到,这家游泳馆里过滤装置是成人泳池用的沙缸。一位加盟商告诉记者:“这属于粗过滤,可以滤掉水碱,让水看起来不脏,但杀不掉细菌,也滤不掉排泄物,所以需要每天换水。”而一位月儿湾婴儿游泳馆的前员工透露:“每天换水实际做不到。只能两三天一换,或者倒一半、换一半。只要家长看不出来就可以了。”

  记者致电12320公共卫生热线,被告知:“婴儿游泳的卫生问题,卫生局无法受理。”

  前面提到的加盟商还表示,月儿湾的《招商合作意向书》中,有这样的介绍:“携手北大心理系,并联合摇篮网成长阶梯,共同研发孕期、婴幼儿以及儿童水下运动课程,配套拓展训练课程。”不过,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发展心理学博士陈雨露向记者表示:北大心理系“跟任何婴幼儿游泳机构都没有联系。婴儿根本不是我们的研究范围。”

  对目前亲子游泳等早教机构的监管漏洞,消费者陈女士表示无奈。“在这个方面,家长是一个特别被动的群体,因为在很多玩的地方,单次的价格都非常高,然后商家会促使你去办卡,比如办10次、30次等,然后你会觉得这样的价格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你办了卡之后,就完全得不到保障,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突然消失,消失了之后又如何维权。此外,卫生状况和安全状况都是很模糊的。”

  从目前的情况看,消费者陈女士办卡的这家叫北京卡琳亲子游泳会所的商家已经失联。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无能为力。对此,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表示,在经营者无法有效联络到的情况下,消费者只能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但在起诉的时候,人民法院也要求有明确的被告,包括其相关的住所信息等,对于无法联络到的,可能需要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这就意味着整个诉讼周期会延长,不确定性也会增加。由此可见,所谓的经营者无法联络或者一跑了之的情况对于消费者的伤害非常大。对于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具有非常强大的侦查能力。他提醒消费者,如果案件的经营者涉及刑事犯罪,那么可以进行刑事控告,通过公安机关立案的调查锁定相关犯罪嫌疑人,进而维权。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工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消费者进行投诉的类似案例中,十个企业电话有九个打不通。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芦云认为,造成“十个企业电话有九个打不通”的原因有二,一是有些企业在申报时没有如实申报;二是经营地址或者电话号码变更后,相应的企业经营者或者负责人没有及时向工商部门进行变更登记。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北京卡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和监事在4月24日进行了变更。工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这些变更可能是在网上进行的。对于在进行法人变更前,是否需要对企业的经营状况重新审核的问题,胡钢表示,《公司法》以及相关的公司登记的行政法规或者规章,对于变更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者变更股东时是否需要公示等方面并没有特别严格的要求和专门的审查。他认为,目前而言,对于企业的监管,一是要强调企业自律,二是社会监督,三是行政监管。在经济领域特别是消费领域,以人民为中心就应该是以消费者为中心,强化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就特别需要强化行政监管部门和刑事侦查部门的联动,因此在这方面未来或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

  记者无从考证北京卡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最新变更的这位叫王本壹的人是不是一个真实的身份。在寻找这家失联的企业整个过程中,感到消费者面对这样的情况非常的被动和无力。而企业的违法成本又实在太低。工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会将这家企业列入异常经营名录,但什么时候列入,没有时间表。

  芦云认为,即使列入之后,对原来的企业负责人会产生影响,但是影响可能不会马上呈现。据了解,当符合一定的时间、具备一定的条件时,按照工商的工作操作流程,会把这个企业列入异常名录里,当企业又重新恢复经营之后可以从名录中移除,所以异常名录是在不断变化的。

  任何一个公司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包括在法院诉讼的时候都需要企业工商登记注册信息。对于列入异常名录的这些企业,首先在签订合同的时候会对其签合同的资质以及履行能力产生疑问。其次,在涉及诉讼时也会去查看企业信用的相关信息。除了在工商平台上,可能还会和其他的部门都在联动。因此要建立一个公共信用平台,把信息都汇总起来,对企业本身主体的经营行为,包括履约情况、签合同情况会让大家有一个综合的评判和考量,其次,主要负责人、法定代表人或者直接责任人也是有相应责任的,多则可能会限制他们个人日后开办企业、投资或者经营。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对企业或者个人的效果可能不会马上显现,但是当个人信用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符合国家相关规定性条件的时候,则对企业各种方面就都会产生限制。

  针对消费者在办理预付卡之前应注意哪些问题以避免商家失联造成损失,芦云表示,以下几方面需要重点考量:

  第一,在签订合同前,或者确定购买某商品或服务前,要查询其主体信息,一方面可以查看现场营业执照所载明的公司信息;另一方面,可以登录工商局网站的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平台,查询企业的具体情况,包括其成立、注册资金、股东等信息,以及一些具体情况的变更信息。

  第二,要确认对方的履约能力,有些企业确实属于经营不善,而有些企业是抱着非法占有的目的,只为获取一部分款项后卷款逃跑,对此消费者要仔细辨明,看企业之前的履约能力和信誉状况,再货比三家。

  第三,消费者要尽可能向企业询问,了解场地的租赁情况,如果有可能,甚至要查看场地租赁合同,包括租赁期限等相关具体内容,了解企业的履约情况。

  第四,芦云提醒消费者,对于预付费的消费要签订书面合同,工商局网站上有相应的示范文本,各地也都在建立预付费消费的合同示范文本。

  第五,要注意合同中对企业所提供服务的品质及违约责任的约定,因为这两方面在预付费消费中出现问题最多。

  最后,消费者心中要有一个观念,对于预付费消费不要进行大额的、长期性的投入,否则一旦企业出现经济纠纷或经营风险,消费者再想拿回这部分钱就比较难了。

编辑: 昌朋淼

寻找一家失联的企业有多难?

“亲子游泳”,顾名思义就是家长与孩子一起游泳的运动。经营这些项目的机构一般都会打出提高孩子免疫力、开发孩子智商、增强亲子关系等很能打动家长的广告。